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寄來的藍色信箋,我一直保存至今,從未開啟當中夾藏的信息。我以為那是透明公開的秘密,但玻璃瓶並沒有因為時間的浪潮,被帶往遺忘的大海。

  存在你我之間的灰色地平線,在寒冷的冰洋盡頭,有璀璨的極光照耀著,承諾置放在天平上,你能測出靈魂的重量嗎?我們的鐵達尼號早已被預言,逃不開終將沉淪的宿命。

  微笑是最遙遠的距離,不是默契。你謹慎的遣詞用字,像暗器傷人於無形。夜裡沒有了燈,我看不清你臉上的表情,我們的溝通模式,開始進入石器時代,試著在無人山谷裡打著旗語,說寒風凍骨的冷笑話。

  我恐怕失去了表述的能力,更糟糕的是上帝還想奪去我僅有的想像力「如果給你一根藍色的羽毛,你能想像那隻鳥長得是什麼模樣?」對不起,我現在腦海裏浮現的畫面,只有肯德基家庭號被拔掉羽毛金黃香脆的炸雞。

  或許是我太過於膽怯懦弱,終不敢開啟那紙藍色信箋。不敢開啟的秘密還有好多好多,以至於失憶症一直困擾著我,因為我是一個易碎的瓶子,不敢輕易接受別人情感的託付。



   易碎的瓶子/銀色快手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