從小到大,顧盼從來不曾涉足任何與宗教有關的地方。

教堂也好,廟宇也罷,也許是因為母親過世得早,父親長年為了工作疲於奔命,父女倆相處的時間少得可憐,從小到大,除了上課之外的時間,顧盼幾乎都是一個人靜靜地待在家裡,她很早就學會怎麼把自己打理好,當一個安靜乖巧的鑰匙兒童。

她有自己的帳戶,有自己的鑰匙與房間,但除了父親之外,她沒有任何家人、長輩或親戚、朋友。她從來不曾參與長輩的宗教活動,也從來不曾理解,信仰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隨著吳雪桐踏入古色古香的城隍廟,門前的龍柱,彩繪的門神,都讓顧盼睜大雙眼,好奇地四處張望著。廟堂正中央的巍峨神像面容慈悲,散發著金色淡淡的光暈,也讓顧盼曾有的忐忑與不確定感煙消雲散。

原來,廟宇是這樣的地方啊……

與那些青綠黏稠的存在截然不同,這裡好乾淨,而且好寧靜,空氣中甚至飄散著淡淡的香氣,聞起來就令人心曠神怡。顧盼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那股溫暖的氣息在胸口徘徊著,讓她全身都變得很輕鬆,沒有稍早的沉滯感。

「妳沒來過廟裡嗎?」隨手把扁塌的書包扔到櫃台後面,吳雪桐一回頭就看見顧盼面無表情的睜大雙眼觀察四周。

雖然她沒真的見過像顧盼這種連一點細微情緒都沒有的人,但是吳雪桐個性原本就大而化之,知道顧盼天生就沒啥情緒後,對她的面無表情反而不以為意,反正只要把她當成是顏面神經失調就好啦!

真不懂那些小朋友幹嘛把顧盼講得跟妖怪沒兩樣!真正的妖怪他們還沒見過咧!吳雪桐一臉不以為然。

「沒有。我沒有到過廟裡。」顧盼收回瀏覽四周的目光,在看向吳雪桐時,突然在她身後看到兩個身影。

「阿桐妳回來啦!」矮胖的黑衣男人伸了個懶腰,還抓了抓臉,一看就是剛睡醒的樣子。

一旁高大的白衣男子則是低著頭,試圖解開腰上打結糾纏在一起的玉珮。白衣男子頭也不抬地問了聲,「帶同學回來嗎?」

「對啊,你們兩個又偷懶沒去上班嗎?」

「亂講!我們只是回來放東西,馬上就要出去。」黑衣男急忙辯駁。

「鬼才相信!」吳雪桐不以為然地哼了聲。

「對了,顧盼,妳看得見他們吧?」

「一般人怎麼看得到我們?吳雪桐妳腦袋壞掉囉!」

一般人就算有陰陽眼也頂多只能看到路上的孤魂野鬼,高等一點的神靈或是像陰曹冥府相關單位的兵將是不可能隨便看到的。

所以一聽到吳雪桐的話,白衣男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看得到。」出乎意料的,顧盼開口承認。

「欸?」顧盼的回答讓兩人愣住了。「妳看得到我們?」

「嗯,白衣服的先生跟黑衣服的先生。」

「欸欸欸欸?」黑衣和白衣幾乎同時間做出了孟克名畫「吶喊」的姿勢,雙手捧頰,表情之驚悚的咧,這下換吳雪桐翻白眼。

「你們兩個的反應也太『娘』了!」

「要妳管!管家婆!」黑衣氣呼呼,白衣倒是認真打量起顧盼。

「她為什麼看得到我們?」

「這真是個好問題啊!」吳雪桐嘆了口氣。

「恐怕她不只看得到你們,也看得到別的東西。」

「別的東西?妳是說──」

「嗯,就是那個。」吳雪桐苦笑。

「這怎麼可能?」

黑衣皺眉,拉著吳雪桐到一旁低聲討論,白衣卻走到顧盼面前仔細打量她。突然間,白衣像是發現了什麼,突然露出狐疑的表情。

「妳──跟冥府有關係嗎?」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味道,聞起來既陌生又熟悉,似乎是來自幽冥,卻不是白衣常接觸到的任何單位。

白衣在顧盼身邊繞來繞去,又聞又嗅,就是想不起來。

「冥府?」顧盼愣了愣,忽然想起稍早的確曾經見過一個古怪的男人,說是過幾天要來帶走她……難道,那個人來自冥府嗎?

不等白衣想起,廟公吳伯伯倒是從一旁的禪房裡走出來了。他一身飄逸的白袍,滿頭白髮,仙風道骨,臉上有股祥和而溫柔的氣息。

「雪桐,黑衣、白衣,你們怎麼都讓客人站著?」

「爸!」看見父親踏出禪房,吳雪桐鬆了一口氣,遂走向前向父親介紹。「她是二年級的學妹顧盼,剛才因為她遇到了一點麻煩,所以我帶她回來。」

「伯父您好。」雖然有些訝異吳雪桐的父親竟然這麼老,看起來都可以當她們的爺爺了,但顧盼還是很有禮貌的打招呼。

「顧盼嗎?真是個好名字。叫我吳伯伯就行了。」吳伯伯微微一笑,邁步走到門邊。「妳們打從一進來我就知道了,只是怎麼把貴客晾在外頭?」

「貴客?誰啊?」吳雪桐好奇地往門邊張望。

顧盼這才發現稍早曾攻擊她的獨眼怪竟在廟門附近徘徊,腥臭的味道像綠色煙霧般籠罩廟門,卻像是被一層透明的網擋住,並沒有飄進廟內。

「靠!居然追來了!」吳雪桐原本還想在父親面前維持形象,但一看見妖怪忍不住溜出髒話。

「雪桐。」

「對不起!」吳雪桐連忙摀住嘴巴,退到後面默背一百次淨口業真言,看到黑衣白衣露出恥笑的表情還瞪了他們一眼。

「吳伯伯,那是什麼?」

「以前,妳曾看過這樣的怪物嗎?」

「沒有。」

「那麼妳最近是看到鬼多?還是看到妖怪多?」

顧盼偏頭想了想,她似乎已經好一陣子沒看過那些灰黑、青紫的鬼魂了,這幾天卻一直有零零星星的怪物出現。

那些怪物大多身體殘缺不全,通常都是手跟腳單獨出現,偶而也看得到殘破的軀幹,但那些怪物的殘肢除了亂抓東西之外,並沒有對她做出什麼攻擊的行為,顧盼唯一遇到的攻擊,也就只有今天放學時遇到的綠色獨眼怪。

「只有它嗎?妳要不要仔細想想,今天還遇見過誰?」

「一個……不知道從哪裡來的陌生男人,說過幾天要來帶我走。」

「陌生男人?帶妳走?是人還是鬼?」白衣皺眉,黑衣不知從哪拿出一本黑手冊,看了一眼顧盼,又翻了翻冊子,也跟著皺起眉頭。

「不對啊!妳說妳叫什麼名字?」

「顧盼。」

「接下來這一個星期的拘魂名單裡面沒有妳啊!」

「會不會是牛馬他們的case?」吳雪桐背完真言,回頭問了一句。

「不可能,我們的資料是連線的,不可能出錯!而且她身上也沒有死氣。」

「死氣?那是什麼?」顧盼有些疑惑,忍不住開口問道。

「黑衣。」吳伯伯不著痕跡的在黑衣回答前打斷他們。

「是?」

「去把那個小妖收一收。」

「喔。」隨手把黑手冊塞進上衣口袋,黑衣回頭抓了賞罰令跟鐵鍊就衝出廟門,白衣則是慢吞吞地拿了扇子跟上。

「吳伯伯,他們有辦法對付那個怪物嗎?」

「黑衣跟白衣是專業的,OK啦!」吳雪桐想也沒想就驕傲地哼了聲。

「嗯,」吳伯伯垂下眼簾,寵溺地伸手摸了摸吳雪桐的頭頂,「現在還擋得住,以後就不知道了。」

「爸,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黑衣跟白衣會擋不住嗎?」想到那個可能性,向來大而化之的吳雪桐變臉了。

廟埕前,黑衣與白衣手持鎖鏈與令牌與獨眼怪纏鬥著,隔著廟門,顧盼與吳雪桐沉默地望著門外的戰鬥,顧盼的左掌心不知怎地突然開始發熱,她有些訝異,不由得低頭看了一眼掌心。

「怎麼了?」察覺顧盼有點怪怪的,吳雪桐不由得推了推她。

「好燙。」顧盼攤開掌心,稍早曾經溶過玉牌,也曾竄出光蛇的左掌心不知何時浮出了一個淡淡的圖紋。

吳伯伯一看見便拉住顧盼。「我看看。」

顧盼的手心上,出現了一個銀白的五星圖案,五星中央有個模糊的紅字,吳伯伯定睛一瞧,竟然楞住了。

他抬頭看了一眼顧盼,發覺顧盼印堂有股紫氣。

「妳今天遇到的男人有跟妳說什麼嗎?」

「他只說什麼山海經……華虛還是什麼的,我不知道那個字怎麼寫。」顧盼偏頭想著,同時也發現仔細端詳她手掌的吳伯伯跟吳雪桐臉上有一種神色,看起來有點陌生。

她已經習慣很多人看到她時皺眉或露出困惑、恐懼的神色,但這樣的表情在她從遇見他們之後,從未出現在他們身上。為什麼呢?

為什麼他們不怕,也不討厭她呢?

明明一般人都那麼恐懼的啊……

顧盼的困惑像是漣漪一樣蕩開,她以為吳伯伯跟吳雪桐無法理解,就跟其他人一樣,只要發現她沒什麼情緒或表情就肆無忌憚的批評她,認為她絕對不會在意。但她明明每一個字句都聽得見,也知道他們似乎正在傷害她──

「顧盼,妳還好嗎?」吳雪桐發現了。「妳不要怕,有什麼事情我們都可以幫忙的,有問題就說出來。」語畢,她還有些擔憂地摸摸顧盼的手臂。

「妳為什麼會知道?」

「咦?」吳雪桐楞了一下。

「妳為什麼會知道我的想法?」一般人都看不出來不是嗎?顧盼滿臉疑惑。

「這……」吳雪桐有點尷尬的退了幾步,原本是那麼大方粗魯的外表,這一瞬間居然有些羞赧。她看看父親,又看看顧盼,這才嚅囁開口。「我……我可以接收到別人心裡的訊息。」

「訊息?」

「就是別人不管別人在想什麼,只要那個想法蔓延開來,雪桐都能第一時間感覺到。」吳伯伯淡淡地解釋,並不打算涉入兩個女孩的對話。

他一直不動聲色地端詳著顧盼。

山海經?華虛?吳伯伯在腦海中搜尋關於華虛的詞,卻只想到一個「華胥之國」。再加上她手上那個奇妙的圖騰……

照這樣說來,這女孩,恐怕是……

「妳能感覺到我的想法嗎?為什麼?」那廂,顧盼還認真的追問著吳雪桐。

「呃,顧盼妳不要怕,我聽不見妳心裡真正的聲音跟想法,只是大略感覺到一點點而已,很模糊的那種。」吳雪桐慌了,她平常都把自己感知別人情緒跟想法的事情隱藏得很好,在學校或面對其他人都盡可能裝得一副粗魯、脾氣壞的樣子,但她剛剛卻忍不住在顧盼面前露餡了。

都是因為顧盼也看得到那些神鬼,她才會一個不小心說溜嘴的……

吳雪桐對父親拋出求救的眼神,誰知道父親根本不甩她,站在旁邊不知道正在想什麼,根本不幫她。可惡……吳雪桐都快急哭了。

「嗯,我相信妳。」

「欸……真的嗎?」顧盼的話讓吳雪桐愣住了。

「妳說的是實話吧?」

「嗯!百分之百的實話。」吳雪桐想也沒想立刻回答。

「那我相信妳。」

聽到顧盼認真的回答,吳雪桐盯著她直瞧,想看出她有沒有任何心虛或敷衍的想法,但卻發現顧盼的眼神清澈又認真,雖然沒有太多情緒,卻感覺得到真誠,吳雪桐安心了。

雖然她真的沒想過自己居然能從學校公認的怪人口中得到肯定。

一般人對可以輕易感受到別人情緒的人多少有點排拒,小時候她可被欺負得慘了,長大一點之後好不容易才學會隱藏這種能力,沒想到顧盼卻願意相信她,這種感覺好奇妙!

而且顧盼跟別人不同,她也能看到那些鬼神與一般人看不見的存在,對吳雪桐來說,這就像找到興趣相同的朋友一樣,多了一份認同感。

「那,我們就是朋友了喔。」

「朋友?真的嗎?妳願意跟我當朋友嗎?」顧盼受寵若驚。

「這有什麼問題!」直爽的吳雪桐拍拍胸口,心想這個小學妹她罩定了!

吳伯伯不知何時走離,拿著一本書走回兩個女孩身邊。

看她們迅速的締結友誼,吳伯伯只是淡淡地笑著,不著痕跡的介入兩人的談話。「顧盼,這是山海經,妳帶回去看看吧!」

「山海經?」顧盼詫異的接過那本牛皮書套的山海經,隨意翻了翻,一縷金煙從書頁中升起,顧盼和吳雪桐都沒有察覺到,但吳伯伯卻看見了。

「妳想要的答案也許在裡面,帶回去看看吧!找到妳要的答案再還我就行了。」

「這樣沒關係嗎?我可以自己去書局買的。」這本山海經看起來好名貴,而且似乎歷史悠久了,要是弄壞了,她賠得起嗎?顧盼抬起頭,卻看見吳伯伯仍然笑得十分慈祥。

「不要緊的,妳帶回去吧!」

「對啊,顧盼,我爸都這樣說了,妳就先帶回去好了!」

「大人,處理好了。」就在這時,黑衣跟白衣收妖完,滿頭大汗的走進廟裡,他們拖著的巨大獨眼怪在經過廟門那刻突然縮小,變成一隻奄奄一息的青蛙,無力的倒在青色地磚上喘息著。

「咦?剛剛那個巨大的怪物是青蛙嗎?這怎麼可能?牠剛剛明明那麼巨大!這太扯了吧!」看到怪物到青蛙的變身過程,吳雪桐簡直是嚇呆了,她三步併作兩步衝到門邊,但門外哪還有綠色獨眼怪的蹤跡?

廟外看起來乾淨得不像曾經發生過戰鬥,地板上的青蛙就各種角度看起來也不可能是剛才那個獨眼怪物啊!

「這就得好好研究一下了。」白衣不知從哪變出一支放大鏡,跟黑衣兩人隨手拿了一個盤子,把奄奄一息的青蛙移到盤子上,端到屋後去研究了。

「好了,雪桐,妳送顧盼回去吧!」

「喔,那我可以騎腳踏車載她嗎?」

「可以。」

「喔耶!顧盼我載妳回去!」

除了父母之外,顧盼從來不曾被誰這樣細心的關懷與對待過,她心中湧現一絲陌生的情緒,看著慈祥的吳伯伯與熱情的學姊,不由得對吳伯伯深深鞠了個躬。

「傻孩子,回去路上小心一點,這幾天不太安寧,自己要多小心點。」

「謝謝吳伯伯。」

「回去吧!」

目送女兒載著顧盼離去,吳伯伯回頭望了一眼神桌,只見幾個白色身影悄悄從神桌上跳了下來,廟門也在同一時間緩緩地闔上……幾個人臉色嚴峻的往屋後走去,他們都沒有說話,只是如臨大敵的走向那隻垂死的青蛙……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黛希
  • 兩回試閱看完了。
    可以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