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c7b993b8e5a0352af39805091e461f.jpg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
不是你正在墮落
而是你明知道自己在墮落
可是卻無法克制
或許宮本透的故事
就是最真實的寫照

瀕臨愛與痛的邊緣
一段浪漫哀愁的吸血鬼之戀
絕望與渴愛交織,寂寞與孤獨相伴

今年秋天絕對不能錯過的一部作品
《失落的永恆ROSY》已在書店悄悄上市

史上最弱的吸血鬼相川雅之誕生!


1.

昏暗的後巷,除了冷氣壓縮機發出的嗡嗡聲響之外,就只剩下遠處馬路上偶爾經過的汽車引擎聲。時間相當晚了,就連夜晚的街道都陷入沉眠的時刻,霓虹燈映著拖著腳步,搖搖擺擺離開的人影。
像是將黑暗切開般,後巷中一扇門被推開,宮本抱著酒箱跨了出來。

這是今晚最後的工作了,只要將客人喝光的酒瓶堆放在店後,早上供應商就會自行收回,宮本用手臂擦乾汗溼的額角,一邊盤算著下班後該在便利商店買些什麼東西,好在倒頭大睡之前填飽肚子。

酒吧後門的燈已經壞了很久,宮本只能憑藉街口路燈微弱的光線勉強看清四周,微弱的燈光經過建築物切割後,東一塊西一塊留下洞穴似的陰影,意外成了酒酣耳熱的人們免費的幽會天堂。

經常有在店裡看對眼的男女……有時候也不一定是男女,在這裡就地解決廉價且不負責任的生理需求。

剛到這裡工作時,宮本對這些活生生的香豔鏡頭還沒有什麼經驗,總是漲紅了臉轉身就逃,不過最近已經升級到可以用膝蓋頂開光溜溜的男人屁股,或視而不見地推開酒箱上掛著的蕾絲胸罩,繼續工作的地步了。

今晚酒吧生意特別好,他放下手上的箱子,稍微整理一下先前堆歪的酒箱,眼角餘光瞥見巷底有奇怪的物體微動。

兩只休閒鞋的鞋底從陰影中伸出來,那名已經不省人事的男人帶著酒氣,伸直雙腿坐在潮濕骯髒的水泥地上,身邊蹲著另一個男人。

熟睡洗劫嗎?似乎不是,因為那人並沒有伸手往口袋掏,而是兩手分別握著醉倒男人的上下臂,鼻尖埋在他的肘彎中親吻著。

還真是少見啊,宮本心想。

一般來說他看見的情況大多是臉對著臉、或者臉對著頸子、臉對著胸前……當然還有臉對著兩腿中間的情況,但是臉對著肘彎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世上真是什麼人都有。宮本扯扯嘴角,稍微使力把酒箱堆上去,刻意摔出了聲響,那人嚇了一跳。

看來還沒醉到明知有其他觀眾,還毫不避諱上演實境春宮秀的地步啊。宮本不以為然地從地上搬起第二個酒箱。

下一秒,沉重的塑膠箱子卻從宮本的手中摔落,玻璃瓶因為衝擊而碎裂,巷中頓時充斥著極大的聲響。宮本濃眉揪緊,感覺冷汗從微顫的手心中滲出。

昏睡的男人肘彎裡殷紅的血跡在蒼白的光線下顯得怵目驚心,而沾在另一人嘴角上的相同色澤更讓人覺得恐怖。

那男人回過頭,用驚訝的眼神看著宮本。

黑的沒有一點瑕疵的瞳孔,深沈的顏色卻讓人感覺稚氣。

逃!

宮本腦子裡竄出這個字的同時,身體也立刻做出反應,他轉過頭以最快的速度試圖逃離這個像是從恐怖小說裡跑出來的情節。

「等等……我不……」那個「吸血鬼」扔下昏迷男人的手臂,起身往宮本的方向追來。

別開玩笑了,我還不想死啊!滿心恐慌中宮本邊跑邊回過頭張望,沒想到接下來看見的景象卻讓他停住腳步。

那個「吸血鬼」不但沒有像現在用高科技電腦動畫拍攝的驚悚影片裡一樣,以非人的動作飛簷走壁追來(就像神鬼傳奇裡的木乃伊那樣),也沒有無聲無息地瞬間移動到逃亡的獵物面前獰笑著阻擋住去路,反而被宮本剛剛鬆手摔下的酒箱狠狠絆了一跤,硬生生跌在那堆鋒利的酒瓶碎片上面。

「啊!好痛!好痛喔!嗚……流血了……」摔倒的「吸血鬼」慢吞吞的撐起身子,看著自己割的傷痕累累的雙手,半秒後竟然皺著臉哭了起來。

這是不是哪裡弄錯了?

宮本方才的恐懼感一下子降低許多,取而代之的是令他有點想笑的疑惑。

「唔……哪裡啊這是……」剛剛被「吸血」的男人在此時突然醒了過來,踉踉蹌蹌地起身,經過「吸血鬼」身邊的時候,還嘰哩咕嚕的喃喃自語著,最後和宮本擦肩而過離開了小巷,只留下濃重的酒味。

啊?怎麼?那傢伙為什麼沒死?

宮本的視線從男人離開的背影處收回,投向那個還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吸血鬼」。左看右看這「吸血鬼」的威脅性都等於零,難道真是誤會?

宮本一步步走回去,「吸血鬼」手上的傷口不淺,血滴滴答答地沾滿了他的衣服,配上那雙淚眼,就像受傷的小動物一樣令人心疼。

「你……沒事吧?」宮本小心翼翼的問。

「怎麼可能沒事,好痛喔……好痛……」說著說著,「吸血鬼」身體一傾,差點再倒回那一堆碎片上,宮本反射性地伸手,扶住了他。

「喂!喂!」宮本搖搖他,不過吸血鬼卻完全沒有反應,像是昏過去了。

吸血鬼沾滿淚痕的臉上沾上了許多血跡,怪的是身上卻一點血腥味也沒有,只有一股很淡很淡的甜味,像是手工糖果店裡會有的味道。

宮本不知所措地向四下張望了片刻,時間已經接近清晨,這條充滿了夜店的街道很快的將會在普照的陽光中安靜下來。

把他放在這裡,應該會有別人發現吧?別給自己添麻煩。宮本有一瞬間這麼想。但如果……如果他真的是「吸血鬼」?

所有的吸血鬼恐怖片最後的結局,通常都是那個刀槍不入的恐怖怪物在燦爛的陽光中化為灰燼的鏡頭,但不知怎地,宮本想起懷裡這個『吸血鬼』皺著臉邊哭邊喊痛的樣子,莫名其妙的覺得不能夠把他扔在這裡。

鎖上後門之後,宮本扛著他一步步踩著老朽的鐵製便梯回到位於酒吧正上方的住處,在替吸血鬼裹傷之後還煞有其事的用廢紙封住了唯一的窗戶。
我到底在做什麼啊?

宮本把吸血鬼擺在離窗戶最遠的角落,自己則坐在窗下,只要伸手一推陽光就能照進來,這種不可靠的保護措施會不會有效果呢?宮本想了想,從櫥櫃裡翻出一根鋁製的球棒,國中學弟們送給他的畢業禮物現在還是光亮如新。

用這個狠狠往頭上敲下去的話,應該有辦法爭取時間逃出去吧。宮本捏了捏球棒,金屬的冰冷觸感讓他感到稍稍安心了。

沒多久,抱著球棒的宮本終於打起盹來,這個夜晚似乎真的太過漫長了。


不久,那陰暗的巷中開始照進清晨的曙光,那些夾雜在玻璃碎片中的血跡閃耀著奇異的光芒。




***


房裡不見半點光亮,宮本仍在淺淺的夢中。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有人輕手輕腳移動的聲音。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咚。

「唔!」

那人嘗試緩慢移動的途中,撞到了東西,悶哼一聲。

宮本的意識清醒過來,沒有睜開眼睛,但是默默握緊了球棒。

卡沙卡沙、卡沙卡沙。

硬質的紙張被壓迫撕扯發出的脆響。

宮本仍擺在窗邊的手微微用力,指尖悄悄頂住了窗框。

喀啦。剝哩剝哩、剝哩剝哩。

硬物被掰斷,用牙齒咀嚼的聲音。

宮本滿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

有如鼻息般輕柔的腳步聲往這裡來了,宮本感到後頸開始滲出緊張的汗水。

緊閉雙眼讓其他的感官變的更為敏銳,空氣的流動讓他知道,有人已經來到面前,緩緩的伸出了手臂。

宮本起身、開窗、高舉起球棒幾乎都是在同一瞬間的事情。

而下一個瞬間讓球棒停止揮動的,是夕陽微弱的光線透進來後,吸血鬼嘴裡叼著一個小黑塊,四肢伏地,其中一手還伸在半空中的景象。

小黑塊是宮本前兩天買回來的O牌巧克力夾心餅乾,剛拆下的包裝紙散落在矮桌旁。

「對不起!!」吸血鬼很快的把嘴邊的東西全塞進嘴裡,然後以非常標準的姿勢跪拜下來,縮成一個巨大的饅頭形狀。

剝哩剝哩、剝哩剝哩。

這傢伙竟然一邊道歉一邊還在嚼餅乾,到底有沒有誠意?

「你……」宮本稍稍把球棒放低了些,疑惑的看著薄弱的橘色光線照在吸血鬼的頭頂和前臂上。

幾乎是所有邪惡生物的剋星,日日照耀大地的神聖陽光,無效?

「那個……」吸血鬼怯怯地抬起頭,瞇起了雙眼。「可以把窗戶關上嗎?好癢。」說完,他像是不太舒服似的動了動肩膀。

既然沒辦法將他化為灰燼,那麼窗戶開著關著都一樣!歸納出這個結論,宮本先拉了電燈開關線,等室內出現燈光濛濛的閃爍之後才反手關上窗,同時更加握緊球棒。

「我是吸血鬼,」吸血鬼坐起身來,投降似的舉高雙手,像是試著證明自己不會做出任何攻擊的動作。

「而我不會咬你。」宮本仍然警戒著。


「嗯……要怎麼說呢……」吸血鬼皺著眉頭動了右手,這一動,嚇得宮本又舉高球棒。

「等等!不要!不要!你冷靜點!我只是要抓癢!抓癢而已!拜託!OK?」

幾乎是慘叫著求饒,吸血鬼趕緊重新擺出投降的手勢,接著才慢慢把手指放到臉頰上抓了抓。「拜託你別緊張,陽光會讓我的皮膚不舒服,你看,紅紅的對吧?喏?」


宮本仔細一看,吸血鬼的頭部和手臂上,所有剛才曾經照射到陽光的部位,都泛起微微的紅色。

「所以你照到陽光不會……燒起來嗎?」

「只會引起過敏反應,更強烈的陽光會讓我全身起蕁麻疹。」吸血鬼回答,兩手還是不停地在臉上手上搔著,皮膚上留下了指甲刮過的白色痕跡。
太多問題擠在宮本的腦子裡,導致他不曉得該先問哪個,突然,他看見了散落在一旁的餅乾包裝紙。

 「啊……對不起,因為我很餓,所以等下我會去買回來還你。」吸血鬼察覺宮本的視線,連忙低頭道歉。「不好意思,有什麼東西可以喝嗎?我很渴。」

渴。

在宮本的表情再度緊張起來之前,吸血鬼連忙開口:「普通的飲料就可以,像是人類喝的普通飲料,或是一般的水也可以!」

宮本回想起剛剛那幕,當時吸血鬼那隻伸出一半的手,目標好像不是自己,而是靠在牆邊的那部單人小冰箱。

宮本狐疑地盯著吸血鬼,確認他沒有其他的動作後,才慢慢用空著的手打開冰箱門,拿出還剩下三分之一的水瓶遞了過去。

「啊,謝謝。」吸血鬼很開心的接下,旋開瓶蓋咕嘟咕嘟地喝了一大口。

「那,太陽也差不多下山了,我去找間店把餅乾買回來還你。」放下水瓶,吸血鬼撐著膝蓋站起身來。

「不用!」宮本連忙喊。「當作我請你吃的就好,不用買回來還了。」

「咦?可是……」吸血鬼皺起眉頭。

「真的不用,反正我也不喜歡。」宮本看著吸血鬼,試著用眼神說服他。

「好可惜喔,我最喜歡那個品牌的餅乾了。」

「啊?」

吸血鬼的思考模式很跳躍。

「那好吧,謝謝。」為了避免再度刺激到宮本,吸血鬼先退了幾步,才轉身慢慢走到玄關處,整個人看起來好像還有些暈暈沉沉的。宮本現在發現,先前幫他包紮好的雙手上已經看不見那些白色的繃帶,傷口也消失了。

「你的手……」

正在穿鞋的吸血鬼回過頭來,跟著低頭看著自己的手。

「啊,這個部份是真的,外傷很快會好,算是唯『二』的好處吧?」吸血鬼咧嘴一笑,那張純真的笑容很無害,看起來就像個純樸健康的年輕人。他打開大門,修長的手指揮了揮,乾脆的消失在門後。

鐵梯上咚咚的腳步聲漸漸遠去。


宮本鬆了口氣,把緊閉的窗戶推開了一小縫,吸血鬼瘦長的背影在霓虹燈逐漸亮起的巷中遠去,腳步依然有些虛浮。


宮本一直等到吸血鬼的背影完全消失,才重新坐了下來。


銀色餅乾包裝紙還留在原地,地板上散落著許多黑色餅乾屑,吸血鬼喝過的水瓶沒有關上,瓶蓋躺在一邊,瓶身外凝結的水滴滑落地面,形成小小的水塘。宮本開始收拾,他原本就是個喜愛整潔的人,抓過垃圾桶,才發現裡頭裝著昨天幫吸血鬼包紮雙手的繃帶,潔白如新。


血跡呢?宮本小心翼翼地捏住繃帶一端,舉高一看,繃帶上沒有任何顏色。

昨晚跌在酒瓶碎片上的時候,他明明流了那麼多的血啊?

唯『二』的好處。

那另外一個是什麼呢?宮本感到好奇,目光掃到了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物品,昨晚吸血鬼躺下的位置附近,留有一個黑色的長方形物體,一個皮夾。
宮本撿起它,皮夾就跟時下青年的悲傷一樣,沒有什麼份量,翻開來之後,收納卡片的地方什麼也沒有,裡面只有幾張千元鈔,拉鍊袋裡還有一些零錢。這吸血鬼還是個窮光蛋,跟電影小說裡頭那種生活過得既富有又典雅的吸血鬼大不相同,吸血鬼的社會也有貧富差距問題嗎?


宮本笑笑,準備闔上皮夾時,發現夾層裡還有一張薄薄的卡片。他抽出來看,是一張身份證件。上面有吸血鬼的大頭照,臉孔跟現在沒有差別,但是看起來好舊,樣式也和宮本現在所知的證件不同。

宮本繼續向下瀏覽。

『相川雅之』

吸血鬼有個好聽的名字。
接著,宮本微微睜大了眼睛。

出生年月日那欄,宮本推算了一下,知道吸血鬼相川雅之在耶誕夜出生。
今年五十五歲。
第二個好處。宮本懂了。

3

宮本在晚上工作開始前先整理了一下凌亂的後門,前晚砸碎的玻璃瓶嘩啦啦被他倒進不可燃垃圾箱,仍然散發著濃重酒氣的後巷,除了地上的泥塵以外,沒有其他痕跡……一如那段潔白如新的繃帶。


大概不會再見到他了吧?畢竟有個知道他身份的人在這裡。


宮本望著傍晚吸血鬼消失的方向一會兒,伸手蓋上了垃圾箱的蓋子。


酒吧在接近午夜的時間漸漸熱鬧起來,酒吧空間雖然不大,但已營業了好一段時間,店主的人面也廣,經常有一些演藝界的熟客前來,透過媒體大眾的口耳相傳,生意還算可以。


今晚的焦點是已經出過單曲,剛進入排行榜前二十名的新人偶像,雖說躲在二樓貴賓室根本看不見人影,還是在店裡引起了一陣騷動。

說穿了這不過是熟識的節目製作人刻意幫店主提昇人氣的手段,那偶像不到半小時就從側門溜掉了,不過店內的氣氛確實因此而高昂起來,目擊者以手機呼朋引伴的效果,足以讓宮本滿場奔走到腿軟。

過了凌晨兩點,店內氣氛才逐漸冷卻下來,上門的人潮已經平息,剩下的就是半醉了等著被外帶的人們,以及今晚註定空手而歸的落魄獵人。

<更多精彩內容,請見失落的永恆本文>

 

試閱結束XD

想知道宮本跟這個超弱的吸血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請洽全國各大書店XD

購買連結: 博客來 X 金石堂   現在立即購買,贈送精美PVC限量典藏畫卡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弱弱的吸血鬼好可愛啊!!購入決定!!
  • 小B
  • 買了這本書真是對了!~
    真是..萌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