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習慣了在失眠的夜晚,打開MSN從通訊名單中隨機挑選一人進行交談,

假使對方處於忙碌狀態,或睡眠發呆,通常是不會給予回應的,

而給予回應的那人往往和我一樣,是夜晚的漫遊者,內在世界的孤獨旅人。

 

02 

半夜三點鐘,手機響了。

每到這個時間,她總是會接到一通莫名的來電。按下綠色通話鍵,濃重的呼吸聲就會自話筒彼端傳來,教人渾身不舒服。不管她怎麼問,對方始終沒有答話,這樣的狀態通常會僵持三十秒左右,接著對方就會掛斷,室內頓時又回復原本的寧靜。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無可奈何地摸著自己的臉,又順手摸摸躺在她身旁被驚醒的哇沙比。

斷訊後的手機像熄滅的火把毫無用處被棄置在床頭櫃上,接著,她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轉過身去緊抱著棉被,閉上雙眼再度入睡,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她幾乎是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這一切,而無聲電話只是夜裡小小的插曲,根本算不上干擾睡眠。

對方是誰?打來目的為何?其實她心裡明白得很,只是不想節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是非。

只不過是一通電話而已,隨時打來都可以,為何總是選在半夜三點鐘打來呢?會不會是對方定好鬧鐘準時叫她起床上廁所?會不會對方其實是個啞巴?會不會這通電話是從地獄打來的?在她透過MSN傳送訊息與我交談的同時,我腦海開始編織各種匪夷所思的畫面,進行奇怪的腦內劇場,只不過是一通電話,卻讓楊德昌拍出《恐怖份子》如此驚悚的片子,真的不能小看一通電話啊!

 

她說真的已經厭倦這種相處模式,明明不愛了的人,卻像背後靈一樣死命糾纏她,無時無刻對她的生活進行監視,即使在夜裡也不得安寧,而無聲電話只是一連串瘋狂之中最低限度的報復,不打擾到鄰居就謝天謝地了,她嘆了口氣,丟出愁眉苦臉的表情符號。

她說:這陣子定量服用醫師開的安眠藥,睡眠品質有好一些。

我問她:會不會後悔和對方交往? 她平靜的說:後悔也來不及了,她只能認命。

一邊和她打字聊天,一邊點開網頁看文章,部落格傳來音樂,歌詞是這樣的。

你和我看著霓虹 
穿過了愛情的街道
有種不真實味道

我們一直忘了要搭一座橋
到對方心底瞧一瞧
體會彼此什麼才最需要
別再寂寞的擁抱


聽著莫文蔚的電台情歌,不禁想起三年前的某部電影散場後,下雨天併肩撐傘的那個女孩,

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如今人在哪裡呢?還記不記得曾經和憂鬱男孩短暫交往過?

莫名的愁悵感突然襲來,我似乎看不清網頁上的字,螞蟻般的字海全糊成一團。

MSN的綠小人圖案一閃一滅,提醒著我查看對話訊息。

今天先聊到這裡好了,我有點累,明天還要上班,我們有空再聊,我努力把字一個一個敲出來,打完「再見」又補上微笑符號,等她回覆 Bye,便關掉MSN視窗,夜裡的空氣有點冰涼,我站起身,打開落地窗,走到陽台邊,點了一根菸抽,倚著欄杆眺望著遠方城市夜色。

 

不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無盡的黑夜包圍,把城市的氛圍襯托的更為神秘。

我整個人虛弱地陷入回憶裡,直到菸燒燙手指才回過神來。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