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206_CL_JorgeLuisBorgesEX.jpg   


   獻給貝阿特麗斯·比維洛尼·韋伯斯特·德布爾里奇     張祈譯

        I 

        
        無用的黎明在一個荒涼的街角

        發現了我;我比夜晚活得更長久。

        夜晚是傲慢的波浪;深藍、頭重的波浪

        裝載著土壤深處的一切色調,裝載著 

        不可能的、稱心如意的事物。

        夜晚有著神秘的贈予與拒絕的習慣,

        它把一半東西分發掉,一半留下,

        帶著那個黑暗半球的快樂。 夜晚喜歡

        那樣做,我對你說。

        那巨浪,那個夜晚,留給我習慣的碎片

        和奇數的結尾:與幾個討厭的朋友聊天,

        適於做夢的音樂,以及痛苦灰燼的

        煙霧。 那些我飢餓的心

        不需要的事情。

        那片大浪帶來了你。

        詞語,任何詞語,你的笑聲;你的慵懶

        而不間斷的美麗。 我們談話,而你

        已經忘記了言辭。 

 

        震顫的黎明發現了我,在我城市中

        一個荒涼的街角。

        你的側影轉開,那聲音

        讓你成名,你輕快的笑聲: 

        這是你留給我的了不起的玩具。 

        我在黎明中把它們打翻,我丟失它們,我找到

        它們;我把這些講給幾隻流浪的狗 

        與黎明中幾顆迷路的星星。

        你黑暗而富饒的生命…… 

        不知為什麼,我必須了解你; 我放好那些

        你留給我的了不起的玩具,我渴望

        你隱蔽的注視,你真實的笑容——你冰冷的鏡子

        知道的,那種孤獨,嘲弄的微笑。

 

 

 

 

 

 

 

        II 

 

        我用什麼才能留住你? 

        我給你傾斜的街道,絕望的落日,

        凸凹不平的市郊的月亮。

        我給你一個男人的苦澀,他長久、長久地凝望著

        那孤獨的月亮。

        我給你我的祖先,那些死者,那些活著的幽靈 

        擁有著青銅般的光榮:

        我祖父被殺死在布宜諾斯艾利斯 

        的邊境,兩顆子彈穿透他的肺,

        他死時有鬍鬚,他的士兵們用牛皮

        包裹著他;我母親的祖父 

        ——只有二十四歲—— 在秘魯領導了一次

        三百人的衝鋒,現在那些幽靈 

        依然騎在消失的戰馬上。

        我給你我的書冊中可能擁有的任何洞察力,

        還有我生活裡的堅毅和幽默。 

        我給你一個男人的忠誠,他從來沒有如此

        忠誠。

        我沒有理由地給你我​​保存起來的

        我自己的本質,那沒有用詞語

        交易過,沒有被夢境運輸過,沒有被

        時間、歡樂與不幸觸碰過的心臟的中心。

        我給你夕陽下一朵黃玫瑰的記憶, 

        在你還未出生的年代。 

        我給你關於你自己的解說,你自己的理論, 

        以及關於你自己的可信而驚訝的

        消息。

        我能給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

        我心底的慾望;我在試著

        用無常、危險和失敗收買你。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