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銀色快手 (3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晚忽然病了,頭暈目眩,彷彿身體懸在半空,沒有雙腳踏在地面的真實感,一切的景物都像是走馬燈,從我眼前流逝,我無法看清楚任何事物,所有聲響都朦朧的像是耳鳴一樣,我被捲入了氣流,我被逼進一條長長的隧道之中,看不見盡頭。

 

我試著用力的划水,讓意識能夠從黑暗的海洋中探出頭來,僅僅是呼吸也耗費我好多的力氣,終於從公司下班了,從印刷品的數位打樣和待處理的往返信件中抽身,遊魂似的騎著小銀飄回位於板橋的家,什麼也不想做大睡一場,其實也沒有睡多久的時間。

 

醒來後,感覺自己如同車禍創傷昏迷了半年的傷者,睜開眼重新認識這個世界,所有記憶都離我而去,五腑六臟重新換過,看見的東西都像全新的一樣新奇,總算可以停下來好好跟這個世界相處,我不貪心,只抽取手邊一本談人生轉變的商業勵志書,像是第一次看見小學課本那樣一頁一頁專心地讀它。

 

這本書並不特別.書名是:不要計畫的人生,更容易成功(我帶著它每天捷運上上下下,始終沒能讀完整本書)它像所有類似的書告訴你,人生不是一帆風順,很多人的成功都是從零開始,很老掉牙的說法吧,但對我很受用,我遭遇了瓶頸,我需要「從零開始」承認自己什麼也不是,承認自己要學習的東西還很多,渴望自己還原成一張白紙,在這張紙上開始寫下我第一個願望:「我要出版一本非常好看的文學小說!」

 

這是我成立出版社最初的目的,也是唯一的目標。

然後,我醒過來了,覺得今晚感冒就會退散,我會加倍努力。

 

文/銀快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ucker Punch

 

以前工作壓力大的時候,總是夢見被仇家或陌生人追殺,最近一周的夢,全部是殺戮的夢,變成我在追殺別人,每天的夢境都相當精采,其中一個是喪屍之夢。

 

這是一場生存遊戲競賽,只有抵達終點的人可以倖存下來,遊戲共有五道關卡,所有眼睛看得到的角色包括醫務人員、列車長、警察、賣菜的小販 全都是病毒感染的喪屍(請參考惡靈古堡系列)被挑選的廿名參賽者,我是其中之一。

 

我是個被解雇的職業傭兵,所以近身搏擊或持槍射擊對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重點是當敵人數量遠超乎想像的時候,你還必須擁有如成龍一般矯健的身手才能全身而退。殺戮的快感在於:因為對手不是人,所以殺死他們不但會有快感,而且絕對不會有罪惡感,所以我在夢裡只有搶時間殺個痛快,見一個砍一個,殺啊!

 

主辦單位給一張說明詳盡的地圖,你用得到的武器必須搶在對手發現之前先馳得點,並且毫不留情幹掉對方才有機會找到下一件武器,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研究完地圖還得快速暗記在腦中,因為殺敵的過程不容你思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就只有這個生存原則,接下來的畫面幾乎只是充斥的血漿(而且還是黑色的)

 

我盡可能以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到武器,殺戮完全憑直覺,而且夢中不受物理守則限制,我可以飛簷走壁,在空中進行三百六十度旋轉,招式俐落,輕而易舉,眼中只有敵人要害,刀刃穿刺心臟,腦門,四肢關節處,如果不一擊必殺,對方還會再爬起來戰鬥,我記得殺進學校、車站、超市、保齡球館、百貨公司。

 

最後一站是折返點,殺到百貨公司的時候,參賽者只剩下四名,我和其中一位牛仔裝扮的高手,決定聯手將場內的餘孽掃除乾淨,以維持我們的總得分,在這場殺戮中沒有恐懼,只有使命必達的自信,就在殺掉了最後一名病毒感染者之後,遊戲結束了,我領到百萬獎金,也順手把牛仔高手幹掉了,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想寫信給誰

你是我想要傾訴的對象嗎
你是那個面貌始終模糊的收信人
你會不會收到我晾在屋簷下的那些信

曾經,我用水性原子筆
把我的心思意念工整地謄抄在
一張張信紙上,但並沒有寄出去
信封上沒有署名,也沒有貼上郵票

而晾在風雨中的信,一字一句
隨時光褪去它的字跡,一點一滴

會不會字多褪去一些
你的心裡就多了一行句子
是我想對你說而沒有說出來的話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周末在二輪戲院,看啟動原始碼、殺客同萌,悟到很深的類似佛家或禪理的東西,那是在影像中一再被提醒的,當然我們的人生有很大一部分也在銀幕上重現,在這個重現的過程,真實是被模仿的,不是複製真實,而是創造另一個真實。

 

它不是一個必須被放在主體,提醒觀眾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它是一種情感上的支持,一種依靠,一種我們的故事是根源於真實的一種信仰。我和沒力討論,為什麼電影對我們來說,是如此的重要而不可取代,那是因為我們都想逃離貧乏現實,去經歷這輩子從未有過的冒險,而觀影的過程滿足了許多渴望和缺憾,又或者只是想像力這麼簡單的東西。

 

昨天,我們看了艾倫金斯堡的紀錄片HOWL,看了李屏賓的乘著光影去旅行,租來的DVD在雨後的星期天下午很隨性的放著,坐在家中的沙發電影院,那種創作的意圖又像野火,熾烈燒著我的身體,腦細胞要沸騰了。

 

你在電影裡尋找詩,尋找人生的光和影,不在電影裡的時候,你在生活中找詩,你有時隨興之至,有時刻意而為,你在尋找一種語言,一種只有你才說得出來的語言,但你也說給別人聽,說給路人聽,說給時間和貓,那是無法任意被置換的語言,它有一種神秘的能量在裡面,很難解釋,有時是靈魂內面的音樂,有時它只是清風流水,稍縱即逝。

 

頻頻向觀眾述說的,其實是對生命的一些感覺,一些微小但強韌的信念,電影是什麼呢?我一直在問著自己這個問題,我覺得它像是鬼魅般,這麼多年一直跟著我,它更像是現實世界中的夢,有許多人的心寄託在上面,它是綜合許多形式的現代藝術,它也只是一張門票,一片DVD,一個下載的載點,但你始終無法解釋,電影到底有何魔力?就跟你無法扯破喉嚨跟別人解釋詩為什麼是詩,為什麼不是別的形式?為什麼不能像普通日常的語言那樣容易閱讀?其實是可以的,詩來自生活,電影也是。

文/銀色快手 Photo by Scarywebguy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夜夢見妳和我一起走過一條長長的捷運大街 
沒有人沒有一家店的櫥窗發出溫暖的光 
那時候我們還像初識那樣親密地 
重複地說一些肉麻但無關緊要的廢話  

昨夜夢見我們走過一條戰火肆虐過的街 
背著發報機身爲通訊兵的我受了重傷被抬到 
妳的面前讓妳清理傷口上藥並且進行包紮 
我記得妳的笑容是我這輩子再也忘不掉那種 

昨夜夢見我們在西元2046年居住在捷運地底 
超合金隔間的小套房裏正在享用濃縮太空食品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切的感覺到最後全都輸給了時間
意志無法隱瞞身體的疲倦
好累 好累 像旋轉的陀螺那樣暈眩
轉啊 轉啊 人生像是迴轉壽司
總是一邊嘗試一邊失去新鮮口感

生活的步調一再重複
從星期一到星期五
我的微笑裝置正常運轉
但是喪失理智的螺絲
卻使人狂亂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你寄來的藍色信箋,我一直保存至今,從未開啟當中夾藏的信息。我以為那是透明公開的秘密,但玻璃瓶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浪潮,被帶往遺忘的大海。

  存在你我之間的灰色地平線,在寒冷的冰洋盡頭,有璀璨的極光照耀著,承諾置放在天平上,你能測出靈魂的重量嗎?我們的鐵達尼號早已被預言,逃不開終將沉淪的宿命。

  微笑是最遙遠的距離,不是默契。你謹慎的遣詞用字,像暗器傷人於無形。夜裡沒有了燈,我看不清你臉上的表情,我們的溝通模式,開始進入石器時代,試著在無人山谷裡打著旗語,說寒風凍骨的冷笑話。

  我恐怕失去了表述的能力,更糟糕的是上帝還想奪去我僅有的想像力「如果給你一根藍色的羽毛,你能想像那隻鳥長得是什麼模樣?」對不起,我現在腦海裏浮現的畫面,只有肯德基家庭號被拔掉羽毛金黃香脆的炸雞。

  或許是我太過於膽怯懦弱,終不敢開啟那紙藍色信箋。不敢開啟的秘密還有好多好多,以至於失憶症一直困擾著我,因為我是一個易碎的瓶子,不敢輕易接受別人情感的託付。



   易碎的瓶子/銀色快手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by Allison Scarpulla

選擇不連絡也是一種良好的溝通模式
把你設成黑名單好讓我永遠記得你是不該再連絡的那個人

每次當我邊聽音樂,邊讀一些不相干的詩句
你的名字總會擾亂我的頻率,反覆提醒重新溫習肥皂劇情
你的手勢對話和眼神,你的告白拒絕說謊逃避
完全可以快速前進停格或倒退,絲毫沒有任何阻礙

我已經是你的陌生人再沒有任何交集
選擇無視或輕快微笑帶過,在斑馬線前亦沒有分別
我可以說上一萬遍我愛你我愛你當作六字真言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把毛怪丟進洗衣機和世界一起滾動 

 

親愛的C,妳知道我昨晚脫下來的臭襪子放在哪裡?

毛怪知道。他會從地板上的書和雜誌堆把臭襪子叼出來。

像養狗一樣,貓應該要從小訓練,長大才能表演吞劍和跳火圈。

我們不是說好要帶他去拉斯維加斯巡迴演出嗎?然後開車去大峽谷玩。

 

親愛的C,妳知道牛頓在早餐的鍋子裡到底煮了幾顆鬧鐘?

毛怪知道。雖然食盆裡的貓餅干還很充足,貓砂盆也無半點動靜,

他依然勤奮起舞,跳到我的睡榻上喵喵鳴鳴叫著自以為是的起床號,

我真的好想睡到不省人事哦,別再雞婆想要告訴我現在幾點鐘。

 

親愛的C,妳知道鼻子像關不緊的水龍頭是什麼感覺嗎?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作了這樣的夢。舞台設在新店大豐路10樓老家的客廳。有人告訴我,店裡有第三個員工,在沒有營業的時段工作著,我仔細查閱工作報表並沒有這方面的記錄,於是有一天晚上我來到客廳,店員小嵐在陽台認真工作著,我看見有個幽藍發光的影子,像小學生一樣穿著制服縮在牆角,背對著我,他微微轉過身……

我看見那個人影的樣貌,是個男生,他不說話,也不敢朝向這邊面對我。我問小嵐他在這邊多久了,為什麼沒有跟我說,小嵐說他在這裡有段時間了,因為沒什麼妨礙,所以她繼續做自己的事,也就沒搭理他,但問題是店裡出現不存在的員工這點還是讓我很毛,我說服自己不去理會他,夜晚那麼深,我還是會胡思亂想。

就在某個夜晚,當我從客廳準備打開燈走向廚房的冰箱拿飲料的時候,燈始終打不開,一團黑影就像伏地魔似的黑煙如霧籠罩著我,我覺得被掐了脖子,對方還朝著我的臉吐出濃重的口氣,我承認自己害怕被掐脖子,但對於鬼魂沒有形體這件事卻毫無所懼,於是朝著拉我衣領看不見的對方右手抓住懸空的黑影。

左手比出劍指喃喃密宗的驅魔咒語,我知道唯有這樣才能從夢魘中脫出,但我喊不出聲,咒語念不完整,熟睡的沒力聽見我發出怪聲,於是緊握著我的右手,那一刻咒語生效,鬼魂退散,我喊得出聲音了,忽悠夢醒,開始對沒力訴說這個惡夢的過程,不要輕易放過任何鬼。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rt by Daria Endresen _32

愛一個人是不是應該有默契

我以為你懂得每當我看著你

我藏起來的秘密 在每一天清晨裡

暖成咖啡 安靜的拿給你

願意 用一支黑色的鉛筆

畫一齣沉默舞臺劇

燈光再亮 也抱住你

願意 在角落唱沙啞的歌

再大聲也都是給你

請用心聽 不要說話

--陳奕迅〈不要說話〉

前幾天,陳奕迅的這首歌〈不要說話〉一直縈繞在耳畔,

很喜歡副歌的部分,彷彿聽見一個人的痛,在陰暗的角落大聲呼喊。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hoto by Jan Saudek

  虛無讓我們變得這麼輕,許多事物變得渺小,被留在沉重的地面上。我們披上想像的翅膀,這麼容易飛了起來!而屬於我們的星球在哪里?有時地心引力象一種使人沉淪的妖怪,讓我們沒有辦法輕盈地飛翔,始終相信會有一個星球,住著我們的小王子,在暴風雨中死命地保護脆弱的心愛的玫瑰。 



  文/銀色快手 2002.09.05 03:40 AM


  小時候,我們都渴望有種魔法,讓自己趕快長大,像成人那樣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想做的事,長大完全不是我們所想的那樣,任何事情都無法隨心所欲,做什麼事都有太多顧慮,總是會猶豫:該不該這麼做呢?值不值得去做呢?做了會不會某人不高興?我真的做得到嗎?結果變成了一個喜歡袖手旁觀的人,覺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看似飽經世故卻百無一用的人。

             
  反而是小時候的自己活得比較開心,你會想回到小時候嗎?


  小時候我希望像童話書的作者一樣,寫好看的故事,滿足小小的心靈,那份期待與世界接觸的渴望。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擁有了開啟想像世界的鑰匙,那一瞬間,感到十分的迷惘,我能重現小時候看過的故事,像是一台儲存記憶的傳真機或是印表機,把久遠以前輸入的訊息,原封不動地PRINT出來,我開始成為當初自己心目中憧憬的那個人物,但是我還擁有那顆童心嗎?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oto by Cleo Sullivan


1. 手賤。會隨手把錢包、鑰匙、手機、存摺這些重要的東西,藏在最安全的地方,安全到連自己都找不到。

2. 會下意識亂藏襪子,洗好的也藏,穿過的也亂塞,常常找不到襪子穿,某次意外在微波爐裏找到一雙襪子,欣喜若狂。

3.經常把紅燈看成綠燈,視若無睹的穿越(到古代?)

4. 看大陸劇就學大陸腔講話,看港片就學廣東腔,聽歪果仁講中文,就會學歪果仁的腔調,只認模仿能力一流。

5.講話的時候一定要帶手勢(表演癖)騎機車的時候,講到口沫橫飛手一直亂揮,連龍頭都不抓,實在太驚心動魄。

6.整理工作桌的方法,就是找個塑膠袋全部掃進去。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文字/銀色快手

有個故事深深的打動我,一個滿懷壯志的藝術家,在人生行至中途時,遇到了極大的挫折,家中突如其來的變故,至親生病,家產變賣,他不知道該做什麼,也不知道該相信些什麼,完全失去了鬥志,就在這時候,他讀到一本書,是讓‧紀沃諾《種樹的男人》,談的是種樹的想法和身體力行。這本書讓他開啟人生的另一扇窗,對一棵樹來說,只要沒有土石流,只要沒有遇到乾旱和火災,樹的生命遠比人的一生長久的多。

他認為種一棵樹就是對大地的投資,對未來的投資。那時候低碳生活的想法還沒有像現在這麼普及,他已經開始蒐集種子,找無人知曉的空地開始種樹,也在自家廢耕的農地培育樹的種苗,他手邊沒有什麼錢,他也沒有大企業的支持、政府的補助什麼的,他只有一群跟隨他一同造夢的志工,他的學生,大家利用假日或空閒時間努力地種樹,這個計畫他持續了好多年,剛開始大家笑到是個傻子,無所事事,種樹有什麼了不起的,以前每年都有植樹節,現在好像沒有了,政府還有林務局也是負責育種植林的單位,一個人能種幾棵樹呢。

可是他的心願很單純,就是為台灣這片土地多種幾棵樹,讓植被林相更多樣化,讓土地有效的水土循環,讓野生動植物能有更多棲息地,他只是相信種樹給他帶來快樂,帶來成就感,他認為樹可以回饋給人們的更多更多,不需要任何理由,種樹就對了。就是這麼單純的願望,令人覺得感動,什麼社區總體營造、生態保育、地方永續經營,太多太多的項目,其實從大自然就可以學習到,即使沒有經費,還是有許多在地的居民,在地的朋友,可以從自己生活環境做起,讓它更美麗,這個人的夢想,也推動了更多的社區參與,到現在這個台灣的種樹男人,他每天依然早起,去山上蒐集種子,去看顧那些他和朋友們種出來的樹,無一日中斷,他靠著教學維持最基本的生活,踏實地活著。

種樹的男人的事蹟,後來被一個台灣家族看到了,他們捐出了好幾公頃的地,提供給男人來種樹,整個家族都參與,原本這塊地可能因為爭家產鬧得不可開交,但是提出了種樹的想法,大家幾度開家庭會議最後定案,大家都來種樹,紀念先人也為後人提供蔭涼的休憩處,每年掃墓家族成員固定來看顧他們的樹,也會種下新的種苗,就這樣又過了幾年,小樹苗成長了,樹也愈來愈高,整個家族更具有向心力,種樹的男人也很開心,他們之間藉著林地的樹,有了微妙的聯繫,這些最初只是源自於一個單純的想法,為台灣這塊土地多種些樹,少砍些樹,但是積少成多,樹能帶給我們的回饋太多太多,活著只要有一件事可以做,就不要輕易放棄。

我想了解更多關於種樹的男人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明節,我們請技工幫爸爸重新組裝。
換上健康的心臟,強壯的骨骼和肌肉,
清晰的頭腦,不會責備的嘴巴,
不抽煙,不酗酒,對家人和善寬容,
常陪伴我們,準時下班,偶爾吃個館子,
心甘情願做家事,不談政治問題,
自己存好養老金,記得把財產留給我們。

 


文字:銀色快手
油畫:石田徹也,日本超現實畫家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好的,現在就為你描述我從陽台上看見的景象。

我記得是下午吧,迎著海風,忽然從港邊飛來一群海鷗,數量大約有五、六十隻那麼多,很驚人吧!牠們叫喊著:請給我一塊麵包,再給我一塊麵包!我能瞭解牠們的饑餓的感受,可是要曉得我也是一個領失業救濟金的小老百姓,並沒有多餘的收入,可以在一頓維持基本需求的早餐之外,還有多餘的食物供應這些不速之客。

是啊,這就是俄羅斯的現狀,男人們在白天與黑夜,出賣他們的勞力,然後酗酒打架,在紅燈區找個便宜的妓女,發洩過飽和的性欲,像杜斯妥也夫斯基筆下的小人物,沉迷於賭博,卻無法自拔,因為通貨膨脹,原本就存不了什麼錢,現在還把手邊僅有的一點錢,賭命似地往賭場裏送。

只見婦女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搖擺著肥胖的身軀,穿越國境,想要到另一個地方落腳,希望生活能過得更好,她們付給人口販子揉皺的花花綠綠的鈔票,並不知道醒來的時候,自己會不會安全抵達,夢的所在。

車站對面的列寧銅像,看起來很蒼老,他可能比浴血的反革命份子,激進的內閣黨員,中年的工會領袖,還有西裝畢挺的金融操作員都活得更久,但也比他們都更寂寞,他拖著鉛灰色的身體,亮著金屬鏽綠的色澤,走到對街的電器行櫥窗,敲打著正在播映政壇亂象的電視牆,國會議員和經濟部長扭打成一團,雙方的臉上都掛了彩,他終究失望了,但是銅像是沒有眼淚的,他也失去了自己的軍隊──親愛的祖國啊,竟然也會有失去理想和熱情的一天!

總之,從陽台上望出去,俄羅斯的天空,一天比一天更陰暗。

原發表於聯合副刊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印刷術

生 活 油 墨 滾 來 滾 去
苦 樂 酸 甜 在 臉 上
印 刷 歲 月

薪 水 袋 是 用 完 即 掉 的 墨 水
用 微 笑 印 刷 疲 憊

床 深 陷 凹 版
小 腹 隆 起 凸 版

妳 印 刷 著 我
用 愛 與 寬 容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故事最初起源於 Donnie Darko 
Jake Gyllenhaal 經歷一連串的幻覺
他很想醒過來,卻事與願違……

憂鬱小生 Ryan Gosling 
在 Stay 這部片重現如夢似幻的離奇情節
告訴我們:命運是不可違抗的
除非有奇蹟出現!

文/銀色快手

說起來也許會覺得荒謬可笑,其實早在妳遇見我之前,我已經先認識妳了。這不是什麼預知能力,也不是讀心術,只是我在妳的生命中悄悄地轉了個彎,停靠在一片薄如蟬翼的睡眠裡,在那個美麗的夢中,妳的名字叫做萊拉,是我的未婚妻。意外發生的前一刻,我們開著車子,要到很遠的地方,去吃一頓豐盛的晚餐。

還記得嗎?初見面的那天,我提議一起逛美術館,車站的地下道像迷宮似的,我始終在原地打轉,妳傳來的簡訊說:火車誤點,要晚十五分鐘才能見面。我記得牆上掛著一幅油畫,在眾人之中她的眼神憂鬱地看著每一位經過的參觀者,那天風有點大,我們選擇了車站對面的一間美式餐廳,在那裡展開無關緊要的對話,然後在書店的門口道別,各自朝向不同的軌道離去。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夜,著了火 
 黑暗無處逃匿 
 人們相互推擠 
 打著燈籠 
 尋找發亮的眼睛

 光明與暗 
 瞳黑和眼白 
 月圓之際狂吠交戰 
 城市不變的灰色搖滾 
 構築一座聲光祭壇 
  
 熄燈號響起 
 寂寞如百鬼夜行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夢見早餐有一尾魚
游進胃裡,美麗的鰭
和纖細魚刺,彷若憂鬱
幻想從此走入深海
時間如斯緩慢
直到無法呼吸


傳說中的淡水月亮
似神的左眼穿透虛偽
繁衍沉默炫爛如花火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