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cker Punch

 

以前工作壓力大的時候,總是夢見被仇家或陌生人追殺,最近一周的夢,全部是殺戮的夢,變成我在追殺別人,每天的夢境都相當精采,其中一個是喪屍之夢。

 

這是一場生存遊戲競賽,只有抵達終點的人可以倖存下來,遊戲共有五道關卡,所有眼睛看得到的角色包括醫務人員、列車長、警察、賣菜的小販 全都是病毒感染的喪屍(請參考惡靈古堡系列)被挑選的廿名參賽者,我是其中之一。

 

我是個被解雇的職業傭兵,所以近身搏擊或持槍射擊對我來說完全不成問題,重點是當敵人數量遠超乎想像的時候,你還必須擁有如成龍一般矯健的身手才能全身而退。殺戮的快感在於:因為對手不是人,所以殺死他們不但會有快感,而且絕對不會有罪惡感,所以我在夢裡只有搶時間殺個痛快,見一個砍一個,殺啊!

 

主辦單位給一張說明詳盡的地圖,你用得到的武器必須搶在對手發現之前先馳得點,並且毫不留情幹掉對方才有機會找到下一件武器,分分秒秒都不能浪費,研究完地圖還得快速暗記在腦中,因為殺敵的過程不容你思索,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就只有這個生存原則,接下來的畫面幾乎只是充斥的血漿(而且還是黑色的)

 

我盡可能以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搶到武器,殺戮完全憑直覺,而且夢中不受物理守則限制,我可以飛簷走壁,在空中進行三百六十度旋轉,招式俐落,輕而易舉,眼中只有敵人要害,刀刃穿刺心臟,腦門,四肢關節處,如果不一擊必殺,對方還會再爬起來戰鬥,我記得殺進學校、車站、超市、保齡球館、百貨公司。

 

最後一站是折返點,殺到百貨公司的時候,參賽者只剩下四名,我和其中一位牛仔裝扮的高手,決定聯手將場內的餘孽掃除乾淨,以維持我們的總得分,在這場殺戮中沒有恐懼,只有使命必達的自信,就在殺掉了最後一名病毒感染者之後,遊戲結束了,我領到百萬獎金,也順手把牛仔高手幹掉了,

 

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剛才的戰場只是遊戲最初的舞台,小鎮外,還有無數的關卡,等著我把生命值的血充滿之後,遊戲再開(簡直就是殺客同萌的續集嘛)要曉得即使是職業傭兵也是會殺到倦怠的,這個世界不會提供什麼免費的營養午餐。

 

 

文/銀色快手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