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件事情,只要心甘情願,總是能夠變得簡單。

──安妮寶貝

 


2011年 6月1日

我帶你航行 這荒漠橫渡無垠 

烏雲的前導下帶來了潑墨般的雨 
在落寞的黃昏招手 如一朵盛開的優曇

我帶你航行 這道路沒有盡頭 
沿著夢 夢也似的江河航行 
不絕於道途的風景 美好的開場白被遺忘

我帶你航行 這生命已然完成 
一枚果實迅速成熟、跌墜而腐爛 
許多等待綻放的花朵 聆聽黑暗中的音樂

我帶你航行 這莊嚴的海岸線 
日夜有潮汐膜拜 人魚的眼淚渴望上岸 
宇宙的回音何其寬闊 埋在沙灘上的海螺 

我帶你航行 這潑墨般的人生 
需要一點留白 一點點愛與尊嚴 
無所謂純粹 無所謂超越

當人們彷徨無主的時候 
當人們需要光明的時候 
且讓我帶你航行 


詩/銀色快手

2011年 6月2日

我們總喜歡給自己找很多理由去解釋自己的懦弱,總是自欺欺人的去相信那些美麗的謊言,總是去掩飾自己內心的恐懼,總是去逃避自己犯下的罪行。但事實總是,有一天,我們不得不坦然面對那些罪惡,給自己心靈救贖 ——《追風箏的孩子》

旅行可使人們變得謙虛。 因為人們在世時所立足的地方,不論是多麼渺小,也都能夠痛切地去試著完全了解。 ——福樓拜

有時候我們期望的與我們願意給予的不成正比,有時候我們會迷失在不知道是誰的期望之中,但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想要的幸福是什麼模樣。只要吃得飽、穿得暖,就算沒有很多財富(至少不要有太多負債)都可以過好自己的人生。 文:沒力史翠普


2011年 6月3日

很多時,時間治癒的,不是你的傷痕,而是你,讓你接受了那個傷痕。──陳少琪

愛情是什麼? 世界上所有的聰明人,都無法向感受不到愛情的人說明它是什麼——約卡爾·莫爾

如果某天你能夠做到靜謐而適宜地交付出自己,這身心將同時歸屬某種秩序。 如同河水流入大海,花朵凋謝入泥,果實熟透墜地。 這裡面有盛衰和始終,但沒有欠缺,也沒有畏懼。 你會無所貪愛,但貫注深情。──安妮寶貝

日本宮城縣石卷市一家報社,因為地震與海嘯印報設備泡水毀壞,報社的記者跟編輯認為報紙不應該停刊,於是連續6天,點著蠟燭,用手寫的方式編報紙,這份手寫報紙,看得到新聞從業人員對工作的堅持,美國華盛頓的新聞博物館,決定將這份報紙納入收藏,永傳後世 這則新聞讓人好感動!好想按讚




2011年 6月4日

其實,你並沒有要成為或成就誰,你終將成為你自己。 By 查理王

 

人一定要想清三個問題:第一你有什麼,第二你要什麼,第三你能放棄什麼。 對於多數人而言:有什麼,很容易評價自己的現狀;要什麼,內心也有明確的想法;最難的是,不知道或不敢放棄什麼。 這點恰能決定你想要的東西能否真正實現,沒有人可以不放棄就得到一切。

 

「每個人都有他的路,每條路都是正確的。

 現在有近60億人,就有60億條正確的路。

 人的不幸在於他們不想走自己的路,而總是想走別人的路。」——托馬斯

 

要進入另一個人的孤獨,是不可能的。如果我們真的可以逐漸認識另一個人,即使是很少的程度,也只能到他願意被了解的程度為止。

當一切都無跡可循,與世隔絕、全無踪影的時候,人們能做的就只有觀察了。但人們能否從所觀察到的東西裡找出意義,則全然是另一回事。

——保羅·奧斯特《孤獨及其所創造的》


2011年 6月5日

希望沒有勇氣的人都能得到勇氣,無法哭泣的人能夠痛快的哭,無法笑的人都等得到迷霧散去的一刻,這個世界殘酷而慈悲,只要一直走下去就會有路,千萬不要放棄,不要忘記我們還在這裡支持著你

 

懷舊是一件很好的事,因為記起的都是美好回憶,沒聽說過有人會懷念煩惱的

--陳少琪

 

人生有很多難熬的片刻,前幾天和朋友聊到陪自己度過難關的書,沒想到一拿出來兩個人都是<當生命陷落時>。

命理師總說人有十年大運或是十年風水輪流轉,我們大多數人總是期待高點,沒有人期待低潮,但若人生真的遭逢低潮時,也許平靜的接受低潮,接受自己現階段必須先蹲下來,才能往上跳得更高的可能,會讓自己過得更好:)



2011年 6月6日

我明白最終一切是幻象,不可能永久,不需要眷戀,時間一到我可以什麼都拋棄。 但當我有的時候,我不想作踐自己。 心智上,我如出家僧,行為上,我是享樂主義者。 ——陳冠中《什麼都沒有發生》

 

「你不能保證每一滴水都是乾淨的,但是你要有豁達的胸懷讓它流出來。你不能保證別的什麼,也不能要求別的什麼,只能保證自己是乾淨的,是好的,就可以了。」自從聽過這段話之後,我便不再向他人解釋自己了--陳莛(摘自李宇春的微博)

昨天在店裡翻閱客人留下來的留言本時,意外翻到了這句話,有時很多莫名其妙的攻擊與構陷總會讓人心灰意冷,教人懷疑自己保持正直與道德是否是一件錯誤的事情?低落的時候看到這段話,心安定了下來。我能保證的是,我心口如一,並且,我誠實面對自己。



2011年 6月7日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歲上就死去了,因為過了這個年齡,他們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後的餘生則是在模仿自己中度過,日復一日,更機械,更裝腔作勢地重複他們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為,所思所想,所愛所恨。 

——羅曼.羅蘭《約翰·克利斯朵夫》

1998年的夏天,有個聲音闖了進來

然後就再也忘不掉,然後才發現
也許這一切都沒有過去
一直留在那個夏天。

陳綺貞【嫉妒】

2011年 6月8日

「就這麼想吧!每當有不如意的事情,每當你不論多麼努力,事情似乎都沒有轉機的時候,就當是上天賜給你的一個長假。

在這段時間裡,你可以努力充實自己,也可以趁機放鬆自己,好好關心自己身邊的人與事。上天自會安排這一切,等這段假期過後,人生就會出現轉變。」--長假Long Vacation

 

「對我而言,旅行不只是為了出發,而是,為了回家。在旅程裡,一步一步,認識自己、找到自己,知道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想要過的是什麼樣的生活、什麼樣的人生;而後,真真正正、活出自己…」--葉怡蘭



2011年 6月9日

「在台灣,我們學到的是『你怎麼看我』,但他們要求你回歸到自己的內心,從自己出發才能感動人。」

這是一個旅德學舞的舞者賴翠霜的分享,從德國回到台灣後,乍看來台灣每一個人都長得好像,有著共同的困擾與困境,我們在意他人的目光,被親人朋友與不知道是誰的目光支配控制,卻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做什麼?自己喜歡什麼?如何回到自己是一門很重要的課題,我們都還在學,還在努力:)

 

我仍在原地等你
帶著你的頭顱與勳章在無人之境徘徊
春霧濃重,遠方搖曳的紅花閃爍著不明的淚
土壤潮濕淹沒我的雙足但我感覺不到冰熱
或是溫涼


我仍在原地等你
昨夜匆匆一夜的雨
蘆花在街角說了些什麼但我聽不明白
只有嘆息穿過皮膚,穿過髮梢
似乎留下了一點什麼


我仍在原地等你
所有的呢喃都像咒語,或者
是一種怨毒的誓言
說好死也不分開而我帶著你的頭顱
你的心已搗碎溶解在我胃裡
而我仍在原地等你

 

詩:沒力史翠普 我仍在原地等你  
20110609am949

2011年 6月10日


愛情在我看來是不懂如何獨處的兩個人的逃避。 很有趣,人們總是說愛情是完全無私的,是給予,但你仔細想想,除了自私,愛情什麼也沒有。 ——《愛在黎明破曉前》

隨著時間推移,很多事情會沉澱下來
不管是傷痛還是喜樂,都會變成記憶的一部分
都會過去:)

如何才能拍出好照片呢?

蜷川實花說「照相機的話,什麼機型都可以。因為是機器,只要自己拿得舒服,拿得順手,怎麼樣的都可以。拍出好照片的訣竅在於要拍妳所喜歡的東西,或者是喜歡上妳準備要拍的人或事物。無論是男性、女性,還是花、風景。」

訪談全文: http://www.elle.com.tw/entertainment/pop_culture/once-upon-a-time


2011年 6月11日

人生中有很多不可逆回的事情,常常隔了幾年回顧,那些陳年的瑣碎小事早已忘光,但又慶幸自己曾經留下一些什麼,不管是記錄或者只是一張不會說話的照片。這張是銀快跟沒力剛交往的那個春天,銀快在咖啡館寫下的字句,雖然現在看才發現有錯字(笑)可是可以保存下來真的是太好了>///<

生活中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比進入美麗的描寫更真實。

蹩腳的批評家經常指出這樣或那樣的一首詩,讚頌它們的全部優雅韻味,但說來說去不過是表示:這真是美好的一天呵。但說一說美好的一天並不容易,因為美好的一天已經消逝。(費爾南多.佩索亞)

2011年 6月12日

就算是下雨天,也要找到點亮心情的小星星喔:)

 

我們總會感到不安,總是在帳單數字與百無聊賴之間擺盪
總是在迷惑與沮喪、孤獨與徬徨的選擇題和是非題之間猶豫
悄悄地又度過了生命中的某一天
如果不願意放棄夢想,如果不甘心被黑暗吞噬
那就與絕望同行吧!沒有人比你更清楚自己未來的方向

文:沒力史翠普 與絕望同行

http://dora2009.pixnet.net/blog/post/34286047

我聽見整個世界的哀鳴
所有的憂傷像網,細密的把愛包圍
細密的
像無法輕吐的誓言或者
詛咒著全世界的戀人

雨絲浸潤大地,濃烈的土的氣息湧了上來
許多零碎的字句糾纏語言
所有的愛情都敵不過死亡
親吻也許是垂死前的掙扎

而那些屬於愛的詛咒或者誓言
則消融在一綹一綹的雨絲中
在世界毀滅以前

詩:沒力史翠普 在世界毀滅以前


2011年 6月13日

Don't cry because it is over, smile because it happened.-Dr.Seuss
不要因結束而哭泣,要因為已經發生而微笑--Dr.Seuss



昨夜夢見妳和我一起走過一條長長的捷運大街 
沒有人沒有一家店的櫥窗發出溫暖的光 
那時候我們還像初識那樣親密地 
重複地說一些肉麻但無關緊要的廢話  

昨夜夢見我們走過一條戰火肆虐過的街 
背著發報機身爲通訊兵的我受了重傷被抬到 
妳的面前讓妳清理傷口上藥並且進行包紮 
我記得妳的笑容是我這輩子再也忘不掉那種 

昨夜夢見我們在西元2046年居住在捷運地底 
超合金隔間的小套房裏正在享用濃縮太空食品 
人工香料與合成肉的味道已經能夠滿足我們 
在惡劣的空氣環境下能夠償還30年貸款已經 
是非常不容易了 


昨夜夢見我們之間一定有誰偷偷寫了一本書 
不告訴對方採取地下出版的形式把星星月亮和 
太陽都藏起來以爲這樣就能擁有一座小宇宙 
但是兩人世界裏何其荒涼寂寞這樣一本書 
會有市場嗎?妳用手指堵住了我欲說出髒話的 
嘴,我們又親吻到下一個世紀 

昨夜夢見的妳,醒來就……

昨夜夢見/銀色快手


2011年 6月14日

雨停了
我像是整理翅膀的鴿子 
站在你平日候車的位置 
微涼的晴空 乾淨的街道 
菩提樹的落葉上
寫著昨天的日記 
你倉皇的鞋
踩著我慌亂的心跳 

有時候回頭 
總覺得你會躲在街角等我 
打零工的留學生
拉著小提琴的水池邊 
和圍繞在四周的空氣
一種安靜的旋律 

可以掌握的
瞬間就消失不見 
好像又有點不確定了
你來或不來 
我和我的影子
和你避不見面的固執


一種安靜的旋律/銀色快手



2011年 6月15日

「真相」幾乎都是來自解讀,是人想出來的,所以,既然「真相」是人想出來的,你也能想出一個。創造出讓你邁向夢想的解讀,而不是將你拉回你早該丟棄的過去。你知道,這是你的人生,不是一齣電影,你要自行決定最後結果如何,你得自己創造結果,所以要好好創造。

──摘自《丟掉50樣東西,找回100分人生》


2011年 6月16日

為什麼要談失敗的好處呢?

簡單說,因為失敗意味著剝光無關緊要的東西。我不再假裝我是某種其實並不是真正的我的人,而開始直接將我的精力投入於只跟我自己有關的工作上。倘若我真的在其他領域成功了,我可能永遠不會立定決心,一定要在真正屬於我的舞台上成功。

我被釋放了,因為我最深層的恐懼已經成真了,而我卻仍然活著,我仍然擁有我深愛的女兒,我還擁有一台老舊的打字機以及偉大的創意。就這樣,人生的谷底,變成我重建人生的堅實基石。(JK羅琳)

2011年 6月17日

成長就是變好,成為一個更好的人,不斷的進步。要是你所愛的人使你變得狹隘,那麼,他顯然不是能夠和你一起成長的人。愛情一開始時可能會是大近視,但是,日久天長,美好的愛情應該是清明了你的眼睛。(張小嫻)

 

絕望的聲音敲打眼簾
長長的睫毛欲振乏力
像一隻再也無法飛翔的蝴蝶

血紅的淚爬過面頰
落入耳朵深處的海洋
那裡,潮汐正拍打著所有心碎

一只玻璃瓶飄到了河邊
灰暗的天空與闐黑的海
牽著手死去了

為了挽回愛與夢
他們徹夜在河裡淘金
從幽冥之山落下的河
淘出了他們的血淚

他們的指甲裂了手腕粉碎千百片
他們的淚水落到河底
成為蜿蜒的愚人金

在下一個世紀到來之前
與絕望一同閃爍著
一種同為夢想的光芒



【與黑暗同行】詩:沒力史翠普
20110619PM540

2011年 6月18日


你在電影裡尋找詩,尋找人生的光和影,不在電影裡的時候,你在生活中找詩,你有時隨興之至,有時刻意而為,你在尋找一種語言,一種只有你才說得出來的語言,但你也說給別人聽,說給路人聽,說給時間和貓,那是無法任意被置換的語言,它有一種神秘的能量在裡面,很難解釋,有時是靈魂內面的音樂,有時它只是清風流水,稍縱即逝。(銀快)

(詳內文)
http://praguebooks.pixnet.net/blog/post/32436956


2011年 6月19日

親愛的
這是最後一次對你說話
我已無法抵擋時間的侵蝕

早晨起床刷牙
發現自己內在的空洞不斷擴張
被隱形細胞大口吞噬
如癌蟹行,穿透我的髮膚
死神的旋律在腦海的音箱共鳴

我走在銳利無比的鋼索上
迎向月光把賸餘的淚水晾乾
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自己是誰
因為鏡子裡的我形同鬼魅

煙與霧,骨頭散架的孤獨
濃稠的黑色液體從那些孔隙滴落
用殘缺惡夢堆砌成一座華麗宮殿
這是我最後的牢籠了

除了愛
沒人能進得來

詩/銀色快手



2011年 6月20日

波德里亞(尚‧布希亞)說,不是我們拍攝事物,而是事物借助我們的鏡頭強調其自身存在。

我們自以為是遊戲的主角,實際上不過是整場演出的劇務。事物希望自曝其隱私和細節,從而藉機將其意義隱藏在表象背後。事物希望某個部分被拍下來,是為了更加巧妙地消失。

通過影像,世界像碎玻璃一樣擠入我們的生活,攝影將現實切成不連續的片段,排除了時間與運動,從而使自身成為非現實。

──我將是你的鏡子:世界當代攝影家告白 


2011年 6月21日

這個世界喧鬧不停,
每天都有爭端都有傷害,都有距離都有誤解
我們可能越來越緊縮,可能越來越脆弱,
可能越來越恐懼與人真實面對面的接觸,
那些話語裡的回音與沉默的緊繃,
都讓人足以喪失一切勇氣。

隔著網路,隔著一道又一道的牆,
我們捍衛自己的堡壘,
即便那只是一條網路線的距離,
即便那只是道脆弱的牆。

但即使是如此脆弱而封閉的牆
也會有細縫,也會有一盞光直直地穿透城池
直達我們內心。

釀在黑暗中的種子,總有一天能掙破一切的黑暗和阻礙
抵達光的國度。

文:沒力史翠普

2011年 6月22日

我們覺得不快樂,是因為往往我們追求的不是「幸福」,而是「比別人幸福」。


2011年 6月23日

每花半小時討論明星的新聞,我們就少去半小時和我們的伴侶談心,

  每花1小時和陌生的笨蛋爭論我們就少去1小時和身邊的人溝通生活或工作的方向。

時間是一定越用越少的,但我們使用時間的方式.可以不要越來越失焦。

──蔡康永

 

2011年 6月24日

城市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遊樂場,我們只是漫不經心的孩子,

在旋轉 木馬和雲霄飛車之間,找尋適合自己的玩具。

──銀色快手

 

默默地,我相信天使/銀色快手

昨夜,我夢見了天使
天使的臉如此熟悉
彷彿可以觸摸到她的呼吸
她光潔的肌膚在黑夜持續散發誘人的果香味
神聖不可侵犯,夾藏著信息

當我搭乘熱氣球飛行通過黃石公園的上空
被執勤的警員攔下來盤查的時候
我看見天使對我微笑
雨林裡一隻美洲豹優雅地躍過沼澤的濕地
完全無視鱷魚們不懷好意的眼神
晨間精靈輕盈踩跳,初綻放的花瓣與芽葉
留下淺淺淡紅色印記,像灑在草莓蛋糕上的糖粉

為何夢見她在我耳畔呢喃
我聽見教堂鐘聲和葛利果聖歌
銀駒飛馳,神思者默想未來
天使溫柔的翅膀,穿梭冥河與天界之間
來自克蘇魯的咒語,開啟神話之扉

默默地,我相信天使
能撫慰大地的傷口,讓憂傷的靈魂安息
風霜雨露都成為土壤滋潤的養分
願流離失所的回到他們久別的故鄉
追悼者得永恆

我照著天使遺留的筆記
為分手的戀人抹去傷痛
為失智的老人鎖住時光
為徬徨在十字路口的你
點亮黎明前的微光

2011年 6月25日

他之所以從不拒絕,是因為他知道孤獨的力量是何等強大。
在孤獨面前,沒有人是勝利者。

他知道自己要接受這個人,把她從陌生變為熟悉,就像暖熱一口寒冷 的空氣,他知道這個過程是何等漫長。他也知道,在把她變為熟悉之 後,新的孤獨又將來臨。要打開心扉,說出心中的秘密,談何容易。 

──韓松落〈心靈是孤獨的獵人〉

http://site.douban.com/widget/articles/337406/article/10078430/

 

〈靈魂交集的所在〉

冬日的七點五十分 遠方的天色正要甦醒 

走下停止的電車 我靜靜的享受眼前所見 

記憶總會突然發生在某個時刻 

發呆的電車總是不吭聲地進站 

陌生人們注定相遇在陌生車站 

上車的人夢想遠方 下車的人眷戀此地 

我與妳面對面在這兒 所有經過的人們也都在這兒 

打開的車門 屬於渴望靈魂的出口與入口 

緊閉的車門 純粹為了那下次到站的再啟 


Winter Chiou 寫於 2011年6月25日 16:20

期待布拉格列車在銀色快手的引領下

重新起動-再次提供我們靈魂交集的所在

 

2011年 6月26日

一個人只擁有此生此世是不夠的,他還應該擁有詩意的世界。

——王小波《紅拂夜奔》

 

人在得不到的時候,什麼都可以不介意,

得到之後,什麼都會有點介意。

這是愛情,請你不要介意。

 

〈我們已經足夠〉

我們已經足夠堅強去面對這一切了吧
整夜的暴雨,淚水在出發的時候就已經停了
洗過的夜空清澈靛藍

已經不會再傷心了吧
如果我們曾因幸運而擁有
如今也將因幸運而失去

傘是你給的
一件輕便的黃色雨衣
一碗曾經熱過的湯
一首曾經知心的曲子

都已經過去了吧
已經不會再傷心了吧
我們,已經足夠堅強去面對這一切了吧


詩:沒力史翠普
20110626PM11

 

閉店倒數第五天。

有些事情永遠不會消逝,無法消滅,就像每一天每一夜,我們從這些瑣碎的點滴,從那些捨不得的眼神與燦爛笑容中得到的鼓勵。走向結束之前,希望大家來店裡走走,也許帶走一本書,也許拍下一張照片,也許只是在留言本上留下一些字句。

雖然也有風雨,但在開店這一年以來,每一天我們都非常慶幸有大家陪我們,雖然暫時要閉店,但以後的每一天,我們也會盡責的在粉絲團陪伴大家喔:)

一公升的眼淚主題曲 K - Only Human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EfXlzvzjPM

2011年 6月27日

 

閉店倒數第四天。

由於目前的書所剩不多,以及種種考量,

布拉格書店實體店面將提前於明日6/28(二)結束營業,

明日營業時間為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

店雖然消失,網拍雖然結束,但我們仍然會在這裡喔:)

 

今天很多朋友來店裡安慰銀快,也有同業的朋友拍拍我肩膀,

希望看到布拉格文化出版的新書,不要為書店的事煩惱了,

有些朋友趁著最後的時間和書店留影,

有些朋友分秒必爭的在錯置零亂的書堆中尋寶。

燈暗了,天花板止不住的漏水,冷氣孔發出哀鳴,

打烊時我關了最後一盞燈,在全然黑暗中,

忍不住悲從中來,好想放聲大哭,

這就是努力一年以來,必須告別的地方,

但我仍相信,新的願景在不遠處,亮著希望之光!

 

 

人生,或者說活著這件事,要一直保持進行的狀態,一停下來就沒什​麼生趣了,馬上就會變成過去式了,只有一直向前。

在拍攝照片時,由於陶醉在一種非常巨大的快感中,因此並不清楚,​但當把照片擺在一起時會發覺,人是一直在動的。攝影雖然看上去是​一種將各種各樣的行動凝固停止下來的行為,但實際上一旦試著把拍​攝下來的東西放在一起,說句別人可能不太願聽的話,我覺得她比電​影更有動感。

攝影教我「動起來」、「動起來」,動本身就是生本身,因此我們不​能死。(荒木經惟)

2011年 6月28日

閉店倒數第三天。

 

〈所有星星的眼淚〉

帶走吧帶走吧
把一切的書都帶走吧
牆上的書櫃在下一刻將會湮滅所有季節
知識將成灰燼
在書的殿堂崩毀瞬間


智慧死了
天花板裡的老鼠死了
記錄著所有文字的紙張又乾又脆
每一片指甲都乾枯了


涓涓滴滴的溪流自天上來
蜿蜒過你低垂的眉
落到了塑膠木紋地板上


一滴看不見的淚
一滴看不見的血
而傷痛像鑿出的溫泉
溫熱了足踝,吻過胸乳
也灼傷了眼眶


帶走吧帶走吧
無法開啟的盛世
許多星星的眼淚與不捨
都 墜落了

 

詩/沒力史翠普

 

「如果有人夢中曾去過天堂,並且得到一枝花作為曾到過天堂的見證​。

 而當他醒來時,發現這枝花就在他的手中。」

這是十九世紀的英國​詩人兼文藝評論家柯勒律治的一段文字,

被波赫士引用在名為「柯勒​律治的花」的文章中。

不管你是在夢裡或實際踏過天堂,曾走過的每一步都不會白費,

曾捧​在手心的,永遠不會消逝,他只是消融在手心,成為了我們靈魂的一​部分:)


2011年 6月29日

 

閉店倒數第二天。

想過很多種開始與結束的理由,

後來發現,什麼理由都不重要,我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陳綺貞:和你在一起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i2NN9CAf8

 

一期一會,聽來美麗而憂傷,

它是說天地間的人和萬物生靈,

在因緣​的巧合下彼此相遇、相會,

即使時間相當地短暫,如驚鴻一瞥,

這短​暫的時光中,有人走完燦爛的一生,有人註定一輩子寂寞。

因著堅強的意志,在風雨中砥礪,

我們仍然要飛行,仍然要相遇,不​管有多少磨難,

縱使物換星移,澆不熄我們心底的火焰。

這火焰就要​燎原,在黑暗的森林中,寂寞似火……

分享銀快喜歡的一段詩句:

我們仍然活著
仍然要飛行
在無邊際的天空

     ──白萩<雁>




2011年 6月30日

 

布拉格書店 1.0 正式畫下完美的句點。

いつも何度でも/千と千尋の神隠し 永遠都在/神隱少女片尾曲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wJCU0QAv0o

似乎在心靈深處 一直呼喚著
經常能感受到一股怦然心動 希望能在夢中相見
.
許許多多的悲傷 數也數不清
但是一定會在另一處 和你相遇
.
在重覆錯誤的那趟旅程中 人們啊
只知道像青空一樣的天藍色
無邊無際地 能看見不斷向前延伸的道路 但是
就用這雙手 緊緊擁抱住光芒
.
說再見的時候 平靜的心胸
一切歸零之後 請側耳傾聽著
.
生是如此不可思議 死也是如此不可思議
花也是 風也是 街道也是 全部都如此相同

似乎在心靈深處 一直呼喚著
經常一次又一次地 在夢裡描繪著
.
與其說盡 數不完的悲傷
倒不如用相似的唇 輕輕地吟唱著
.
閉上眼睛就會出現 長存在心中的回憶
無法忘懷 所聽見的低低細語
碎裂的鏡子上方 也會
映照出新的景色
.
在開始的早晨 靜謐的窗口
一切歸零之後 反而漸漸充實
.
不用再去追尋 海的彼方
光輝耀眼的寶物 一直都在這裡
就在我的心中 一定會看得見

 

 

每個人都有黑暗而扭曲的那一面,你並沒有義務一直保持正面樂觀開​心,

事實上,當你愈是逃避自己黑暗的那一面時,你的生命之流就會​愈加的扭曲而乾涸。

請坦然的接受自己的憤怒、嫉妒、卑微、懶​惰,以及任何你最討厭被別人這麼形容的特質。

 

 

其實,一個人的旅行,最常遇見的是自己,

「你以為那麼簡單的日子​,你一定過不下去,

 那麼遙遠的路你一定走不完,但一路上,好像真​的沒有發生什麼大事。」(盧健英)

 

〈我的心去了很遠的地方〉

我的心去了很遠的地方
草原飄泊的旗都已經褪色了
你踩過的足跡
還殘破的留在我心上

一張單程車票
一些再也無法旅行的回憶
我們曾經的世界
隨著那輛鏽得失去時間的車死去了


我的心去了很遠的地方
為了這趟旅行
我帶了新買的藍色行李箱,一本嶄新的地圖
以及一顆裂成兩半的心

他們說只要沿著海平線一直走
就能抵達沒有傷痛的世界
那裡潔白 安靜,沒有紛擾

我以為我只要一直沉默就可以抵達
卻沒發現我始終到不了起點


我的心去了很遠的地方
但我其實哪也沒有去

只是靜靜地在這裡
等待死亡


詩:沒力史翠普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