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銀色快手 文學評論家/布拉格書店主人

  藏書也是一種病 ?!
 

  這裡發生一樁謀殺案。死者是一位書探子名叫鮑比,他擅長從舊貨堆中淘出珍本,供應給其他書商或是識貨的藏書家,賺取高額的價差糊口維生,這天夜裡鮑比被人殺害陳屍在暗巷,死因很可能跟他近日批來的一批絕版書有關。而負責追查這個案子的詹威是個嗜書成痴的警探,他住的公寓簡直就像是公共圖書館一樣,滿屋子的書堆得到處都是,每次有人來訪,總會問他:你真的每本書都讀過了嗎?外行人不明白,有時買書純粹為了收藏,不一定要讀完它。

  被害者是個書探子,而辦案的警探是個藏書家,這樣的設定未免太過巧合了吧,把讀者當傻瓜啊!坦白說,我個人非常喜歡作者的安排,他運用小說的技巧,把我們幹書探子這一行形容得栩栩如生,雖然摸不到也買不到小說中提及的那些歐美作家的首版書(居然還有作者的親筆簽名太過分了)可是光看約翰.鄧寧的描寫,就覺得書架上那些名家作品閃耀著炫目的光芒,不僅是物以稀為貴,只要你講得出書的來歷、版本、典故、夾藏的書信、眉批、轉手翻倍的過程,就可以扯出一大堆聽起來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紹它是一部相當暢銷的推理作品,而且作者本人是貨真價實的珍本書商,這真是絕妙透頂的組合。

  很多人都喜歡收藏一點書,除了閱讀之外,似乎跟穿上某些名牌服飾一樣,可以顯示出一個人的品味,要是身上散發著書卷氣,感覺更有魅力。藏書確實是一種身分的認同,對某些人來說更是一種戒不掉的嗜好,他們經過書店時,總會順道走進去逛一圈,像是捕獲戰利品似的,拎幾本自己喜愛的書回家。有些是自己心儀的作家,有些則是基於好奇與無知買下它,有些完全搞不清楚為何買下的理由,就這樣堆在書架上,直到搬家前打包物品時才懊惱自己沒時間翻閱它。

  就藏書這件事而言,往往男性比女性更為貪婪,因為男性天生有一種征服欲,不管是肉體或精神上,這種出於本能的追逐意識或說是競爭心態,使得收藏這樣的行為,稍一不留神,就會演變成攻城掠地式的微型戰爭。藏書但不閱讀,占有就是一切,說到底,藏書就像是罕見的慢性病。病況輕的,會在把薪水花光之前,暫時禁止自己走入書店,千萬要記得繞道而行,免得一個手滑又不小心敗下去。病況重一點的,透支信用卡或借錢都要去買書,最後的結局往往是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絕不騙你,筆者就親眼見過真實案例。

  我想政府應該為了這類罹患藏書中毒的重症患者,設立一個福利機構,或者每年從文化經費撥出一些零頭來補助他們的購書預算。現在網路書店盛行,只消點一下滑鼠,許多書就這樣盲目的掉進購物車,然後到便利商店結帳一切OK,連書店也不用去了,藏書變得更加方便,讓人毫無防備之心,書坑也愈陷愈深。

  我覺得鮑比其實死得很冤枉,他只是想過自己覺得舒服的生活,對書有獨到的眼光,出手快狠準,掌握必要的情報力,甚至會布下眼線,隨時取得第一手的二手書情報,這對一個專業的書探子,絕對是攻無不克的教戰守則,無論再怎麼不起眼的小角落,也能讓他淘得珍寶,但龐大的利潤(有些書是以古董行情計價)當然會惹人覬覦,誘發他人行凶的動機,作者信手拈來的專業知識,把讀者帶進一個不是那麼熟悉卻又充滿魅惑的古書業界,那些夢幻美品、珍稀孤本、裝幀極為精美的手工書,夾藏某富豪家族秘辛的別冊、名人往來的書信,宛如鏡像裡的書中書,教人歎為觀止,逸趣橫生。

  本書的日文版《死之藏書》於一九九六年,由宮協孝雄翻譯,早川書房出版,如今也成了首刷絕版書,價格當然不比美國原版的首刷書來得昂貴,古典的裝幀風格,完全反映出小說迷人的世界,同年的《別冊寶島》「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票選活動榮獲Top1,《週刊文春》的年度排行榜上也是翻譯推理作品之首選。可見不僅在歐美受到歡迎,連閱讀大國、古書街林立的日本,喜愛這本書的讀者粉絲也相當多。那是因為書中的人物刻畫相當寫實,情節緊湊、動作流暢使然,就一部推理作品而言,本書絕對是上乘之作,逐一清查可疑人犯的同時,也讓我們一窺美國藏書界的八卦史。約翰.鄧寧讓我體認到一件事,那就是不管你是業餘書痴、書店達人還是專業而低調的書探子,對於書海浩瀚的相關知識,那是窮盡一生也學習不完的,換言之,想當鮑比這樣的受害者可沒那麼容易,還是快點買下這本書回家好好研讀吧!

  附帶一提,本文作者亦為珍本書商。

  書探的法則 皇冠出版 2011年1月10日上市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