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木讓《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中文版 新雨

 


東京時間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淩晨。

位於夏威夷珍珠港以北大約兩百五十海哩的北太平洋上,天空烏雲密布,

而東方的海平線已漸次泛白,黎明將至,四周氣氛詭譎。

此時,近乎灰暗的海面上,一列龐大的海軍艦隊正往南急速航行。

六艘航空母艦排成兩路縱隊,每艘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上擠滿了雙翼展開的飛機,

每架飛機的引擎都轟隆隆地轉動著。

有的飛機攜帶著重磅炸彈,有的飛機則掛著魚雷。

掛在機身下部的魚雷,在天空微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寒光。

這是美國太平洋艦隊例行性的軍事演習嗎?

排山倒海而來的氣勢,彷彿可以毀滅一切。

沒多久,飛機從甲板上起飛的轟鳴聲打破黎明前的寂靜。

日本偷襲珍珠港就此拉開序幕,震驚世界的太平洋戰爭爆發了!

 

  以珍珠港事件為背景的間諜小說,《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並不是「唯一」,卻是筆者讀過最好看的一部小說,它從諸多面向探討戰爭或國家主體如何殘酷對待那些無辜的人民,無論是勞改營的奴工、還是那些背離國家政策的非國民。在巨大的國家機器輾壓之下,活在強權操控下的百姓是多麼卑微、多麼脆弱無助,宛若強風中低頭的蘆葦,只能彎下腰來承受加諸在他們身上不平等的待遇與無情的迫害。

  然而,堅持法西斯路線的軍國主義完全無視這一切,他們在乎的是如何擴大殖民經濟的規模,進行領土與資源的掠奪,而所謂的戰爭,也不僅止於國與國之間的作戰,也包含著意識型態的戰爭、人性與生存價值所面臨的最終考驗。

  那是個所有人都身不由己的時代。在這部小說中無論是曾參與過西班牙內戰,返回美國境內又開槍殺人被海軍情報部門收編的無政府主義者齋藤賢一郎、在日軍攻占南京時期最愛的女人遭日本兵蹂躪虐殺的美國傳教士史廉生、被日本人強制拉去煤礦坑從事勞役自行脫逃的朝鮮人金森,以及生長在環境惡劣的擇捉島上,從小備受歧視與欺凌,想揮別不名譽過去的女主角岡谷由紀,他們正是時代下的犧牲者,對於命運他們無從選擇,而且沒有任何退路。

  讓人想起了之前李安執導的《色.戒》以及陳國富執導的《風聲》這兩部華語電影,故事背景恰好都發生在汪精衛偽政府時期,對日情報戰愈是激烈,檯面下的動作愈趨頻繁。會從事地下情報工作,往往也是身不由己,更多是出自於愛國情操,一種凌駕於個人意志之上的選擇,即使拋開性命也要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我記得《風聲》片尾,女主角曉夢淡然而堅定的獨白,比任何聲嘶力意的吶喊更有力道:「我不怕死,我怕的是我愛的人不知我因何而死∕我身在煉獄留下這份記錄∕是希望家人原諒我此刻的決定∕我親愛的人∕我對你們如此無情∕只因民族已到存亡之際∕我輩只能奮不顧身,拯救於萬一∕我的肉體即將隕滅,靈魂卻將與你們同在∕敵人不會瞭解,這是一種精神、一種信仰∕而非個人」

  反觀這部小說,男主角齋藤,從不被社會主流價值所接受的邊緣角色,到勇於為愛拋開一切,他的人生充滿了各種矛盾──身上流著雙重國籍的血緣,必須接受命運的操弄做一個出賣母國的情報工作人員,他始終在對抗這個社會乃至於國族,也許是渴望獲得自由的動機使然,也許是想要以個人行動去顛覆這場戰爭,不管出於何種理由,他承諾使命必達的意志從未改變,不惜任何代價去執行上級交代的任務:在最關鍵的時刻發出預警的電報。

  全書最精采的部分,莫過於執行諜報任務的動作場面,其一是在齋藤受訓完畢,首次在夏威夷出任務,要從疑似日本間諜的口中套出足以定罪的證據,擺脫跟監的過程驚心動魄,他不按牌理出牌的突襲,直接以行動證明自己的忠誠,幾乎像在看好萊塢動作片一樣,節奏相當明快,硬漢的形象深植在腦海裡。

  當一個人被逼到無路可退的時候,只剩下生存意志與終極目標足以支撐自己走下去,計畫永遠也趕不上變化,所能做的只有隨機應變,憑直覺行事。無論是身上背負的任務,個人對於命運的挑戰,為死去的夥伴完成心願,齋藤都必須義顧反顧去執行他的情報工作,我很能體會那種孤絕的心境,潮浪不斷拍打岩岸,只許成功不許失敗,這是男人才懂的浪漫。

  當身旁所有的人都無法信賴的時候,說謊就成了決定生死存亡的護身符,齋藤充分利用人性的弱點,在孤立無援的擇捉島上進行他個人的戰爭,他不是叛國賊,而是一個真正頂天立地,忠於自我的男子漢,岡谷由紀會對他一見鍾情,絕對是因為這個男人身上散發的獨特魅力。

  最親近的人背叛了自己,那會是怎樣複雜的心情?

  齋藤賢一郎與岡谷由紀這對惡星下的情人,在錯誤的時刻遇見了彼此,他們的命運無從選擇,也來不及去決定下一步該如何做,但他們是如此的需要愛與被愛,無需多餘的話語,就能從彼此的身上獲得安慰,那是只有在相同處境下才能理解的某種認同感,伴隨著肉體激烈的渴求,所有道德規範都不能限制住他們之間燃燒的狂愛,因為他們不被社會所接納,早已被放逐在這地處邊域的小島上,即便是一天,也是永遠。

  那些動員了所有軍事力量的大型船艦之集結,美日諜報戰檯面下洶湧無比的較勁,其實都只是時代的噪音,無法抹滅掉身而為人最基本也是最尊貴的存在價值。戰爭多麼可怕啊,身為承平時代的我們,要如何去理解那樣的年代在人們身上烙下殘酷燒痕,唯一的途徑只有小說和電影。我覺得這不只是軍事迷們引頸期待的一部作品,更是所有讀者都應該捧讀的熱血小說,為了愛與自由,在任何時代都值得我們傾其所有奮力一搏不是嗎? ( 文學評論家 銀色快手 )



日版文庫本封面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