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本文作者 銀色快手 文學評論家/布拉格書店主人

  藏書也是一種病 ?!
 

  這裡發生一樁謀殺案。死者是一位書探子名叫鮑比,他擅長從舊貨堆中淘出珍本,供應給其他書商或是識貨的藏書家,賺取高額的價差糊口維生,這天夜裡鮑比被人殺害陳屍在暗巷,死因很可能跟他近日批來的一批絕版書有關。而負責追查這個案子的詹威是個嗜書成痴的警探,他住的公寓簡直就像是公共圖書館一樣,滿屋子的書堆得到處都是,每次有人來訪,總會問他:你真的每本書都讀過了嗎?外行人不明白,有時買書純粹為了收藏,不一定要讀完它。

  被害者是個書探子,而辦案的警探是個藏書家,這樣的設定未免太過巧合了吧,把讀者當傻瓜啊!坦白說,我個人非常喜歡作者的安排,他運用小說的技巧,把我們幹書探子這一行形容得栩栩如生,雖然摸不到也買不到小說中提及的那些歐美作家的首版書(居然還有作者的親筆簽名太過分了)可是光看約翰.鄧寧的描寫,就覺得書架上那些名家作品閃耀著炫目的光芒,不僅是物以稀為貴,只要你講得出書的來歷、版本、典故、夾藏的書信、眉批、轉手翻倍的過程,就可以扯出一大堆聽起來讓人熱血沸騰的故事。不好意思,我忘了介紹它是一部相當暢銷的推理作品,而且作者本人是貨真價實的珍本書商,這真是絕妙透頂的組合。

  很多人都喜歡收藏一點書,除了閱讀之外,似乎跟穿上某些名牌服飾一樣,可以顯示出一個人的品味,要是身上散發著書卷氣,感覺更有魅力。藏書確實是一種身分的認同,對某些人來說更是一種戒不掉的嗜好,他們經過書店時,總會順道走進去逛一圈,像是捕獲戰利品似的,拎幾本自己喜愛的書回家。有些是自己心儀的作家,有些則是基於好奇與無知買下它,有些完全搞不清楚為何買下的理由,就這樣堆在書架上,直到搬家前打包物品時才懊惱自己沒時間翻閱它。

  就藏書這件事而言,往往男性比女性更為貪婪,因為男性天生有一種征服欲,不管是肉體或精神上,這種出於本能的追逐意識或說是競爭心態,使得收藏這樣的行為,稍一不留神,就會演變成攻城掠地式的微型戰爭。藏書但不閱讀,占有就是一切,說到底,藏書就像是罕見的慢性病。病況輕的,會在把薪水花光之前,暫時禁止自己走入書店,千萬要記得繞道而行,免得一個手滑又不小心敗下去。病況重一點的,透支信用卡或借錢都要去買書,最後的結局往往是傾家蕩產、妻離子散,絕不騙你,筆者就親眼見過真實案例。

  我想政府應該為了這類罹患藏書中毒的重症患者,設立一個福利機構,或者每年從文化經費撥出一些零頭來補助他們的購書預算。現在網路書店盛行,只消點一下滑鼠,許多書就這樣盲目的掉進購物車,然後到便利商店結帳一切OK,連書店也不用去了,藏書變得更加方便,讓人毫無防備之心,書坑也愈陷愈深。

  我覺得鮑比其實死得很冤枉,他只是想過自己覺得舒服的生活,對書有獨到的眼光,出手快狠準,掌握必要的情報力,甚至會布下眼線,隨時取得第一手的二手書情報,這對一個專業的書探子,絕對是攻無不克的教戰守則,無論再怎麼不起眼的小角落,也能讓他淘得珍寶,但龐大的利潤(有些書是以古董行情計價)當然會惹人覬覦,誘發他人行凶的動機,作者信手拈來的專業知識,把讀者帶進一個不是那麼熟悉卻又充滿魅惑的古書業界,那些夢幻美品、珍稀孤本、裝幀極為精美的手工書,夾藏某富豪家族秘辛的別冊、名人往來的書信,宛如鏡像裡的書中書,教人歎為觀止,逸趣橫生。

  本書的日文版《死之藏書》於一九九六年,由宮協孝雄翻譯,早川書房出版,如今也成了首刷絕版書,價格當然不比美國原版的首刷書來得昂貴,古典的裝幀風格,完全反映出小說迷人的世界,同年的《別冊寶島》「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票選活動榮獲Top1,《週刊文春》的年度排行榜上也是翻譯推理作品之首選。可見不僅在歐美受到歡迎,連閱讀大國、古書街林立的日本,喜愛這本書的讀者粉絲也相當多。那是因為書中的人物刻畫相當寫實,情節緊湊、動作流暢使然,就一部推理作品而言,本書絕對是上乘之作,逐一清查可疑人犯的同時,也讓我們一窺美國藏書界的八卦史。約翰.鄧寧讓我體認到一件事,那就是不管你是業餘書痴、書店達人還是專業而低調的書探子,對於書海浩瀚的相關知識,那是窮盡一生也學習不完的,換言之,想當鮑比這樣的受害者可沒那麼容易,還是快點買下這本書回家好好研讀吧!

  附帶一提,本文作者亦為珍本書商。

  書探的法則 皇冠出版 2011年1月10日上市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氣很冷的時候,孤單的時候,Cohen的聲音總能給人一種強烈被瞭解的感覺。

你的處境,你的痛苦,其實這世上並非完全沒有人瞭解,你並不是孤單一人,因為這世上大多數的人都是孤獨的.....

 

即使他們身邊有伴.

 

有好幾年的時間,曾非常困擾,難道就真的找不到一個興趣類似,可以談日常瑣事之外的人了嗎?

不管是朋友或是愛人,總是在很多時候會突然發現,找不到一個真正能打動自己的話題,我們當然也可以絮絮叨叨跟他們聊著朋友如何工作如何,生活如何,男友如何,但這樣的話題來回幾次之後,心中往往沒有充實感,只有更深的孤獨與不被理解,甚至很多時候我們會懷疑,這世上是不是只有自己有想人深談的渴望?

這世界上是不是只有自己如此醉心閱讀與寫作,是不是只有自己想在影像中追尋一些什麼?是不是只有自己執著的想在這世界上找到一些令人留戀的什麼?

身邊大多數的人都不寫作,也不太閱讀,常常會讓人覺得自己如此投入閱讀與寫作思考的動作,像一個外星人般突兀,朋友也就罷了,但若身邊的男人也成日沈溺在魔獸中,每晚八點下副本,打得天昏地暗,卻吝於給妳一個溫暖的微笑與傾聽的眼神時,那種孤獨感就會強烈的湧上來

 

我們不過想要一個可以一起進步,一起思考,一起討論的伴啊!

為什麼那麼難呢?

 

沒力史翠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急切地詢問我的下落,昨晚去了哪裡?怎沒回你電話。只能告訴你,我剛從一個叫做「回憶」的地方離開,差點陷在那裡回不來了。我甚至盯著鏡子,認真地問自己,真的回來了嗎?彷彿身魂完全被懾住的感覺,恍惚怔忡,無以名狀。面對黑暗中流逝的鏡頭,啞口無言。回到電腦螢幕前的我,僅是一具沒有靈魂的肉身罷了,好似原本塞滿了雜物的容器,瞬間被掏空了,陰魂不散的愁緒,還在我耳邊呼吸著,呻吟著,欲說還休。

 

我必須承認《2046》是一部相當恐怖的電影。至少對一個試圖從回憶泥淖中脫出的我是這種感覺。這是一種很漫長糾纏的感覺,在王家衛過去拍過的電影裡,許多登場人物都有他們各自的延續,圍繞著尋找與失落這個古老的命題,你看見《阿飛正傳》裡沒有腳的小鳥、《重慶森林》裡想要一雙飛向國外的翅膀.站在《花樣年華》柔情似水的碼頭,重覆著一遍又一遍「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這些熟悉的氣味,想必你也曾經聞過、嗅過。你被那氣味誘引而來、深陷沉溺。你的心浸染了很深很深,看不見的顏色,故事的情節在不知不覺間,潛入意識的底層化為伏流。

記憶總是潮濕的,像經久未修的水龍頭,不時地滴答作響,面對時間的殘酷無情,發出最微弱的抵抗。每個人的記憶裡頭,種著盤根錯節的樹,有悲傷的樹,也有沉默的樹,未說出的話語,如悄然落下的枯葉,隨風吹向無人知曉的角落,不曾被誰記憶住,也不會有誰在意時間的去處。


經歷過一些事之後,那些樹就不知不覺長出來了,總有掉不完的樹葉,覆蓋著埋藏秘密的樹洞,永遠無法訴說完全的愛意,都在記憶裡延伸它的枝椏,恣意而潮濕地生長著。有音樂流動的河從旁邊流過,有耳語流動的房間所形成的長廊,當這輛長長的列車急急地噴向未來時。在行經寒冷地帶的時候,請記得找你身旁的人擁抱,請他賜給妳溫暖,即使時間很短暫也無妨。如果湊巧擁抱那個人也是孤獨的,那你可能又要走出一段故事的叉路了。我想迷宮一樣的迴路就是這麼來的,有的人還情願陷在裡頭,永遠也不想要離開,所以說從2046回來的,一個人也沒有。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世界上最古老的行業是什麼?

  有人說是小偷和妓女,這樣的說法,確實是滿有道理的。

  因為某人擁有錢財與物產,就會有人想不勞而獲、據為己有;某人感覺欲求不滿,就會有人不惜張開雙腿來滿足對方,彼此各取所需。金錢與性,是人類最原始的渴望,完全出於本能驅使,無論文明再怎樣發達,小偷和妓女也不會被禁絕,更不可能被消滅。

  巧合的是,這兩個古老的行業恰好都出現在中村文則的作品《掏摸》裡,分別飾演小說中的男女主角,彷彿命中注定我愛你,為了各取所需,他們的肉身與命運緊密糾纏在一起,發展出看似悖德又讓人絕望的畸戀。即使看不見明天的太陽,今天依然要活得燦爛、活得瘋狂,正是男主角內心真實的寫照。

  他對於走在路上誰是有錢人?天生有著極靈敏的嗅覺,甚至可以像是摸骨師一樣,清楚察覺到皮夾和錢包是放在哪個口袋,巧妙盜取而不被對方發現。對他而言,錢財真的是人們的身外之物,當他靈活地伸展十指,下一瞬間又是白花花的鈔票掉進自己的口袋,如探囊取物易如反掌;一轉身,這些不義之財又被他一夕揮霍,那些鈔票上印的數字,宛如被蒸發一樣消散在空氣中。

  是童年的陰影造就他反社會的性格,做出背離社會規範的犯罪行為?還是耽溺於當獵物得手後,竄過指尖皮膚異樣感覺消失的快感?我相信主角的心靈深處必然存在龐大的黑洞,有著無論如何也填不滿的空虛和複雜的心理因素組構而成,所有欲望與刺激不斷被這個黑洞吸進去吞噬殆盡,扒竊成癮終至無法自拔。

  更悲哀的是,他並不知曉自己早已成了俎上肉,被更邪惡的犯罪組織盯上,要他以性命作為代價,去竊取某人身上極機密的情報,完成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身為專業級扒手的他,萬萬沒想到竟然只是個被命運操弄的傀儡,在其身後懸吊的絲線隨時有可能迸然斷裂……。

  像慣竊這樣的小奸小惡,乃至於吸血蛭般的詐騙集團,都是不見容於社會的邊緣份子,用不當的手段牟利營生。但隱身於社會大眾看不見的權力結構與金錢帝國的背後,還有更多潛藏惡意的黑暗勢力任憑己意操縱著世局,這些大奸巨惡就算動員國家機器司法機構也束手無策。他們可以在股市輕鬆操盤、洗錢、干預企業集團與政府的人事任用,秘密從事暗殺行動如入無人之境。他們費盡心機巧妙安排的一連串陰謀,有時僅僅出於純然的惡意或享受實驗品完成的娛樂效果,一念之間就顛覆了整個世界,甚至改寫歷史,令人不寒而慄。

  生於愛知縣的中村文則,從出道以來就善於描寫人性最可怕的黑暗面,2002年獲得新潮新人獎的成名作《鎗》即顯現出大健江三郎早期作品《飼育、死者的傲氣》那種幽幽飄浮於空氣的不快感,宛如在暗不見光的甬道摸索前進,盡可能揭發表面光鮮的底層,腐敗而醜陋的事物本質。

  2005年《泥土裡的孩子》獲得芥川賞,吸引日本廣大讀者群的關注,2009年《掏摸》更摘下第四屆大江健三郎文學賞的桂冠,可說是實至名歸。這些故事中的主角都有極其晦暗不為人知的過去,他們只選擇活在當下,不願與過往的一切有什麼瓜葛。在他們卑微猥瑣的人生中,有人渴望找到幸福的出口,有人則絕望的想要自我毀滅,這些是往往身不由己,被逼到絕境才做出的選擇……但故事的盡頭,益發突顯出人性的光輝。

  中村文則小說作品的舞台,像是社會新聞版習見的暴力犯罪與家暴受虐所衍生的種種問題病灶築成的巢穴,透過人物刻劃與心理描寫,挖掘出屬於每個人生命經驗裡多少都會體驗到的普遍價值,他對行為偏差以及犯罪動機這方面的題材特別執著,也因此走出一條有別於時下流行的暗黑暴力犯罪小說不同的道路。這跟他早年的閱讀也有相當程度的關聯性,像是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的《罪與罰》、卡繆的《異鄉人》、《瘟疫》以及卡夫卡和太宰治的作品,都深深影響他去思考:「到底人活著的目的為何?」

  絕大部分的暴力小說,往往從施暴者的視角著眼,少有從受虐者的角度,進行抽絲剝繭的觀察分析,投以人道主義的關注,然而像《掏摸》這部作品,扒手臨死之前,還在意者挨餓的小扒手有沒有受虐?要不要送至育幼院給他一個正常而安穩的童年?擔心孩子的母親會不會被犯罪集團做掉?自身已是難過江的泥菩薩,何來如此令人動容的溫柔與慈悲!教人有種食不下嚥的深沉悲哀籠罩在心頭。

  我想起馮小剛執導的電影《天下無賊》裡面,神乎其技的扒手(劉德華飾演)在歷經爾虞我詐、充滿算計的江湖經驗後,最後想要幹一票大買賣然後收手,竟然敗在一個純真的孩子身上,因為從心底生起一絲救人的念頭,最後犧牲了自己的生命,換得妻子得以平安度日的後半輩子。狂徒的末日,如殺手輓歌在風中隱隱作痛,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人,也沒有完美的犯罪,唯有愛能突破種族、階級、貧富、血緣、年齡和性別的差異,扒手的世界亦然。

  讀完這部小說,覺得像是一口飲盡後勁強的烈酒,品嚐久違的濃郁風味,那是深植於心的真實感動,留在唇齒間的餘味揮之不去,反覆咀嚼更能享受其喉韻。不禁想起自己蒙昧的童年、青少年的叛逆期,不被社會所期待和接納的那些徬徨歲月,究竟是如何艱難地熬過去?每個人或多或少在心中都曾有過惡意蠢動的時刻。最卑劣的不是明著去進行破壞、詆毀或污衊,而是當惡意被飼育成為怪物時,仍無視於它的張狂,決定昧著良心別過頭去,彷彿壓迫別人欺凌受害者是理所當然的事,操控別人的生死當成消遣娛樂。中村文則的小說譴責的正是如此極惡之人,也為當前價值混亂的社會敲了一記令人印象難忘的警鐘。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親愛的你:


記得我曾問過「你的夢想是什麼?」
也曾好奇為何你的文章裡總有個關鍵字「做自己」


借段王家衛《東邪西毒》歐陽峰的台詞「總有些事你是不願再提,總有些人你不想再見,有的人曾經對不起你,也許你想過要殺了他們,可是你不敢,你提不起勇氣。」這些年來,我遇到過許多烏煙瘴氣的鳥事,逼使我去思索人生到底所為何來,為何要活得如此痛苦,我慢慢開始願意面對問題,不再選擇逃避。我向你提出的這兩個問題,其實我比你更想知道答案

我也不斷問自己:想擁有什麼?想追求什麼?想成為怎樣的人?想實現怎樣偉大的夢想和抱負?回過頭來,到底要做別人眼中的自己呢,還是做自己想要的自己?人不是完全孤獨的,這世上只要有和自己有同樣想法的人存在,一個人就不可能完全的孤獨。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


Pablo Neruda

詩/聶魯達 譯/李宗榮


我們甚至失去了黃昏的顏色。
當藍色的夜墜落在世界時,
沒人看見我們手牽著手。

從我的窗戶中我已經看見
在遙遠的山頂上落日的祭典。

有時候一片太陽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本書名為《如何不上班也能賺錢過日子》(How to Make Money Without Doing Time, 1980。)作者是 Raymond Mungo,內容是描述他在Seattle開了一家小書店的故事。因為時代背景是七O年代初期,嬉皮文化還深植於年輕人的思想中。書中的想法、行動、精力的來源都非常的前衛,充滿了自由的精神,當時還只是浮游於社會染缸裡的我,愈讀愈嚮往遙遠彼端美國大陸的廣博及自由。

《如何不上班也能賺錢過日子》這書名,多麼地清爽而充滿魅力啊。但仔細想想,馬上就醒悟到,不上班又能賺錢度日的方法,不表示不用勞動付出。這之間的差異非常大。仔細咀嚼這書名,我心中燃起了些微的火光,「原來有一種選擇是可以不上班又能賺錢過生活的……」,那盞明燈至今依舊在我內心的某處溫暖地照亮著。

我們所受的教育,一向是要競爭分數,被迫努力學習不會的事情,總是有人在背後推著,不斷往上再往上攀爬。然後在道路的彼端,就是永久地就職於所謂的一流企業。父母不斷告訴我們:「要擠進大企業!」這被認為是一條最好的,能得到幸福的康莊大道。那麼,得到幸福的方法,有多少種不同的選擇呢?以世間一般的標準來檢閱,會發現真的非常少。然而這些選擇幾乎都是跨越過學歷這個障礙的人,才能夠擁有的。在一流大學,取得好成績,在頂尖公司,取得好職銜,只要擁有這些,就可以抬頭挺胸,過著幸福而正確的人生,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們是否必須從那少數可以得到幸福的方法當中,選擇一種。如果不去選擇,或者是沒有選擇的權利,那無法選擇的人該怎麼辦才好呢?像這樣的疑問或不安,愈是了解現今的社會狀況,就愈是不斷地湧現,無法平息。

我想要讓大家知道,選擇上班固然是一條安穩的道路,但不上班,單靠自己本身的力量創造出新的選擇,也並非不可能,也絕對不是錯的,這樣我就覺得開心了。最近,從許多人口中聽到新一代的年輕人都放棄了未來。他們說,因為現在這個社會,連活下去的方法都必須是妥協再妥協才能得到。我並不認同這種說法。什麼樣的選擇都可以,唯一不希望年輕人選擇「放棄」這條絕望的路。


最左邊這位即是日本作家、書商、雜誌總編輯、攝影家 松浦彌太郎

如果有人問,不上班又能賺錢過日子的方法是什麼樣的方法,我會告訴他就是「絕不放棄」。從事自己最擅長的事,其他人會覺得開心,自己也會開心的事。雖然無法成為第一名,但這是自己唯一會的事,形形色色的工作都可以。也許這樣的路會很漫長,也許會很辛苦,很勞累,可能生活拮据,但一定會有感受幸福的瞬間。在一天裡頭,一定會遇到覺得真好的那一刻;一定會有人覺得非你不可,一定會有人在某個時刻需要你。就算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開始上班,只要不放棄,不失去這樣的信念,也許就可以輕鬆度過一天中令你感到痛苦的時刻。

像這樣,就算現在無法馬上去做,但是總有一天一定可以圓夢,這樣的想法也是一種選擇。不上班絕對不是一件壞事。也不是什麼事都沒做,不是不認真,也不會就此失去做人的資格,做父母的經常會擔心自己的孩子為什麼不好好去找份工作,一份他們眼中正當的行業,收入穩定,福利優渥,升遷有望,雖然符合大多數人對於工作的期待,並不代表每個人都適合在公司上班,每個人都能適應各種奇形怪狀的辦公室文化,如果有人天生就不適合去上班,那為何又要強迫自己努力去塞進辦公室那個小小的冰箱,把自己的夢想和人生黃金歲月冰凍在裡面呢?

只要每天都能想一想,怎樣才能過得幸福?只要是自己真心渴望的生活方式,不管用什麼方法過日子都好,這就是所謂的自由,你可以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聽任他人的意見做選擇。每個人都有自己才能掌握的各種狀況,也有很多可以走的路,條條大路通羅馬,每條路都有各自的好處,也都可以自由選擇,如果沒得選擇,那就去創造新的選擇就好了,不管重來幾次都好,就算是停下來,或是走回頭路,也都不成問題。

我很喜歡有些朋友沒在上班,但每天都過得很充實,聽他們講述工作和生活,對各式各樣的事情,都有一套自己的想法。這些人的工作與生活,與其說是完成式,不如說都還是進行式。他們在生活當中擁有創新的想法和視野,在心中培養出值得珍惜的事物和價值,這些看不見的概念轉化成具體的形狀,透過他們的雙手,用行動去實踐,隨著歲月的累積,一點一滴形成他們現在的工作與生活型態。如果你也能像他們一樣,踏實地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你必定會藉此有了新的活力,增廣一些見聞,自然而然擁有了自信。

那麼,離夢想之路,我相信不會太遙遠。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佐佐木讓《來自擇捉島的緊急電報》中文版 新雨

 


東京時間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七日淩晨。

位於夏威夷珍珠港以北大約兩百五十海哩的北太平洋上,天空烏雲密布,

而東方的海平線已漸次泛白,黎明將至,四周氣氛詭譎。

此時,近乎灰暗的海面上,一列龐大的海軍艦隊正往南急速航行。

六艘航空母艦排成兩路縱隊,每艘航空母艦的飛行甲板上擠滿了雙翼展開的飛機,

每架飛機的引擎都轟隆隆地轉動著。

有的飛機攜帶著重磅炸彈,有的飛機則掛著魚雷。

掛在機身下部的魚雷,在天空微光的照耀下閃爍著寒光。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72594.jpg 

U1584P28T3D1806830F326DT20071125185705.jpg 


文:賈樟柯      (出自中國藝術批評)


  12月12日,是小津安二郎的生日也是忌日。 生與死被安排在同一天,上天彷彿要為他的生命塗抹上濃重的東方色彩,一如佛教所說的輪迴,一如小津電影中的宿命。 這個圓圈的時間是60年,小津在他剛滿60歲的那一天去世,正好一個甲子,剛滿一輩子。

  生與死如此傳奇,小津的電影卻深深浸透在日常生活中。 這個終生未婚的導演,卻用一生的時間重複一個題材——家庭。 在拍攝家長里短、婚喪嫁娶之餘,小津始終講述著一個主題——家庭關係的崩潰。 小津找到了他觀察日本人生活的最佳角度,家庭是東方人構築社會關係的基礎。 在小津的53部長片中,崩潰中的日本家庭都是影片所要表現的主要部分。 不要走太遠,原來日本就在榻榻米上,世界也在榻榻米上。 在這樣的電影之旅中,小津用他連綿不斷的講述,創造了黑澤明所講的日本電影之美,直到成為所謂東方電影美學的典範,讓侯孝賢回味,讓維姆·文德斯頂禮膜拜,讓一代又一代導演獲得精神力量。
  
  紮根世俗生活,表現普遍經驗
  
  1903年12月12日,小津安二郎出生在東京深川一戶中等人家,父親是做肥料生意的商人,在10歲的時候小津隨母親搬到父親遙遠的故鄉,在鄉下接受教育。 他的父親卻留在東京做生意。 可以說,在小津10歲到20歲的成長中,父親一直是缺席的。 在母親的袒護下他可以為所欲為,小津稱自己的母親為"理想的母親"。 但當他到了創作的成熟期又將父親的形象理想化,如《晚春》、《東京物語》等。
 
  拍攝於1949年的《晚春》是我最喜歡的小津電影。 故事講述一個已經過了婚齡的老姑娘和年邁的父親一起住在鎌倉。 她沒有婚姻的打算,覺得能照顧孤苦的父親,和他相依為命就好。 父親覺得自己耽誤了女兒的青春,考慮要續弦。 女儿知道父親要再婚就決定嫁人離家。 結婚後,家裡只留下了根本沒有打算要續弦的父親。 從這部影片開始,小津的作品表現出一種平衡的靈韻,極少的人物構成,簡潔有力的場面調度,使小津的電影具有了某種抽象色彩,極度具體又極度抽象,這是小津電影的奇蹟。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