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書店



文/銀色快手 布拉格書店主人

起初,只是想在網拍上出清一些不會再看第二遍的書,不小心買重複的書,或是用不到的工具書。一方面也幫朋友們清掉一些舊書,以免被溢出來書堆給塞滿了。有些朋友住的是單人套房,書堆到連走路都有點困難,於是開始努力想辦法解決,到底是拿去資源回收好呢?還是拿到圖書館捐贈?還是把書抱去二手書店換些回饋金?為了做出最好的選擇而猶豫不決。

這時候我會拜託對方把書賣給布拉格二手書店,因為資源回收會當作廢紙,把還可以閱讀的書連同報紙、紙箱、宣傳單一起澆上水,再用機器輾壓成密集的巨型方塊,等待回收車載去紙廠,重新打成紙漿,許多絕版書就在這過程中永遠的消失了,真的好可惜,我寧願趕在回收業者把書載到紙類回收廠前,把它攔截下來,篩選書況良好且有收藏價值的書買下來,也算是替別人做功德。

拿去圖書館捐贈,或許是個好方法,不過像是一些冷門的文史哲書籍,或是工具書,放在公共圖書館經常是乏人問津,借閱率極低,還不如分享給真正需要它的人,有時候我們也常會收到圖書館登記報廢不要的二手書,原以為書放在圖書館,他們就會認真的永久保存,其實並不盡然,有些圖書館空間有限、人力不足、整理舊書曠日廢時,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誰會認真去做?更何況在ISBN編號出現以前的年代,有些書根本難以建檔,連出版頁都找不到,要怎麼分類上架供民眾閱覽呢?

別以為只有社區圖書館會把書賣給資源回收商,就連各級學校的圖書館,私人企業或社團法人附設的圖書室,甚至我還看過中央圖書館清出來的書,二手書業者要是接到這些單位打來的電話,那簡直是喜出望外,因為裡頭不乏絕版的二手書,年代久遠的精裝書,甚至還有名人捐贈的親筆簽名書,再者借閱率不高,因此書況還不錯,轉手售出的價格也高。

唯獨需要處理的是書背上的編碼標籤,和書頁內去除不掉的單位藏書章,有些買家對此頗有潔癖,不過也有人特別愛好這類有歷史的書,還可以找到附在書末的借閱卡,這年頭大多使用刷條碼的方式來進行借還書,附有借閱卡的書籍,已經可以當成收藏品了,有次我賣出總政治作戰部圖書室的一本《草葉集》(美國詩人惠特曼的經典詩集,遠景版),買家很興奮在評價中告訴我,能買到這麼有歷史的書,他覺得很意外也很興奮呢!

為了打響布拉格二手書店在奇摩賣場的知名度,我確實忍痛割捨手邊珍貴的一些絕版詩集,當作是賣場的首批書。此舉果然奏效,立刻吸引一批識貨的愛書人前來參與競標,受歡迎的有夏宇的詩集《腹語術》舊版、《摩擦‧無以名狀》舊版、洛夫的詩集《無岸之河》大林版、《魔歌》(中外文學)、瘂弦的詩集《深淵》(晨鐘版)、余光中的詩集《萬聖節》(藍星版)。

根據布拉格二手書店過去一年的營收數字,最暢銷的詩集是鍾曉陽的詩集《槁木死灰集》共計12本;唐捐的《意氣草》(坊間無售) 共計 10 本;木心的詩集《巴瓏》(元尊文化)共計 9 本,其次才是夏宇新版的《腹語術》、《摩擦‧無以名狀》和《Salsa》(自印,唐山發行);最暢銷的絕版詩刊則是夏宇主編的《現在詩大字報》共計36 份,這是以報紙形式發行的詩刊,共有三種不同顏色的封面,坊間幾乎找不到了。

以上這些詩集都具有收藏價值,尤以夏宇作品集增值空間最高,在網拍上夏宇的《備忘錄》已是拍賣價格屢創新高炙手可熱的夢幻逸品,結標價一萬至兩萬之間,已是稀鬆平常的價格,去年露天拍賣曾有人出讓以夏宇早期的筆名童大龍題贈給歌手齊豫的簽名本,只可惜來不及參與競標,令人扼腕。

這些絕版詩集之所以會成為拍賣場上眾人徵逐的焦點,個人認為不外乎與(一)拍賣機制成熟、(二)文人與藏書家的評價、(三)網路頻繁的訊息交流有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詩人本身的魅力與風采,詩集的難尋和特殊性,還有文字風格的代表性有關。

網拍上眾人追逐的夢幻逸品,尚有周夢蝶《孤獨國》和《還魂草》,《孤獨國》是周夢蝶先生的第一本詩集,1959年4月自費印刷交由藍星詩社出版。《還魂草》前有文星版,後有領導版,仙風道骨的詩人周夢蝶,晚輩尊稱他為周公,生平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他曾在台北的武昌街、重慶南路口擺攤販售文學書刊及二手書,在明星咖啡屋成為七零年代藝文沙龍的當時,詩人與書為伍,寂寞作詩,為逝去的美好文學時代留下了鮮明的註記。

在奇摩拍賣與eBay躍上檯面之前,遠流博識網的珍品交流道和舊書拍賣場,是率先引領文學舊書競拍風潮的先驅者,其幕後推手自然是書友們人盡皆知的蠹魚頭老大,他也曾擔任過遠流出版社的書系主編,目前是茉莉二手書店的執行總監,著有《舊書店地圖》、《生涯一蠹魚》、《天上大風》等書。每當他在拍賣品項的說明頁面如數家珍地寫上珍本的來歷,出版幕後的秘辛逸話,書緣與人情之間的關係,以及為何非收藏不可的理由,都讓人為他的群覽博閱,對於出版圈情報瞭若指掌而佩服不已。

這些動人的文字,自然能引動識書者投下時間和精力瘋狂競標,只求得一夢幻逸品供在家裡的書架上賞心悅目,閒來翻個幾頁,浸淫於書香人情的故事之中,「則茫茫乎蜉蝣天地間而不知其所終,悠悠乎神遊太虛境而莫知其所已」全拜故事行銷和品評鑑賞功力之深所賜。

再者,不管是BBS、讀書論壇、部落格,不同的網路社群介面,每天都有人分享、流通好書的訊息,這些愛書人、淘書客、藏書家,自稱是書蟲、書癡、漢字中毒患者的使用者,一聽到絕版詩集或絕版書的消息,無不爭相走告,絕不藏私,也間接在舊書業界和一般消費者之間,建立了小眾文化圈才知道的絕版書冷知識,既然冷飯可以熱炒,冷知識為何不能熱賣呢?

於是羅智成的詩集《寶寶之書》、《泥炭記》、《光之書》以及大雁出版的卞之琳詩集《十年詩草》、馮至詩集《山水》、何其芳詩集《畫夢錄》、辛笛詩集《手掌集》忽然成為網拍上的寵兒,價值立時翻漲至二十幾倍。這些詩集在問市時,其實並沒有像現在這麼受青睞,有的前衛像《寶寶之書》,有的冷門像大雁出版的這些三零代的現代詩作,我還記得在東吳大學的校園裡,大雁的發行簡媜老師,跟社團的學員一起辦書展,出清庫存詩集的畫面,買五本還送限量的布面書袋,這些量身打造的美術紙精美印刷的成品,最終還是放進了收藏者的書架上,至於詩集的內容嘛,就很少有人去討論了。

當消費者迎接電子書全面普及的時代來臨,而紙本出版品可能淪為夕陽工業的話題沸沸揚揚之際,鉛字印行的絕版書籍,尤其是絕版的現代詩集,其收藏性和價值卻隨著時間流逝益加水漲船高,我在意的除了增值空間之外,更慶幸有這些話題,能讓一些平時不會接觸現代詩的朋友,能有機會關注並且試著也讀一些詩,站在文學社會學的傳播角度,它絕對是正面的,而且有助於讓我們認識屬於文學出版品精緻的文化面,如果你也有鍾愛的絕版詩集想要分享,歡迎大家一起來交流,可以透過留言版或以下的方式與我們連絡。

 

‧ 「布拉格二手書店奇摩賣場」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