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啟程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心靈的曠野。

 

2011年1月1日

你沒有覺察到的事情,就會變成你的「命運」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 瑞士著名心理學家

1月2日

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選擇了某個方向,卻沒發現,足下的腳步每一個都是走著另一個方向.好比說以為自己選擇事業或是選擇了什麼,卻沒發現自己的身心都往家庭或是另一人靠攏,好比說我們以為堅強就是要不靠任何人,殊不知學會給別人肯定,讓別人覺得被需要,也是一種很重要的課題。(沒力史翠普)


1月3日

我們都會在街上亂走亂想,我們都會嘲弄別人,我們都會自卑,也會自大,我們都在得過且過,我們的日子瑣碎平凡,我們會不安,我們會抑鬱,我們的工作都不崇高偉大,我們渴望愛情,渴望沒有壓力。──摘自《一把雨傘給這天用》導讀/劉興華


老天不讓我們找到完美情人,是要我們學習取捨。你總是遺憾,要在許多人身上,才能拼湊出你想要的那個人的所有特質,殊不知別人也奢求地這樣看著你,然後一樣遺憾著。先明白自己跟時間是如此有限,帶著善意的心思看別人,當別人也都這樣看你,你就會更快,找到對的人...。(黃舒駿)

1月4日

「歲月流逝,男人也許能在時光的磨礪中越來越有味道,而女人的容貌,卻在操持家務的油煙味中變老了。女人老了的時候,丈夫出名了,女兒也長大了。我太太年輕時是個漂亮的女孩,現在她在我心目中越來越美了,有時我會在她睡著時偷偷看她兩眼,心裡有種溫存的東西在流淌。」(梁家輝)


1月5日

1)

日安,我的朋友。夜裏睡不著的好處是會產生人生是漫長的幻覺,藉此安慰或麻痹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可以享樂,但其實痛苦也同時延長它的時效性,直到被早餐、煎蛋和火腿的香氣刺激嗅覺,恍然驚覺離上班打卡沒剩多少時間,從夜裏偷來的快樂也如鬼影般在陽光乍現時瞬間消失(銀色快手)

2)

我始終相信,當人生行至中途,忽然感覺到徬徨無措時,總會有一本好書在街角的某間書店等待,像一把利斧為我鑿開意識底層的冰山,支持我不畏艱難持續向前行,書店的使命就是為有夢想的人敞開知識的大門。(銀色快手)

3)

一次為自覺自知而存在的旅途。 坐長途火車,深夜住進偏僻旅館,小餐廳吃飯,山道上徒步,搖晃炙熱的車廂中眺望異鄉黃昏。 內心一點一點得到清除。 身心逐漸沉沒於自在脫落和安寧。 每一段旅途,在出發,跋涉,抵達,回歸之後,最終目標,不是為了洞曉某處,而是認清和獲取一個新的自己。 這是遠行的意義。(安妮寶貝)

4)
We must accept finite disappointment, but we must never lose infinite hope.
我們必須接受失望,因為它是有限的,但千萬不可失去希望,因為它是無窮的。

 

1月6日

生活中總會有一些值得我們記憶的東西,也有一些必須要放棄的東西。 放棄,是每個人面對人生問題的一種態度。 勇於放棄是一種大氣,也是追求另一種幸福的豁達。 (亦舒)


我們連自己都不怎麼了解,反而總是急著去了解別人。 人成長的過程中,最大的難題並不是朋友對自己的誤讀,而是我們死活不願意承認朋友口中的那個自己。 朋友眼中的那個你,和你眼中的自己並不重合,這個才是阻礙我們變得更好的重要原因。(沒力史翠普)


1月7日

睡不著的時候,假裝自己是這城市裡的夢遊人,試著開心去嚐試新的事物,把夜晚當成冒險的樂園,或許會有個通道向你打開,那裡連結了想像的美好,與清醒的幻覺。(銀色快手)

 

有時候,同樣的一件事情,我們可以去安慰別人,卻說服不了自己。 每個人,在困惑苦悶的時候,都需要身邊有朋友能夠開解一下自己,其實,並非我們不懂得那些道理,只是我們特別需要聽到別人把它再复述出來,以來驗證和堅定那些道理的真理性。

(沒力史翠普)


我走進了一個雨天
那裡有雨滴、有烏雲,還有被灑上一層灰的太陽
那裡的人們彷彿很少遇見晴天
他們總是冷眼旁觀突如其來的大雨
冷眼旁觀那些忘了帶傘而狼狽不堪的人們
路邊的貓咪總是抖抖身上的水滴
不以為意的繼續慵懶
在屋簷下躲雨的情侶 也無法忍受淋濕的黏膩
只能站在一起 相對無語
咖啡店裡的客人 替想喝杯熱可可找到了最好的理由
不離去 直到走出門外才發現雨傘不見 是個驚喜
我站在這裡 望著被雨水洗滌過的你
就算這世界一直都在傾盆大雨
我的笑顏 永遠都會是你最溫暖的
最溫暖的依靠


1月8日

Love is when you take away the feeling, the passion, the romance, and you find out you still care for that person. 所謂愛,就是當感覺、熱情和浪漫統統拿掉之後,你仍然珍惜對方。


「你做什麼樣的夢,你懷抱什麼樣的夢想,比其他一切更真實地決定了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因而,你就不能只是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必須推前為自己所夢想的負責。」──楊照 《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

 

史玉柱說:「我覺得最大的挑戰不在於能不能發現機遇和把握機遇,最大的挑戰是能不能抵擋誘惑。」

1月9日

Happiness is a journey, not a destination. 
Work as though you don't need money.
Dance as though no one is watching you. 
Love as though you have never been hurt before.
Sing as though no one can hear you. 
Live as though heaven is on earth.

By Father Alfred D'Souza


永遠要像你不需要金錢那樣地工作;
永遠要像你不曾被傷害過那樣地愛;
永遠要像沒有人注視你那樣地跳舞;
永遠要像沒有人聆聽你那樣地歌唱;
永遠要像在天堂那樣地生活。

原文作者是一位名字叫做 Alfred D’Souza 的神父,主旨是在告訴人們要珍惜那些可以與別人共同度過的時光,不要等待,沒有通往快樂的道路,因為快樂本身就是道路,它是一段旅程,而不是終點。


1月10日

最好的,不一定是最合適的,最合適的,才是真正最好的。有心能知,有情能愛,有緣能聚,有夢能圓。年輕的情懷,喜歡一個人,愛一朵花,其實並沒有錯,在我們長大過程中,只要愛過,喜歡過就是美麗的。


偶聞一則:有人問余光中先生,「李敖先生天天在不同場合找您的話茬兒,您從不回應,何故?」余光中沉吟片刻,答曰:「他天天罵我,說明他的生活不能沒有我。而我從不搭理,證明我的生活可以沒有他。」

 

1月11日


喜歡阿根廷詩人作家波赫士 J. L. Borges 說的「時間是造就我的物質,時間是載著我前行的河流,但我就是那條河。Time is the substance from which I am made. Time is a river which carries me along, but I am the river.」是長江大河也好,是涓涓小溪也好,我慶幸它不是一灘死水。(韓良憶)

 

1月12日

孤獨是給孤獨者最好的祝福,而憂傷總能治療好憂傷。(銀色快手)

 

監獄的畫像——悉尼警察局檔案照Sydney Police Department

將近一個世紀以前的犯人肖像照,現在看起來,彷彿是演員的劇照一般,充滿故事性與張力,像是只要願意開口問,就會有許多迷人的人生故事從他們口中流洩而出。這是刊載在 SCAN 雜誌 December 2005 的一篇報導,攝影師是 Peter Doyle 他在1912-1930期間,長期為雪梨警察局的犯人拍肖像照,這些照片是從檔案室找出來的,很有藝術價值,目前尚未成書。

 

愛這個字/瑞蒙‧卡佛

什麼時候你會說出「愛」這個字
它是名詞,動詞,受詞,還是介係詞
勇敢去愛不容易,更勇敢的人能擺脫愛的束縛
看看小說家寫的詩句裡,愛被擺在哪個位置
愛在你心中,還是多雲迷霧始終看不透?

 

覺得愛永遠是不對等的關係,有人期待付出沒有回報,有人期待回饋,誰付出的多,誰傾向只接受愛,是無法稱斤掂兩,等值計算,也因此常感到不足或是誰虧欠了誰,沒有不求回報的愛,只是在心中怨懟著,不想說出口罷了,能做到無怨無悔,也算是積功德,這樣大愛,肯定存在,但需要愛的人這麼多,連我們自己都不夠分配,怎麼辦呢?有能力的時候,還是多給身邊人一些溫暖,哪怕只是一句好話,一個擁抱,或一個善意體恤的眼神便已足夠。(銀色快手)

 

1月13日

如果我們在一地停下腳步,凝視這個地方的風景,時間約是完成一幅素描作品的長度,就可以了解我們平常是多麼粗率;要畫出一棵樹,至少得專注個十分鐘,但就過往行人而言,即使是最美的樹,也很少讓他駐足一分鐘。(艾倫˙狄波頓)

 

Why should a lifetime to forget someone, because you do not try to forget, but always remember, in looking forward, in the dream.忘記一個人為什麼要一輩子,因為,你根本沒有試著去忘記,而是一直在懷念,在期待,在做夢。

 

夢十夜 第二夜 夏目漱石

眼睛可以看見畫軸、看見紙燈、看見榻榻米。和尚的臭秃頭也一覽無遺,甚至他張開血盆大口的嘲笑聲也聽得見。真是個怪和尚,為什麼要剃成那樣的大光頭呢?我一定要悟道給你看。嘴裡拚命唸著:無……無……。都說是無了,怎麼還有焚香的味道。焚香又算什麼嘛!

 

1月14日

「其實,沒有什麽東西是停留不動的,幸福,不幸,都只是經過。」(林奕華)

當一個作家得先學會的事,是不要自我批評到死掉。

關於寫作:不要自我批評到死掉 @ 誤讀 :: 痞客邦 PIXNET ::

1月15日

我們希望跟一個怎樣的人戀愛或共渡此生? 我們與這個人的距離有多遠? 我的「更好」,就是接近這個理想友伴的蛻變過程。我希望他能給我安全感,我先要能給人安全感。我希望他善良,我也不能沒有追求善良的勇氣。我希望他勇敢,我亦要實踐這份精神。這是其中一種修行法(林奕華)

 

喪母劇痛,讓他面對自己的死亡,也重新思考遺忘、勇氣、時間、書寫等許多生命課題。他照常上課,完成許多寫作計畫、旅行講學,與朋友談笑,不讓人察覺他的悲慟,只有在日記裡,他卸下了武裝。──羅蘭巴特/哀悼日記

 

Don't expect perfection from yourself nor from any one else.

別期待自己能完美,也別期待任何其他人完美。

 

任何一個曾受憂鬱所苦的人都曉得,它會帶來使人流失力量的焦慮、對自己的不滿意以及失去信心的空洞感。憂鬱會讓你覺得未來沒有希望、無精打采,對大部分事物覺得無趣與失望而逐漸喪失能量,渴望快樂卻不可得。(沒力史翠普)

釋放憂鬱

 

1月16日

每個對「背叛」深惡痛絕的冰冷面孔背後,都是一個渴望被愛的靈魂;

老是把「愛」掛在口邊的,卻大多是傾向做出「背叛」的那個人。Charles Law 提供

 

Hier ist die Rose, hier tanze!
這裡有玫瑰花,就在這裡跳舞吧!
──引自德國哲學家黑格爾在其《法哲學原理‧序言》

 

人活在這個荒謬的世界上的唯一職責就是讓自己活下去,來證明我們的反抗,我們的自由──阿爾貝·卡繆(Albert Camus)

 

生活就像是一種薛西佛斯式的永劫回歸,扛著我們的熱情,在生命的樂章終止之前,要不斷地戰鬥,不斷地反抗,那加諸在我們身上頑強的宿命感,都在不停地證實這世界的荒謬與不真實感。(銀色快手)

 

1月17日

A great pleasure in life is doing what people say you cannot do!

人生的一大樂趣便是完成別人認為你不能做到的事情。

 

如果一件事情你做得不夠好,不是因為你不夠努力,而是你不夠相信自己,一旦相信自己的能力,相信自己真的可以辦得到,這件事情就一點也不困難,而且肯定可以做得好。

 

1月18日

「我到底是誰?」、「自我的生存價值是什麼?」、「這個世界到底是什麼?」這些問題的本質其實都相同,而我認為小說就是為了解答這些疑惑而存在的。我之所以寫小說,主要也是因為想更了解自己。(白石一文)

 

本日選文:釋放憂鬱

任何一個曾受憂鬱所苦的人都曉得,它會帶來使人流失力量的焦慮、對自己的不滿意以及失去信心的空洞感。憂鬱會讓你覺得未來沒有希望、無精打采,對大部分事物覺得無趣與失望而逐漸喪失能量(沒力史翠普)
http://praguebooks.pixnet.net/blog/post/25714603

 

1月19日

如果你盡力了,發現你做得很好,但稱不上最好,那也沒關係。你不必一生都鞭撻自己,你又不是達文西,我也不是。(伍迪艾倫)

孤獨及其所創造的 文/保羅奧斯特

一個傷口存在著,而現在我明白這個傷口是多麼深。寫作並沒有如我想像的那樣治癒我,反而使得這個傷口繼續裂開。有時,我甚至覺得它的疼痛集中在我的右手,彷佛每次我一拿起筆,將它壓在紙上,我的手便被扯裂。因此,這些話並沒有把將我父親掩埋起來,反而使他繼續活著,而且比以往更鮮活……保羅奧斯特

Flickr: cypherone - Taiwan's Photostream

廢墟,是最近幾年來,許多喜愛攝影的人會走上的道路,最初,也許是三芝飛碟屋的照片上了電視,讓許多苦無題材的攝影者紛紛往廢墟湧去,無人的廢墟其實最容易有遐想空間,有人的廢墟很陰暗,有人的廢墟很歡樂,也有一種廢墟,是靜止在時空邊緣的。

曾經問過cypherone,他拍的廢墟為什麼都那麼乾淨,彷彿不存在著人與其他生物,現在他的回答已經有點想不起來了,只記得他是喜歡這樣靜默無人的片刻,當一個竊取孤寂的行者:)

 

人生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是在實行計畫,而百分之九十的計畫都是在實行別人賦予你的而非你自己的計畫。(朱德庸)

 

1月20日

Dolores O'Riordan - The Journey video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iuzepvDbuQ

晚上剛聽到這首歌嚇下了一跳,想說怎麼會有人聲音跟小紅莓這麼像,

後來一查歌名,還真的是單飛的小紅莓主唱啊!

好喜歡歌詞中的寓意,無論什麼時刻,

This is your life,This is your moment!大家加油!

When I was lost
I saw you pointing towards the sun
I know I am not the only one standing here
And in the darkness I was walking through the night
I could see your guiding light, very clear

This is your life
This is your moment

 

有時候,買一本舊書純粹只為了收藏那本書帶給自己的回憶,遠勝於當初讀它時的感動,我也經常如此。每次搬家總會不小心丟棄童年愛不釋手的讀物,廿年後在二手書店再次相遇,幾乎不假思索地買回家,彷彿透過買舊書這個動作,喚醒沉睡多時的記憶,那時候的心情、空氣還有紙張的氣味,迷人的感官之旅。(銀色快手)

 

我們甘願忍受眼下的痛苦,是因為我們知道將來必定會因此而獲得,還是因為我們沒有別的去選擇。

—— 獨木舟《月亮說它忘記了》葛婉儀

 

北野武與母親

北野武與母親向來不睦,從小苦心栽培他念書,後來卻轉向娛樂圈發展,這點他母親相當不體諒,甚至低調到從來不曾在鄰居面前承認自己是明星北野武的媽媽。他在東京發展小有成就後,母親每個月便催他寄錢回家,偶有遲延就會電話來破口大駡。

母親去世時,他勉強回去顯一點孝道。喪事畢,他大哥交給他兩樣母親留給他的遺物:一封信和一本銀行存摺。信裡寫道:「吾兒,你從小生性放蕩,我擔心你日後一無所有……存摺裡有一千萬圓。」1999年8月母親辭世時,在守靈夜隔天的記者會上,北野武說出:「希望母親覺得生下他是對的」並當場淚崩。

 

1月21日

在醫院大廳見到一對年近百歲的老夫妻,老婆婆坐著輪椅,插著鼻胃管,喉頭因氣切而無法言語,硬朗的老爺爺搭著她的肩,對她講些家常小事,然後大聲唱起他們兒時的日本童謠,唱完兩人一起笑著。那畫面讓人動容,大廳不時有人停下腳步,靜靜看著這一幕,甚或偷偷拭淚,這應是世間最平淡美好的愛情吧

──轉自阿狗爹Plurk

 

1月22日

極短篇:飯糰 文/沒力史翠普

他們是從一顆飯糰起家的。都說台北是夢想之都,多少人遠從荒涼的鄉下湧到此處,為了結伴上北部發展,他們草草定下了婚約,喜宴隔天,夫妻倆帶著禮金奔往台北。誰知台北生活大不易,學歷不高的兩人只能選擇粗活來做。

 

維繫婚姻的秘訣──葛拉威爾《決斷兩秒間》 文/銀色快手


昨晚讀完葛拉威爾《決斷兩秒間》這本書上透露了維持婚姻的秘訣主要在於「傾聽和尊重」,而導致夫妻仳離的真正因素是「輕蔑和忽視伴侶感受,不給予正面肯定」。為什麼單單三分鐘的夫妻對談畫面可以斷定其婚姻是否長久,書中有相當科學分析方法,這大大改變了人們對於溝通模式與決策過程的邏輯觀念。

摘錄一段:我們的另一項研究是觀察新婚夫妻,許多後來仳離的夫妻都出現一種情形:丈夫或妻子要求對方給予肯定,但是另一方卻置之不理。婚姻比較美滿的夫妻就不一樣,他們會聆聽對方並說:「你是對的。」這一點非常明顯,你在點頭稱是或發出「嗯哼」的聲音時,同時也表達了對配偶的支持。

書中對於如何在瞬間猜牌;面試過程幾分鐘之內決定要不要錄用這個人;憑第一眼印象判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有可能是我的真命天子;為什麼我直覺地討厭那個傢伙,種種有趣的生活話題,通過測試達致一種共通性法則,你如何相信自己的直覺,原來它並非不理性,而是在大腦裡經由累積的各種知識和經驗,經由思考的捷徑快速運算,得到的一種通盤的結論,往往第一時間下的判斷是正確的,你緦是會選擇最初的決定。

1月23日

真正的大景-Emma Hard 

後來慢慢發現,比起大景,那些記錄人們相處點滴的照片更有味道。有時候我們崇拜名人,不是真為了那個名人或明星的存在本身,而是崇拜深藏在我們夢想中的生活,就如同我們看到這樣的照片會如此感動,因為那些片刻,與人生中其他單調流逝的部分,截然不同。

由於有了文學,有了它促成的覺悟,有了它啟迪的願望和渴求.....如今,比起小說家們開始用寓言讓生活人性化那會兒,文明就不那麼殘酷了。如果沒有我們閱讀的那些好書,我們要比原本壞得多,屈服得多.....跟創作一樣,閱讀也是對生活不滿足的一種抗議。

——巴爾加斯·略薩諾貝爾文學獎致辭

 

對於大多數人而言,文學離他們很遠,電影反而親近的多,但是在我們的生活裡,文學卻是相當生活,且日常的進行著,和我們每日所需要的陽光、空氣、花和水同等重要,擷取這些片段,就像是飢餓的時候,你會想吃一片餅干,發自本能的需求,也提醒著我們,因為有了文學,生命中的不完滿,似乎有了美好的藉口。(銀色快手)

別人認為重要的,並不就是你的追求。只有自己才知道什麼最適合自己。

Don t set your goals by what other people deem important. Only you know what is best for you. 

 

寫作 費爾南多•佩索亞

對於我來說,寫作是對自己的輕賤,但是我無法停止寫作。寫作像一種我憎惡然而一直戒不掉的吸毒,一種我看不起然而一直賴以為生的惡習。有一些毒藥是必要的,有一些非常輕微的毒藥組成了靈魂的配方,諸多草藥在殘破之夢的角落裏熬積,黑色的罌粟在靠近墳墓的地方才能找到,長葉的卑污之樹,在地獄裏靈魂之河喧嘩的兩岸搖動著它們的枝幹。
──《惶然錄》費爾南多•佩索亞 Fernando Pessoa

 

 

1月24日

我喜歡佩索亞的文字,優美而睿智,又有種散文詩的韻味。


我們全都活在如此遙遠和隱名的生活裏;偽裝,使我們全都蒙受陌生者的命運。對於有些人來說,不管怎麼樣,他們與另一個存在之間的距離,從來不曾暴露;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種距離只有通過恐怖和痛苦,在一種無邊的閃電照亮之下,才不時得到暴露;當然還有另外一些人,在他們那裡,這種距離成了日常生活中一種恆常的痛楚。──隱者 費爾南多•佩索亞

 

當遇到合適的人,彼此可以融合生活,不管簡單也好,複雜也好,就不要猶豫,猶豫之間,他或她就有可能成為她或他的人。不要貪圖物質的享受,也不要貪圖精神的高尚,世間沒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沒有十全十美的生活,貧賤富貴,開心就好。

 

この夜を止めてよ JUJU

http://www.youtube.com/watch?v=xczFBIPrGMU

美麗而溫暖的聲音,就算外頭濕冷冷,內心也要暖呼呼喔:)

 

生物股長-YEL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ZLldp-Vg8c


很喜歡這首歌當中的療癒力量,每個人都有困惑,
都有自我懷疑的時刻,記得回頭看看原點,找回原有的單純與快樂,
那也許並不是消失,也許不是變質,只是被我們遺忘在某個角落而已。(沒力史翠普)

 

中島美嘉【Always】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DUtVmjNOys

來聽這首歌吧,在冬夜有人陪伴,有人思念,好溫暖。

如果沒人陪伴,就陪陪家人吧,沒人可思念,就思念你的好友,思念那些在生命中留下足跡的人。

 

1月25日

記憶 文/銀色快手

無論如何,我由衷感謝你的陪伴,雖然我不知道這樣的陪伴還能維持多久,

我只能把握現在,當我清醒時仔細地看著你,把你熟悉的身影、你的聲音、

你的眼神、你的笑容,好好收藏在心裡,以免哪天忘記了。

 

每個人都有個死角,自己走不出來,別人也闖不進去,我把最深沉的秘密放在那裡,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道傷口,或深或淺,我把最殷紅的鮮血塗在那裡,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每個人都有一行眼淚,喝下冰冷的水,釀成的熱淚,我把最心酸的委屈彙在那裡,你不懂我,我不怪你。

 

1月26日

對於祖父的死,我沒有掉過一滴眼淚。我甚至都沒有感覺到悲傷。就像母親生我時大出血,死在一條船上,我沒來得哭一樣。確切地說,我不知道什麼是悲傷。可我知道有一種東西,有一種情感,比悲傷和流淚更為可怕,那就是恥辱,深入骨髓的恥辱,以及盛滿恥辱感的恐懼。

──郭小櫓《我心中的石頭鎮》

 

1月27日

獲得幸福並不意味著一切都完美了,它只意味著你決定不再在意那些不完美的事

Being happy doesn't mean that everything is perfect.It means that you decide to look beyond imperfections. 

 

《挪威的森林》結構很簡單,學運世代的一名日本大學生,疑惑個體和環境彼此間的存在關係,偏偏他愛上了一個住在湯瑪斯曼《魔山》裡的女孩,到底愛是什麼?他完全無法掌握,這時候生命中又出現了重要的人,她的存在給予他生存下去的勇氣,即使世界只剩下最後一個電話亭,他也要發送愛的訊息。據說故事中的綠,就是後來嫁給村上春樹的陽子,也是個熱愛貓咪的溫柔女人。(銀色快手)

 

去年最喜歡的熟女歌是黃小琥的「沒那麼簡單」而年末時,李宗盛這首熟男歌《給自己的歌》恐怕也讓很多人又是感慨又是哭笑啊~XD

歌詞寫得很棒很棒,好喜歡那句「時間是賊,他早已偷光你的選擇」(沒力史翠普)

 

1月28日

寫作是一種練習,陳寧專訪

我會覺得人生其實就是一段旅程,每個人在不斷轉變角色和位置,不是真的City to city,而是Travel in my life,生命是階段性,個人不斷在轉變,視線也在轉變。 我在異鄉生活的經歷,令我對人生的無常、變動感受更深刻,也是因為我不斷在變動,視點是對照的,會有比較式的看法。比如當我在看北京、上海的同時,也會看倫敦、巴黎,永遠用一個參照式的視點去觀察,永遠是不安於室的,是流動的,不會是固定的視點。(陳寧)

 

不必感傷過去,因為已經過去。 不必擔心未來,因為還未到來。 活在當下,活出精彩,讓它值得回味。

Don't look back and grieve over the past; it's gone. Don't be troubled by the future; it hasn't come yet. Live in the present and make it so beautiful that it's worth remembering.

 

1月29日

愛情教會了柊子很多事。她知道:一、人可以擁有另一個人,但是無法獨占。 倘若硬要獨占,就必須連不想要的部分也照單全收。二、耽溺於愛情裡時,每個人溺水的方式不盡相同。可是不管是哪一種形式,都是「完美」的愛。──江國香織《愛無比荒涼》

 

1月30日

王朔說過每個家庭作為生命體,都有它的生老病死。 所以一個家庭進入離散期之後,過節就是在過回憶。 哪怕你正在過年,年也只是回憶,再次真正過年,除非你建立了一個新的家庭,開始新一輪的家的輪迴。

「你覺得自己非常陽光又非常陰影。陽光留給別人,陰影留給自己。一直在找有沒有藥可以刪除記憶的陰影,丟到資源回收筒然後清空讓它完全消失不會被找到。有一扇抽屜的門害怕被開啟,但又不能不被發現,有些東西確實存在。你終於相信,橡皮擦擦不掉某些罪的鉛筆留下的痕跡。 」周禹含詩集《抽取式森林》逗點文創出版。

 

1月31日

總在睡不著的夜裡,許多人會習慣性閉上眼睛,安靜想念著某個人,等待一張熟悉的臉自腦海浮現。在我們的心中,能夠有個人可以想念,也許就心滿意足了。(轉自微博)

 

孤獨感時常體現在一種矛盾上,就是你經常是處在一種掙扎的狀態:既希望別人關注、關心自己,又不知道該怎麼去接觸和回應別人,於是乾脆直接抗拒。 可是骨子裡又是那麼的渴望被了解和關注,而且矛盾到嘴裡說出來的和心裡想的完全相反。 —— 高銘《天才在左,瘋子在右》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