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2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上田秋成在國內的名氣似乎得益於一部《雨月物語》。其中最為人熟知的是《菊花之約》,脫胎於馮夢龍《喻世明言》范巨卿雞黍生死交之故事,講赤穴和丈部二人情誼深厚,相約於某月某日共賞菊花。赤穴在應約當日被領主困禁在城內,無法成行。為成全許諾,遂剖腹自殺,魂魄千里赴約,一如尾生抱柱信。

  享和元年(1801)九月,上田秋成於攝津國西成郡加島村之加島稻荷神社(今香具波志神社)內敬奉和歌集一部。是年秋成六十八歲。此集即後來的《獻神和歌帖》。秋成幼年孱弱多病,養父在此神社內祈求神靈賜予秋成六十八歲之壽。故活到六十八歲的秋成在此還願謝神。和歌集中有一段:

  「余稚齡罹患惡痘,醫云無生路矣。先考不堪悲泣,走此神祠,以丹誠乞助命,還家倏然出九死。而經旬日乃愈。因是詣拜數十載。壽六十八,全賴神之御靈矣。」  

  溯及元文三年(1738),五歲的秋成患痘瘡。醫曰無治,養父上田茂助深夜步行十餘里至此神社祈禱。秋成生於享保十九年(1734)是妓院私生子,並不知其父為誰。四歲母親過世,被紙油商島屋的上田茂助收養。江戶時代的日本人無論上下貴賤,最可怕之病症莫過痘瘡。這是江戶時代排在首位的奪命疫病。據飛驒國某寺廟記載資料,其時患痘瘡者近七成為幼兒。秋成同時代將軍德川家齊有子女五十五人,凡長大者均患痘瘡,其中有二人因此而死。小林一茶長女亦歿於此疾。醫家香月牛山著《小兒必要養育草》(元祿十六年,1703)載:「痘色轉赤為好也。」因有在痘瘡周圍塗抹赤色之俗。

  秋成雖逃過一死,卻留下右手手指短小之殘疾。晚年所著《膽大小心錄》中有「無力執筆」之句。據此推測秋成身體之殘疾對其文學創作有相當程度的影響。京都西福寺藏陶工高橋道八造秋成像,雙目圓睜,圓頭圓腦。  

  寬政二年(1790)十二月十六日,秋成給京都的友人畫家松村月溪寫信,信中曰:「病夫春來手腕痛楚,至夏略有好轉。而突患目疾,至晚夏左目失明,讀書寫字遂成廢人也。由此書信往來甚為辛苦。總之無非久疏音信而已。」又有「歲五十七頓失左明」句。 


  江戶時代日本眼疾甚為普遍,盲人眾多,各大眼科亦流派紛呈,競爭激烈。當時常見眼疾除卻白內障,有淋菌性膿漏眼,夜盲症,結膜炎,眼瞼緣炎,麥粒腫等。多半與營養失調與生活條件惡劣有關。此外痘瘡麻疹後遺症導致眼盲亦屬不在少數。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啟程到一個遙遠的地方,心靈的曠野。

 

2011年1月1日

你沒有覺察到的事情,就會變成你的「命運」

──卡爾‧古斯塔夫‧榮格 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 瑞士著名心理學家

1月2日

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選擇了某個方向,卻沒發現,足下的腳步每一個都是走著另一個方向.好比說以為自己選擇事業或是選擇了什麼,卻沒發現自己的身心都往家庭或是另一人靠攏,好比說我們以為堅強就是要不靠任何人,殊不知學會給別人肯定,讓別人覺得被需要,也是一種很重要的課題。(沒力史翠普)


1月3日

我們都會在街上亂走亂想,我們都會嘲弄別人,我們都會自卑,也會自大,我們都在得過且過,我們的日子瑣碎平凡,我們會不安,我們會抑鬱,我們的工作都不崇高偉大,我們渴望愛情,渴望沒有壓力。──摘自《一把雨傘給這天用》導讀/劉興華


老天不讓我們找到完美情人,是要我們學習取捨。你總是遺憾,要在許多人身上,才能拼湊出你想要的那個人的所有特質,殊不知別人也奢求地這樣看著你,然後一樣遺憾著。先明白自己跟時間是如此有限,帶著善意的心思看別人,當別人也都這樣看你,你就會更快,找到對的人...。(黃舒駿)

1月4日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妳用粉筆在漆黑的房間裡
畫了完美的弧形近乎圓
妳坐在中心任光的溫度包圍
漸漸下陷,像柔軟的床墊

漆黑的房間在頭頂上愈來愈遠
慢慢形成了黑色芝蔴點
那道光帶你下到凡間
有笑有痛也有淚的人生

任何事平凡到不行
沒有超越也沒有絕對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熱騰騰的好燙詩刊從冰桶拿出來,希望不要燙到人。 哈燒價:119 元


超可愛的冰桶是好燙詩刊的貼心寄售專櫃,創意十足,由家瑞提供。

 


好燙詩刊的封面,每本都不一樣歐,保證新鮮,請小心燙到手!

 


好燙詩刊的內頁,有幾首詩很有意思,收錄的都是年輕詩人的詩作,歡迎來店購買。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020100707379788418287.jpg 

去年在日本的暢銷排行榜中,有本詩集一枝獨秀成了日本十大暢銷書之一,那就誓99歲柴田豐婆婆的詩集《莫灰心,莫失望》

據說她在幾年前因背痛不能繼續日本舞的興趣,兒子建議她試試寫詩打發時光。婆婆這一寫,就寫出興趣來,她的書感動了百萬人,更鼓勵了許許多多身陷困境的人,甚至有人因為讀了她的詩,放棄自殺,決定好好努力生活~

婆婆說,「雖然 98歲,我還是會墮入愛河,我還是有夢想,例如騎在雲上。」
讀者則說:「你給了我活下去的勇氣和夢想。」

目前柴田婆婆正埋首為第二本詩集寫詩,打算在百歲生日前出版。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31e81d9jw6ddq8lqm5xfj.jpg 

「每個人都知道小野洋子(Yoko Ono)的名字,但沒人知道她做了啥作品,她是世上最有名的無名藝術家。」這個評價來自小野的前夫約翰藍儂john lennon,她最近接受採訪時說:「夢想是為那些沒有享受到生活的快樂的人而準備的,我生活的很愉快。」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走在波蘭街頭
尋覓失落已久的鄉愁
那破敗,宛如廢墟的斜屋
住著陌生的遠房親戚
以及爺爺留給我的遺物
一株透光的樹

漸層灰搭建的水泥牆
四面楚歌將它圍住
綠葉不肯向命運低頭
對著北風傾吐歲月

如菌絲般的記憶裡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一個走在他們中間的陌生人,沒有人注意我。我像一個生活在他們中間的間諜,沒有人、甚至我自己也從不生疑。每一個人都把我當成親戚,沒有人知道我生下來時已經被調換。於是,我很像、也頗為不像其他的人,是所有人的兄弟,但從來不是任何家庭的一員。 


  我來自奇妙的土地,來自比生活要漂亮得多的風景,但是,我從來對那片土地守口如瓶,除了對自己說一說,除了在風景全無蹤影的夢裏對虛空相訴。在木質的地板上,在人行道的石磚上,我的腳步激發出恰如自身的迴響,然而在靠近心頭之處,似乎仍然跳動著一個陌生人虛幻貴族的脈搏,總是那麼遠遠地離開被放逐的身體。 


  沒有人認出同形面具下面的我,也沒有人曾經猜出那是一個面具,因為沒有人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面具的玩家存在。沒有人想像得出永遠會有我的另外一面,還有真正的我。他們對我的身分一直深信不疑。 


  他們的房子安頓我,他們的雙手握住我的手,他們看我走在街上以為我真的就在那裏;但是,我充當的這個人從來不在這些房間裏,生活在我體內的這個人從來沒有手被他人緊握,我知道自己應該成為的那個人從來沒有街道可供行走而且沒有人可以看見他,除非這些街道是所有的街道,而看見他的人是所有的人。 


  我們全都活在如此遙遠和隱名的生活裏;偽裝,使我們全都蒙受陌生者的命運。對於有些人來說,不管怎麼樣,他們與另一個存在之間的距離,從來不曾暴露;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這種距離只有通過恐怖和痛苦,在一種無邊的閃電照亮之下,才不時得到暴露;當然還有另外一些人,在他們那裡,這種距離成了日常生活中一種恆常的痛楚。 


  應當清楚地知道,我們這些人對自己一無可為,對我們思考或感受的東西,永遠處於澤解之中。也許,我們願望的一切從來非我們所願所望——在每一刻知道這一點,在每一種感受中感受這一切,於是所謂成為人們自己心靈裏的陌生人,於是從人們自己的感受裏放逐,難道不就是這麼回事? 


  然而,在狂歡節這最後一個夜晚,一直躲在面具後面的我這個人,正站在街角盯著—個沒有面具的人並且與他交談,最後伸出自己的手而且大笑,說聲再見。沒有面具的人離開了,從他們一直站立的街角轉入一條巷子,而戴著面具的人——在不可想像的偽裝下——向前走去,在影子和時有時無的燈光之間移動。這種決然的告別與我想像的情景完全不同。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直納悶究竟該如何湮滅證據
妳伸展如蜘蛛絲狀的透明假想線
遠比妳傀儡的關節炎更為放縱自由
總是在夢中牽妳的手穿越那些廢墟
恣意欣賞臨情荒景探勘下次藏屍的地點云云

我是如此病態愛著妳,用金箔和雲母片斂著妳
在妄想中進行多面向的切割,更猥瑣、更碎形
不同的墓石按摩著分門別類的頭痛
已有多處細胞壞死、組織液滲流、瞳孔放大
脖子勉強撐起連著頭皮的顱骨沒有了五官
連親吻也找不著可以依附的皮膜
更別提指紋的形狀,或許殘存磷質的靜電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我寫完了什麼,自己總是驚異。驚異而且沮喪。我對完美的欲望,一直妨礙我寫完任何東西,甚至妨礙我寫作的開始。但是,我忘記了這一點,我正在開始。
 
 我所收穫的東西,不是應用意志而是意志來一次屈服的產品。我所以開始是因為沒有力量去思考,我所以完成是因為沒有恰好能夠放棄寫作的心情。這本書代表著我的怯懦。 

 我如此經常地打斷自己的思考,插入一段風景描寫,以其亦真亦幻的方式適配自己印象中的總體構思,究其原因,無非風景是一扇門,通過這張門我可以逃離自己創造乏力的知識。在與自己交談從而造就了這本書的當中,我經常感到一種突然的需要,想談談別的一些什麼,於是我談到在似乎潮濕的閃閃屋頂之上或者高高的大樹之上陽光的盤旋,就像我眼下寫的,是如此明顯的近切,輕輕地飛旋於一座城市的山側,演練著它們靜靜陷落的可能;或者談到招貼一張疊一張地佈滿在高高房屋的牆頭,那些房屋開設著供人交談的視窗,那裏的落日餘暉使還未乾的膠水變得金黃。 

 如果我不能設法寫得更好,為什麼還要寫作?但是,如果我沒有寫出我正在設法寫的東西,我會成為什麼?是不是會比我自己墮落的標準更加低下得多? 

 因為我力圖創造,所以在我自己的志向裏,我是一個下等人。我害怕沉寂,就像有些人害怕獨自走進一間黑屋子。我像這樣一些人,他們把勳章看得比獲取勳章的努力更有價值,在制服的金色穗帶上看出光榮。 

 對於我來說,寫作是對自己的輕賤,但是我無法停止寫作。寫作像一種我憎惡然而一直戒不掉的吸毒,一種我看不起然而一直賴以為生的惡習。有一些毒藥是必要的,有一些非常輕微的毒藥組成了靈魂的配方,諸多草藥在殘破之夢的角落裏熬積,黑色的罌粟在靠近墳墓的地方才能找到,長葉的卑污之樹,在地獄裏靈魂之河喧嘩的兩岸搖動著它們的枝幹。

 是的,寫作是失去我自己,但是所有的人都會失落,因為生活中所有的事物都在失落。不過,不像河流進入河口是為了未知的誕生,我在失落自己的過程中沒有感到喜悅,只是感到自己像被高高的海浪拋到了沙灘上的淺地,淺地裡的水被沙子吸乾,再也不會回到大海。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讀完葛拉威爾《決斷兩秒間》這本書上透露了維繫婚姻的秘訣主要在於「傾聽和尊重」,而導致夫妻仳離的真正因素是「輕蔑和忽視伴侶感受,不給予正面肯定」。為什麼單單三分鐘的夫妻對談畫面可以斷定其婚姻是否長久,書中有相當科學分析方法,這大大改變了人們對於溝通模式與決策過程的邏輯觀念。

摘錄一段:我們的另一項研究是觀察新婚夫妻,許多後來仳離的夫妻都出現一種情形:丈夫或妻子要求對方給予肯定,但是另一方卻置之不理。婚姻比較美滿的夫妻就不一樣,他們會聆聽對方並說:「你是對的。」這一點非常明顯,你在點頭稱是或發出「嗯哼」的聲音時,同時也表達了對配偶的支持。

其實「傾聽」和「尊重」也適用於其他的人際關係,我們總是自顧自地說,很少考慮聽的人是什麼感受。多傾聽他人的心聲與感受,不管對你的伴侶、戀人、朋友、同事和家人都是一樣的。每個人都渴望被關注,受到肯定或認同,理解對方的立場、動機和行為模式,必然有助於溝通,其實很多時候問題都是因為缺乏良好的溝通,如果一開始對話的過程令人緊張、焦慮不安,通常日後的發展也不會太順遂,相信直覺固然重要,而信賴的先決條件必然是建構在良好的溝通基礎上。

書中對於如何在瞬間猜牌;面試過程幾分鐘之內決定要不要錄用這個人;憑第一眼印象判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誰有可能是我的真命天子;為什麼我直覺地討厭那個傢伙,種種有趣的生活話題,通過測試達致一種共通性法則,你如何相信自己的直覺,原來它並非不理性,而是在大腦裡經由累積的各種知識和經驗,經由思考的捷徑快速運算,得到的一種通盤的結論,往往第一時間下的判斷是正確的,你緦是會選擇最初的決定。

麥爾坎.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

1963年生於英國,在加拿大成長,1984年畢業於多倫多大學歷史學系,1987年至1996年間擔任《華盛頓郵報》記者,橫跨商業、科技領域報導,後來升任紐約市分社主任。現任《紐約客》雜誌撰述委員。葛拉威爾善於分析生活中一些難以表述,卻無所不在的現象。他曾於1999年以波沛爾(Ron Popeil)的人物特寫,贏得「美國國家雜誌獎」最高榮譽;並於2005年登上《時代》雜誌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榜。
2000 年首部著作《引爆趨勢》(Tipping Point),試圖解讀外在世界的變化,一出版隨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書榜第一名,獲得美國《商業週刊》、《財星》雜誌等極度好評,「Tipping Point」一詞,更成為商業界一再傳頌和強調的觀念。2005年著作《決斷2秒間》(Blink),轉而分析內在世界的運作,同樣高踞書榜第一名,再度引起廣大回響。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北野武與母親向來不睦,從小苦心栽培他念書,後來卻轉向娛樂圈發展,

這點他母親相當不體諒,甚至低調到從來不曾在鄰居面前承認自己是明星北野武的媽媽。

他在東京發展小有成就後,母親每個月便催他寄錢回家,偶有遲延就會電話來破口大駡。

親去世時,他勉強回去顯一點孝道。喪事畢,他大哥交給他兩樣母親留給他的遺物:

一封信和一本銀行存摺。信裡寫道:

「吾兒,你從小生性放蕩,我擔心你日後一無所有……存摺裡有一千萬圓。」

1999年8月母親辭世時,在守靈夜隔天的記者會上,

北野武說出:「但願母親覺得生下他是對的」並當場淚崩。


北野武記者會實況轉播 6 mins 感謝米歐醬提供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692eb742tw6ddhnqqa2q4j.jpg 

再煩:也別忘記微笑;再急:也要注意語氣;再苦:也別忘堅持;再累:也要愛自己;低調做人你會一次比一次穩健;高調做事你會一次比一次優秀;成功的時候不要忘記過去;失敗的時候不要忘記還有未來;有望得到的要努力;無望得到的不介意,則無論輸贏姿態都會好看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alter Benjamin
瓦爾特 班雅明

曹明倫 英文、法文翻譯 吳越  德文修訂翻譯

譯者引言:德國翻譯理論家本雅明〈譯者的任務〉被譽為翻譯理論的聖經。著名文學翻譯家曹明倫教授也是我的翻譯人生的啟蒙導師,他從德文本的英文譯本翻譯出了中譯本(當然,此前也曾經有過英譯本的中譯本,但是曹老師認為有欠妥當之處),他鼓勵我直接從德文本翻譯,並且將他翻譯的文本發給我供我參考。因此,坦白地說,這是曹明倫老師譯本的基礎上的一個譯本。並且其中的一段法文系直接採用曹老師的譯本。此為其一。


其二,筆者從事法律翻譯已有十年歷史,筆者既是法學作品的譯者,又是法學譯著的讀者。老實說,我們的法學譯著當中,不乏精彩的作品,但是也有一些作品,連最基本的信與達標準都沒有做到。一些法學譯著艱澀難懂,甚至語句不通。有感于此,筆者將本雅明的〈譯者的任務〉以德漢對照的方式譯出,供同行參考,與同行共勉。因為在本雅明看來,翻譯作品,包括翻譯法律作品在內,應當採用雙語隔行對照的方式進行。而偉大的法典,其地位有何嘗不是我們法律人的聖經呢?

(注:譯文之後的要旨為譯者所增加)。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的父親一生都在賣力工作。九歲時,他找到第一份工作。十八歲時,他和他的一位兄弟共同經營修理收音機的生意。有一段很短的時間,他是湯姆斯‧愛迪生實驗室的助手(隔天,愛迪生得知他是猶太人,便將他解雇)。除此之外,我父親不曾為別人工作,只為自己工作。他是一位十分苛求的老闆,比任何陌生人更嚴厲。

最後,收音機店變成一間小小的電器行,後來又變成一間大家具店。從這以後,他開始玩不動產(例如買一棟房子給他的母親住)。然後,不動產漸漸取代商店,成為他注意的焦點,並變成一項事業。他和兩個兄弟的合夥關係,從一項事業轉移到另一項事業。

清晨早早起床,晚上很晚回家,二者之間只有工作,沒有其他的事,工作是他定居的國名,而他稱得上是最偉大的愛國者。然而,這並不意味對他而言工作是一種樂趣。他之所以賣力工作,是因為他想盡量賺錢。工作是達到目的的方法──賺錢的方法。但這個目的也不是一種能為他帶來樂趣的東西。正如年輕時期的馬克斯所說的:「倘使錢使我和人類生活結合在一起,使我和社會結合在一起,使我、大自然和人結合在一起。那麼,難道金錢不是最偉大的結合力?難道它不能解散和結合所有的聯繫?因此,難道它不是全權的『隔離之代理人』?」

終其一生,他夢想成為一位百萬富翁,夢想成為世上最富有的人。他想要的並不是金錢本身,而是它所代表的東西:不只是這個世界眼中的成功,也是一種讓自己變得「碰不得」的方式。有錢不只意味著能夠買東西,也意味著這個世界永遠不會干擾你。因此,他視金錢為一種保護,而不是一種尋歡的途徑。由於小時候一貧如洗,只得任由這個世界欺負他,所以,對他而言,財富觀念就變成逃避觀念的同義詞:逃避傷害、逃避苦難,避免成為一名受害者。他並非試圖買下快樂,只是試圖買下免於不快樂的途徑。

金錢是萬靈丹,是他身為一個人最深沉、最難以言喻之欲望的具體表現。他並不想花錢,只想擁有錢,只想知道錢在那兒。因此,對他而言,金錢不是一種長生不老藥,而是一種解毒劑──你進入叢林時放在口袋裡的一小瓶藥──以防被毒蛇咬。

 


本文摘自《孤獨及其所創造的》天下文化 

作者:保羅奧斯特 Paul Auster 美國小說家/詩人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34.jpg 

任何一個曾受憂鬱所苦的人都曉得,它會帶來使人流失力量的焦慮、對自己的不滿意以及失去信心的空洞感。憂鬱會讓你覺得未來沒有希望、無精打采,對大部分事物覺得無趣與失望而逐漸喪失能量,渴望快樂卻不可得。

為了擺脫這種感覺,我們做盡各種嘗試,然而,諷刺的是,做什麼都沒有用……至少不會有長期的效果。而且令人難過的是,一旦你經歷過憂鬱,即使你有幾個月的時間覺得好了點,它還是會重新席捲而來。如果這樣的感覺曾經發生在你身上,或者你似乎很難體會持續的快樂,到最後可能會覺得自己不夠好,是個失敗者。你的想法不斷地打轉,試著找到更深層的意義,試圖一次就能永遠了解為什麼你感覺這麼糟糕。如果不能得到令人滿意的答案,你可能更覺得空洞與失望,最後,你只好相信自己一定是什麼地方不對勁。

但是,如果你根本沒有什麼「不對勁」呢?

事實上,你會不會像其他反覆受憂鬱所苦的人一樣,因太過理智和努力想要釋放自己,反倒成為受害者——如同陷入流沙中的人,奮力想讓自己離開,到頭來卻愈陷愈深?(是情緒糟,不是你很糟:穿透憂鬱的內觀力量)

 

一直以來,都很關心憂鬱症跟躁鬱症等等症狀,其中一個原因當然是因為我曾走過嚴重恐慌跟焦慮的情緒幽谷(因為家庭因素跟工作壓力),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我身邊其實有不少朋友都深受其困擾,只有真正遭遇過的人才會知道,「想開一點」這句話,是多麼沈重的話語

因為有太多時候,不是自己不願意想開,而是根本想不開;有太多狀況,不是自己不願意放鬆下來,是根本就放鬆不下來

正如同我之前所說的,憂鬱症和躁鬱症都是大腦生了病,就像感冒,有些人的感冒(憂鬱/焦躁)可以自行痊癒,可是有人體質弱,或是抵抗力不強(體質問題),或是身旁親友同事全都感冒(環境問題),結果小小一個感冒也會演變成肺炎或支氣管炎,就一定得去看醫生

但肺炎是絕症嗎?支氣管炎是絕症嗎?

當然不是!

但絕對是乖乖去看醫生,小心照料一陣子就可以痊癒的,同樣的,程度不同的憂鬱與躁鬱也是如此,也許第一次踏進門診會嚇得很想逃走,很緊張,很害怕,恐懼要做一堆測驗有的沒的,其實我當年也是這樣,但後來在我乖乖治療,找出病根,努力根治後,現在我已經很少憂鬱或焦躁恐慌了(主要是失眠治好了~XD)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曾經和夢中人相遇嗎?

有部電影 The Women Who Dreamt of a Man 是女人夢見男人,而瘋狂愛上這個陌生人的故事,沒什麼複雜劇情,主要在描述女主角心境上的轉折,以及她向情人索討愛情,逃避家庭的責任,像飛蛾撲火那樣燃燒自己,奮不顧身往火裡跳,我喜歡她是個時尚攝影師這個職業設定,而夢中出現的旅館,竟然真實的座落在波蘭華沙的大街上,彷彿預言了未來將發生的事。據說導演是想把卡夫卡代表作《城堡》性別轉換成女性,去述說夢與潛意識,展現女人的性渴求與激情,影片中畫面拍得很美,也有一種詭異和懸疑感。我說不上為什麼,愛上了這部片。

說一個真實的經歷,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夢見了一個很有氣質的女孩,夢中她剛分手沒多久,我成功的掠取她的芳心,她出身豪門世家,學習音樂,我愛上她,但她不知道我很窮,口袋裡沒什麼錢,夢中的戀情甜蜜浪漫,她不在乎這些,她想嫁給我,我們開心的去婚紗店挑禮服,還帶她去包廂唱 KTV,在夢裡像是交往了幾個月的時間那樣長。

夢中她是有名字的,醒來後,我從Facebook搜尋到這個女孩,長得和夢裡幾乎一模一樣,我透過短信寫了一封信給她,告訴她我夢見了她,她很快回覆我的信,並問我夢中的她長得漂亮麼?就這樣我們通信兩個禮拜,在去年的八月終於見到面了,她邀請我去她老家收一批書,有很多美術類的書籍和雜誌,她是雜誌社主編,去年她離職了,但依然接寫雜誌社的採訪稿。

現實生活中,我並沒有和她交往,也沒有談戀愛,只是互加彼此的Plurk,偶爾問候,她忙於採訪寫稿,我忙著打理店務,沒有任何愛情火花,去年的五月底她結了婚,從台北搬去新竹,而我們約定的下午茶,始終沒有成行。她長得氣質,是桂綸鎂那一型的女孩,眼睛很靈秀,她想回學校念書,從事教學的工作。

這故事還有另一個插曲,在我還沒和她見面之前,我經常在師大夜市附近見到她,那時候,我以為真的是她,心怦怦跳,卻不敢上前去認她,因為網路上聊天還好,真要是遇上,我可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呢,就是這麼地膽怯,我不懂得如何與人搭訕,尤其是像這樣的漂亮女孩,後來呢,我找到了這個酷似她背影的女孩。

原來背影女孩並不是她,而是附近一家鬆餅專賣店的店長,有著相似的氣質,是學室內設計的,想要存夠錢,出國進修去,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氣搭訕,我走進鬆餅店,就像電影演的那樣,很自然地坐在吧台前,和她打招呼,簡單地聊天,並且點了一份可口的提拉米蘇鬆餅,在那邊翻看村上春樹的小說,不知不覺把那裡當作自己放空休息的秘密基地,有時候會帶好朋友去她店裡吃鬆餅、喝非洲茶。

她的男友從事廣告片的拍攝工作,曾經來我的書店逛過幾次,因為鬆餅店和書店離得很近,她有時也會介紹客人來我們書店逛逛,我也在微網誌上介紹過她們的鬆餅店,去年年末的時候,她和她的夥伴因忙碌於業主的室內設計委託案,鬆餅店一度暫歇,只有周末才營業,害我一度感到驚慌,以為秘密基地要消失了,最近總算請到一位男生幫忙顧店,平日的晚上即使她們不在店裡,也能享受到美味的鬆餅。

你問我故事是不是真的?不妨就當作小說閱讀吧,雖然沒什麼太過浪漫的情節,或許我會把它拿來寫進小說裡也說不定,現實人生有太多的意外,你根本無法預測下一秒會發生什麼?與其強硬地作出選擇,不如讓故事走向你,只要盡情享受充滿可能性的人生,這樣想多麼美妙。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Pierre Auguste Cot , Storm  1880 

 

〈私奔〉


是啊 到處都是無可依戀的目光 
那幅畫還擺在鞋櫃旁 隔壁是公寓的滅火器 
上方是緊急照明燈 鞋櫃上擺著兩本翻譯的詩集 
題名為暴風雨的拼圖 靜靜地擱置在時光角落 

必然是一連串驚心的預兆 暗示我們即將遠行 
逃到那裡還不都一樣 伊甸園早就停止營業了 
我們還浪漫地打算去私奔 無視於精靈們的監視 
Pierre Auguste Cot 美好的筆觸賦予妳豐腴的身形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總習慣了在失眠的夜晚,打開MSN從通訊名單中隨機挑選一人進行交談,

假使對方處於忙碌狀態,或睡眠發呆,通常是不會給予回應的,

而給予回應的那人往往和我一樣,是夜晚的漫遊者,內在世界的孤獨旅人。

 

02 

半夜三點鐘,手機響了。

每到這個時間,她總是會接到一通莫名的來電。按下綠色通話鍵,濃重的呼吸聲就會自話筒彼端傳來,教人渾身不舒服。不管她怎麼問,對方始終沒有答話,這樣的狀態通常會僵持三十秒左右,接著對方就會掛斷,室內頓時又回復原本的寧靜。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她無可奈何地摸著自己的臉,又順手摸摸躺在她身旁被驚醒的哇沙比。

斷訊後的手機像熄滅的火把毫無用處被棄置在床頭櫃上,接著,她瞄了一眼牆上的掛鐘,轉過身去緊抱著棉被,閉上雙眼再度入睡,整個過程不到一分鐘,她幾乎是無意識的狀態下進行這一切,而無聲電話只是夜裡小小的插曲,根本算不上干擾睡眠。

對方是誰?打來目的為何?其實她心裡明白得很,只是不想節外生枝,惹出不必要的是非。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夜



我作了這樣的夢。


離開和尚的第二房間,穿越走廊回到自己的房間,房裡點著一盞朦朧的紙燈。當我單腳跪在坐墊上撥弄燈芯時,一小塊燒焦的燈芯如花瓣般掉落在紅漆的燈台上。霎時房間變得明亮。

紙門上的畫出自蕪村的手筆。黑色的柳樹或濃或淡地鋪展,受寒的漁夫頂著斗笠走在河堤上。壁龕裡掛著海上文殊的畫軸,燃燒過後的線香在黑暗中還留有餘味。由於寺廟寬闊顯得十分安靜,看不見其他人影。黑色天花板上垂掛著紙燈,猛然舉目一望,圓形的陰影就像是有生命一樣。

我保持單膝跪坐的姿勢,左手捲起坐墊向右邊一刺。該有的東西還留在原處。於是我安心地將坐墊放回,整個人移坐上去。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