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l_4b0aba4a5d7c9.jpg 

 

 

上面影片是簡單介紹森山大道,這邊有另外一份森山大道紀錄片,請點擊觀看哦:)

 


撰文者:數位時代發表日期:2008-05-01

今年三月,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應愛普生之邀,擔任百萬攝影大賞的評審,來台參加頒獎典禮,並接受了《數位時代》的專訪,談城市、談自我風格、談他快門下那些可遇不可求的片刻……

採訪.撰文=謝光萍 攝影=莊明穎

 

在我年輕的時候,只要手裡沒有錢了,我就會把相機送進當鋪裡,根本沒有照相機是武士刀的這種感覺。」日本攝影大師森山大道(DaidoMoriyama)曾這麼說。森山大道被稱為日本的布列松(編按: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攝影家之一,提出「決定性瞬間」概念,認為攝影就是在幾分之一秒的瞬間,將事物的內涵和表現同時呈現),他以無構圖、粗顆粒、對比強烈的城市街拍(snap shot)享譽世界。

 

原本是平面設計師的森山大道,偶然看到美國攝影家威廉克萊因(William Klein)的作品﹁紐約﹂,而決定走上攝影之途。克萊因一張逆光中的曼哈頓照片,把高樓聳立的現代都市拍成了一個墓地,讓森山大道非常震撼,因為從照片中可以看出克萊因傳達出他自己的獨特眼光。森山大道因此有了想要拍攝自己照片的衝動,想要看看自己眼中、鏡頭中的世界是什麼樣子。

九九%的作品都是以隨身攜帶的傻瓜相機Ricoh GR21拍攝,來到台北,他照樣帶著相機流連街頭,體驗台北城的各種庶民事物:吃八方雲集的鍋貼、喝五十嵐的飲料。他曾經在自己的一本攝影作品集《地圖》中這麼形容自己:「以前我每天就像一條狗,在路上到處排泄似的,在街頭各處拍攝照片。」拍照超過四十年的攝影大師,仍然懷抱著不止息的激情與慾望,行走街頭。

今年三月,森山大道應愛普生(Epson)之邀,擔任百萬攝影大賞的評審,來台參加頒獎典禮,並接受了《數位時代》的專訪,以下為這次訪問內容:

 

 

 

Q  你最著名的就是街拍,以接近直覺的方式,記錄下城市的各個吉光片羽。在經過這麼多年的攝影歷程,你對攝影有不同的定義嗎?


  攝影這件事情沒有特別的定義,就是我在蒐集各種影像,建立我對這個世界的影像資料庫。透過自己拍過的影像資料,在這個過程中,我會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這麼多年來,本質上沒有什麼改變,只能說我比年輕的時候更知道自己要什麼。

我兒童時代就喜歡在街頭一個人走來走去,不擅長和別人做朋友。同樣的狀況到長大後也沒有什麼變化,只不過手裡多了一部相機。在街頭漫步已經成為我的一種生活方式。攝影對我來說就是來到街頭,邂逅各式各樣的事物,透過相機這個手段轉換成攝影影像,然後透過攝影方式形成一種新的慾望、新的世界,也可以說是用相機和世界交朋友。

 

 

 

 

Q  這麼多年的攝影經驗中,有沒有過厭倦的時候? 


  我從來沒有厭倦拍照這件事情。只能說有時候,我在拍照時會有不知道自己要拍什麼、迷失了,或是在拍出來的相片裡面,找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

在我年輕時對於攝影曾經想太多,想到不知道要怎麼繼續,甚至我很想拋棄它。但是攝影對我來說不可或缺,是我的全部,如果把攝影從我生命扣掉,我就是什麼都不會的糟老頭。這個時候要強迫自己再去拍,多拍才能夠從中找到自己要的東西。

 

 

 

Q  你攝影的主題常常是城市,你為何如此偏好城市?對台北有什麼特別的印象?


  這是我第一次到台北,還不到二十四小時的時間,對台北還沒有很可以說出口的具體印象。但是以我身體的感覺,這個城市很適合我。

我非常喜歡城市,尤其是大城市。越大的城市就有越多的人種、越多故事、越快速的流動。城市包括人類、社會的慾望在裡面,是一種混亂的狀態,對我來說,我非常喜歡去拍攝這些慾望纏繞不清的感覺。

當然我也喜歡在城市生活,我住在東京,從早到晚聽警車、救護車的聲音,非常刺激,有生活著的感受。當然漂亮的自然景色是有療癒的效果,但那些偶而去經驗一下就好了,我還是喜歡城市。

 

 

 

Q  你被稱為是暗房的設計師,有深厚的暗房處理技巧。在數位化的浪潮下,有沒有考慮嘗試以數位相機拍攝、用印表機輸出? 


  我認為想拍東西這件事,不論是數位相機或是傳統相機都是可以的,那些只是工具。我不是很懂數位相片後製處理的方式。傳統的攝影後製包括銀鹽和化學藥品,我進暗房用全心全意去處理這個照片,顆粒效果與我的身體反應相連,顆粒效果也與銀鹽有關係,我本身就是顆粒效果,就是銀鹽。要不要所謂的顆粒效果,是由我的身體做出決定,不是由我的理智來決定,我聽從我身體的感覺。如果以後真的沒有傳統底片,少了這過程,我當然還是會拍下去,但是心裡面會覺得少了些什麼東西,有不夠的感覺。

 

 

 

 

Q  你對攝影新手有什麼建議?要怎麼培養眼光和角度? 


  我自己在拍照時,並不是很明確地要呈現什麼東西,心裡面也沒有特別想什麼,只是去感受城市給我的刺激,把那些對我有影響的人、事、景物,用相機記錄下來。

對我來說,與其選擇構圖,不如快點按下快門,追求那個可遇不可求的片刻。我認為培養美感的方式,總之就是多走進城市、多看、多拍,嘗試可以用什麼樣的方式去拍,這些就會變成自己的美感,這就是我的攝影世界吧!說起來簡單,但持續透過相機把自己的慾望投射出來,做起來並沒有那麼容易呢。

 

 

 

  你認為自己的風格是什麼?


  我自己有沒有風格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自己的作品可以用三句話來說,就是自信、過度自信、盲目的自信(笑)。我知道有人會笑我自視過高,但我覺得這沒有什麼不好,一個人如果連自己都不相信自己,那怎麼還能夠繼續拍下去。

森山大道(DaidoMoriyama)
1938 年出生於日本大阪,在高職學習平面設計,1958年成為獨立的平面設計師。1959年進入著名攝影師岩宮武二的攝影棚擔任助理。1968年參加日本先鋒攝影團體「挑釁」(Provoke),開始顯露才華,以大量粗糙有力的黑白街頭攝影作品引起爭議。作品包括《犬的記憶》、《犬的時光》、《犬的記憶-最後一章》、《蜻蜓》、《森山.新宿.荒木 》、《凶區/Erotica》等。


延伸閱讀:沈昭良攝影札記-森山大道
 http://www.shenchaoliang.com/CHINESE/NOTE/C-note09.html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