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3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r 24 Thu 2011 18:43
  • 孤獨

01200000000481121740269305946.jpg  


沒有人能夠告訴你,事先警示你,為了繼續活下去該怎麼對付。 你明白嗎,這就是孤獨。 你必須獨自對付;孤獨就像電荷一樣,你能承受一定數量而不致死去。 ——威廉·福克納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超喜歡這句話的意思~

也是卓別林的名言喔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文/沒力史翠普

 

結婚後才知道,銀快很愛找有趣的早餐店來展開新的一天

他說人只要從一個很細微瑣碎的細節開始嘗試,慢慢的,人生也會因此改變

而每一天的早餐則是最容易取決當天情緒的一餐

 

若是在起床後血糖急速下滑前吃了一頓豐盛營養的早餐,那一天就會充滿元氣與力量,心情也會非常愉悅

 

剛開始我還很困擾,因為我是一個習慣去哪些店就不會改變的人,

講好聽一點當然是念舊,講難聽一點就是懶得改變跟動腦筋,

不過婚姻或感情原本就是容易讓人在不知不覺間逐漸改變的存在,

所以最近我也會突發奇想說早上想去吃福州乾麵或是說要吃新料理XD

 

向陽晨間飲食館就是昨天早上,在看了一整天日本災情後心情低落的早上,意外在網路上找到的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hemingway.jpg 

據說, 海明威寫作時,常有一隻名叫雪球的小貓陪伴他。小貓有時會跳上書桌,在他打字時伸出小爪子撥弄他的手指,而這位威嚴的大鬍子作家臉上卻總會浮起溫和的笑容。海明威欣賞貓既與人親密相處又獨立不羈的生活方式,他說:“人類往往由於某種原因隱藏自己的感情,而貓卻不會。 ”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99b691b6e1d5a58934be4f8f8f430e8.gif 

恐懼本身就有如一種牢獄。人民不能讓恐懼掌握自己的生活,你必須掌握自我,要是你面臨外在壓力時,還同時被內在的恐懼所掌控,那麼你會更不自由,你會完全動彈不得。

──翁山蘇姬 Aung San Suu Kyi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愛麗絲在森林裡迷失方向,巧遇一隻總是面帶微笑的貓(Cheshire cat)

她問笑臉貓:『你可以告訴我,我該走哪條路嗎?』

笑臉貓回答愛麗絲:「這得看你想往哪裡去?」

『我並不太確定該往哪裡去,』 愛麗絲說。

於是笑臉貓說:「那麼,你選哪一條路都是一樣的。」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將以我的手解救你的憂傷
  並化為美酒,永遠盈滿你的杯
  我將以燭火在黑暗中照亮你
  在通往天堂的道路上

  ──Corpse Bride


  這是一個發生在鄉下醫院溫暖人心的故事。

  怪咖醫生栗原一止是個說話充滿古風的小醫生,崇拜日本文學作家夏目漱石。從醫學系畢業後,他被外派到本庄醫院,幾乎是二十四小時待命,為前來求診的病人們,提供盡可能的醫療協助,有許多有趣人物圍繞在他身邊,無論是同僚也好,宿舍的室友也好,在平淡無奇的日子裡,他們擁有自行運轉的小宇宙,懂得讓生活過得簡單富足。

  說到醫學小說,山崎豐子的《白色巨塔》因改編成電視劇聲名大噪,我很喜歡唐澤壽明飾演的角色,有時候執手術刀的醫生,就像是擁有「神之手」,病人的生死全操在他的手中,面對人道主義與法律規範,醫生常處於兩難的處境;最近還有海堂尊所寫的《白色榮光》也改編成電影大受好評,專門做心臟移植的替代手術巴提斯塔團隊,竟然面臨病人相繼離奇死亡,也讓醫院這個殿堂蒙上暗影。前兩部作品不免帶著嚴肅的議題和沉重的壓力,唯獨《神的病歷簿》徹底甩脫醫學小說的框架,走出一條全新的路線,讓我們得以窺探急診室的春天。

  《神的病歷簿》榮獲小學館文庫小說賞,生動描寫醫療現場第一線的真實景況,人物刻劃上相當細膩,作者在接受訪談時,坦言說,雖然學生時期寫過一些文章,不過當了醫生之後,完全沒有時間寫作,每天都待在醫院裡,光照顧病人都來不及了,後來轉換到別家醫院服務,才有空檔把這些素材寫成小說。

  故事一開始,栗原醫生忙著應付急診室如潮水湧入的傷患與病人,內心充滿無奈,因為這天是他和妻子第一個結婚紀念日,然而休假根本是奢望,只能眼睜睜看著月曆上的日期,看著時針分針秒針彼此追趕,傷腦筋地嘆氣。

  由於地方醫院人手嚴重不足,人滿為患的醫院,隨時都會有新的狀況發生,醫生犧牲休假拚了命地看診也早已視為家常便飯。你能想像連續工作七百天,沒有周末假日,三不五時接到家屬來電要求緊急出診,這竟然是作者的親身體驗,我心想:難不成這裡的醫生招募條件,就算不是鋼鐵人也要有個鐵打的肝(肝是沉默的器官,我不禁沉默了)。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的,現在就為你描述我從陽台上看見的景象。

我記得是下午吧,迎著海風,忽然從港邊飛來一群海鷗,數量大約有五、六十隻那麼多,很驚人吧!牠們叫喊著:請給我一塊麵包,再給我一塊麵包!我能瞭解牠們的饑餓的感受,可是要曉得我也是一個領失業救濟金的小老百姓,並沒有多餘的收入,可以在一頓維持基本需求的早餐之外,還有多餘的食物供應這些不速之客。

是啊,這就是俄羅斯的現狀,男人們在白天與黑夜,出賣他們的勞力,然後酗酒打架,在紅燈區找個便宜的妓女,發洩過飽和的性欲,像杜斯妥也夫斯基筆下的小人物,沉迷於賭博,卻無法自拔,因為通貨膨脹,原本就存不了什麼錢,現在還把手邊僅有的一點錢,賭命似地往賭場裏送。

只見婦女們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搖擺著肥胖的身軀,穿越國境,想要到另一個地方落腳,希望生活能過得更好,她們付給人口販子揉皺的花花綠綠的鈔票,並不知道醒來的時候,自己會不會安全抵達,夢的所在。

車站對面的列寧銅像,看起來很蒼老,他可能比浴血的反革命份子,激進的內閣黨員,中年的工會領袖,還有西裝畢挺的金融操作員都活得更久,但也比他們都更寂寞,他拖著鉛灰色的身體,亮著金屬鏽綠的色澤,走到對街的電器行櫥窗,敲打著正在播映政壇亂象的電視牆,國會議員和經濟部長扭打成一團,雙方的臉上都掛了彩,他終究失望了,但是銅像是沒有眼淚的,他也失去了自己的軍隊──親愛的祖國啊,竟然也會有失去理想和熱情的一天!

總之,從陽台上望出去,俄羅斯的天空,一天比一天更陰暗。

原發表於聯合副刊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