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1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339608_10150422739357235_195204082234_8432665_1462045330_o.jpg  

 

很多人都說,這個年代還有人讀詩嗎?每一個人都說詩集不好賣,但這也是詩集最多的一個年代。仍有許多人迷戀這些精巧短小的句子,仍有人迷戀著心中永遠的文學的年代,詩的年代。

喜歡瓦歷斯,出版瓦歷斯,對銀快跟沒力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你找不到另一個像瓦歷斯老師這般,這麼迷戀土地,這麼關懷世界與每一個微小事物的作家。他住在山上的部落,與泰雅族人生活,他每天上網,關心國際事件社會大事。

他用詩,短短的二行詩,對這個世界告白

這是布拉格文化2011年末,給朋友們,最溫暖,也最貼近的微情書  這幾天就要上市了,請大家拭目以待喔:D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被吳雪桐送到家門口後,顧盼原本想邀請學姊進門,沒想到吳雪桐只是輕鬆的揮揮手拒絕了。「廟裡可能還有事情要處理,我得回去幫忙,妳今天早點休息,明天我們再一起上學!」說完就瀟灑的騎著腳踏車走了。

顧盼目送吳雪桐的背影直到看不見她的身影了,這才慢吞吞的掏出書包裡的鑰匙,打開公寓大門。

如同過去每一天一樣,就算已經接近傍晚,家裡仍然是一片寂靜。父親還沒有回來……

顧盼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每天早上自己打理好自己,餐桌上會有父親留下的生活費,學校需要繳什麼費用也只需要前一晚留紙條給父親就行。

想起吳雪桐與吳伯伯的互動,顧盼咬了咬下唇,不太明白心中那種微妙的感覺是什麼,只覺得……如果她和父親也能這樣相處就好了,要不然,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跟父親說話。

嚴格說來,她也從來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跟別人拉近距離,要怎麼樣別人才會知道她也會在乎,也會難過,也會覺得自己無能為力?

可是顧盼畢竟還是個冷淡而且不擅於表達自己的孩子,她就算再怎麼在意,也沒辦法輕易用言語或表情來表達。

如果可以像學姊一樣,能夠不說話就能了解別人的情緒,那該有多好?

這一晚,顧盼一邊打掃家裡,一邊胡思亂想。

她太沉溺在自己的思緒中了,以至於並沒有發現家中大門上被寫上了幾個凌亂的毛筆字,也沒有發現家中處處有著細細的黑線在飄動。

那些黑色的絲線一直漂浮在某些物品上方,雖然會隨著電風扇吹拂的風而擺動,可最後總會回到那些物品上。

等到顧盼拖完地、擦完桌子跟櫃子,晾好抹布後,因為左手心熱呼呼的刺痛感,顧盼才想起吳伯伯借她的山海經與白天那個神祕的男人。

她的左掌心一度出現的五芒星與紅字已經消失,只留一股淡淡的餘熱,彷彿手心曾經緊緊握過某個熱燙的暖暖包,暖暖包已經離手,溫度卻還殘留在手上。

「華虛……之女,是什麼意思呢?」她抱著那本牛皮封面的山海經到餐桌前坐下,才一翻開,古老書頁的味道便散了出來。

那是一種很接近檀香的味道,但仔細聞似乎又有點淡淡甜甜的花香,顧盼有些疑惑,反覆嗅了嗅,就是找不到味道的來源。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到大,顧盼從來不曾涉足任何與宗教有關的地方。

教堂也好,廟宇也罷,也許是因為母親過世得早,父親長年為了工作疲於奔命,父女倆相處的時間少得可憐,從小到大,除了上課之外的時間,顧盼幾乎都是一個人靜靜地待在家裡,她很早就學會怎麼把自己打理好,當一個安靜乖巧的鑰匙兒童。

她有自己的帳戶,有自己的鑰匙與房間,但除了父親之外,她沒有任何家人、長輩或親戚、朋友。她從來不曾參與長輩的宗教活動,也從來不曾理解,信仰是怎麼一回事。

可是隨著吳雪桐踏入古色古香的城隍廟,門前的龍柱,彩繪的門神,都讓顧盼睜大雙眼,好奇地四處張望著。廟堂正中央的巍峨神像面容慈悲,散發著金色淡淡的光暈,也讓顧盼曾有的忐忑與不確定感煙消雲散。

原來,廟宇是這樣的地方啊……

與那些青綠黏稠的存在截然不同,這裡好乾淨,而且好寧靜,空氣中甚至飄散著淡淡的香氣,聞起來就令人心曠神怡。顧盼深吸了一口氣,感覺那股溫暖的氣息在胸口徘徊著,讓她全身都變得很輕鬆,沒有稍早的沉滯感。

「妳沒來過廟裡嗎?」隨手把扁塌的書包扔到櫃台後面,吳雪桐一回頭就看見顧盼面無表情的睜大雙眼觀察四周。

雖然她沒真的見過像顧盼這種連一點細微情緒都沒有的人,但是吳雪桐個性原本就大而化之,知道顧盼天生就沒啥情緒後,對她的面無表情反而不以為意,反正只要把她當成是顏面神經失調就好啦!

真不懂那些小朋友幹嘛把顧盼講得跟妖怪沒兩樣!真正的妖怪他們還沒見過咧!吳雪桐一臉不以為然。

「沒有。我沒有到過廟裡。」顧盼收回瀏覽四周的目光,在看向吳雪桐時,突然在她身後看到兩個身影。

「阿桐妳回來啦!」矮胖的黑衣男人伸了個懶腰,還抓了抓臉,一看就是剛睡醒的樣子。

一旁高大的白衣男子則是低著頭,試圖解開腰上打結糾纏在一起的玉珮。白衣男子頭也不抬地問了聲,「帶同學回來嗎?」

「對啊,你們兩個又偷懶沒去上班嗎?」

「亂講!我們只是回來放東西,馬上就要出去。」黑衣男急忙辯駁。

「鬼才相信!」吳雪桐不以為然地哼了聲。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25x52.png  

1.    故事的開始

 

現在才想起來,母親死的那天,她沒有哭。

顧盼在考卷上寫下最後一個字,無視桌旁不知何時冒出來,那雙青綠枯瘦,一看就不像是活人的手臂,及時在青手臂摸走她的東西前,將桌上的文具收進筆袋。她拿起考卷,輕巧的繞過那團綠霧,走到講桌前交卷。

「顧盼,妳寫完了?」杵在講桌旁看書的女老師放下手上的小說,瞄了顧盼一眼。

如同過去每一次考試一樣,顧盼工整的字跡填滿考卷,作文的最後一個字恰巧填進最後一格,整張考卷從頭到尾,竟連最後一格都沒有浪費。

自從升學考試修改制度之後,顧盼就讀的學校每次考試都會特別加上作文這一項,題目五花八門,為的是先培養起學生的作文應對能力,避免升學考試時因古怪的考題落敗,今天的題目恰巧是最老梗的「我的母親」。

「是的,老師。」顧盼面無表情,不像一般學生考完了最後一堂考試會掩不住欣喜的表情,顧盼不喜也不悲,甚至也不是憤怒或懊惱,她像是天生就沒有七情六慾一樣,表情平淡得很。

「好,那妳可以先放學了。」

「嗯。」禮貌性對女老師點點頭,顧盼拎起書包,頭也不回地踏出教室。

背著書包的顧盼在走廊上不急不徐地走著,她的速度不快,但若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她有時像是閃避著什麼一樣,會微微側過身,或是突然停住腳步。

不熟悉她的人可能會覺得她哪裡怪怪的,但其實在這所學校裡,就算是跟顧盼一路從國小同班到國三的同學,也沒人真正知道顧盼到底在想些甚麼。

她為什麼走路怪怪的?為什麼總是面無表情?沒有人能夠理解。

曾經有人問過她,她卻什麼都不說,他們也曾試圖排擠她,卻發現她不像其他人欺負起來那麼好玩,不管他們怎麼鬧她、整她,甚至是潑她水,顧盼永遠表情淡淡的,不生氣也不難過,更不會痛哭流涕求他們放過她。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over72DPI.jpg  

Cover (1)-11.png  

來自幽冥使者的召喚 

等待封印的意識甦醒過來


如果有一天,鬼氣森森的男人找上你,告訴你--
你即將離開人世,接受冥府的徵召
你會去?還是不去

沉默寡言的顧盼
一向都是無人能夠理解的怪物
她不會哭不會笑,甚至看得見不屬於人間的事物

當父親身上開出死亡之花
唯一的朋友又命在旦夕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