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bc5716776ed2f7cde5251b790219ff.jpg 

五十歲對所有男人,特別是像我這般經常會搭上沉船的人來說,是個危險的年紀。

中年擁有的恐懼就像一個人穿越繁忙的街道、陷在車陣中、茫然不知所措;或是跌跌撞撞地走入樓上一間堆滿家具的漆黑房間,不敢把燈打開,因為怕看見他所聞到的蟑螂。

五十歲的男人有一肚子話要說,可是沒人要聽。他的恐懼由於前所未聞,因此聽來令人難以置信--人們不免懷疑,這些恐懼可能都是他捏造的。他的身體開始拉警報,跟他開玩笑;他的牙齒向他提出警告,他的胃斥責他,最後他的頭開始禿了;一顆疙瘩狀的凸起物可能是腫瘤,消化不良可能是心臟病。

他感到一股莫名的疲累;他想要重拾青春,然而他知道他勢必老去。他既不孤單,也不害怕。他的朋友全都像他這般,所以可說是無可救藥了。到了這把年紀,距離初出茅蘆已然久遠,奇蹟不再眷顧--真糟糕;光是展望未來和開始數算剩餘的年歲就足以慫恿你去犯罪,要不就是乖乖地禱告。

成功是齷齪的,它會寵壞你,成功的人滔滔不絕,只有失敗的人才會傾聽。(旅行上癮者/保羅索魯)

創作者介紹

布拉格文化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