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布拉格書店



文/銀色快手 布拉格書店主人

起初,只是想在網拍上出清一些不會再看第二遍的書,不小心買重複的書,或是用不到的工具書。一方面也幫朋友們清掉一些舊書,以免被溢出來書堆給塞滿了。有些朋友住的是單人套房,書堆到連走路都有點困難,於是開始努力想辦法解決,到底是拿去資源回收好呢?還是拿到圖書館捐贈?還是把書抱去二手書店換些回饋金?為了做出最好的選擇而猶豫不決。

這時候我會拜託對方把書賣給布拉格二手書店,因為資源回收會當作廢紙,把還可以閱讀的書連同報紙、紙箱、宣傳單一起澆上水,再用機器輾壓成密集的巨型方塊,等待回收車載去紙廠,重新打成紙漿,許多絕版書就在這過程中永遠的消失了,真的好可惜,我寧願趕在回收業者把書載到紙類回收廠前,把它攔截下來,篩選書況良好且有收藏價值的書買下來,也算是替別人做功德。

拿去圖書館捐贈,或許是個好方法,不過像是一些冷門的文史哲書籍,或是工具書,放在公共圖書館經常是乏人問津,借閱率極低,還不如分享給真正需要它的人,有時候我們也常會收到圖書館登記報廢不要的二手書,原以為書放在圖書館,他們就會認真的永久保存,其實並不盡然,有些圖書館空間有限、人力不足、整理舊書曠日廢時,吃力不討好的工作,誰會認真去做?更何況在ISBN編號出現以前的年代,有些書根本難以建檔,連出版頁都找不到,要怎麼分類上架供民眾閱覽呢?

別以為只有社區圖書館會把書賣給資源回收商,就連各級學校的圖書館,私人企業或社團法人附設的圖書室,甚至我還看過中央圖書館清出來的書,二手書業者要是接到這些單位打來的電話,那簡直是喜出望外,因為裡頭不乏絕版的二手書,年代久遠的精裝書,甚至還有名人捐贈的親筆簽名書,再者借閱率不高,因此書況還不錯,轉手售出的價格也高。

唯獨需要處理的是書背上的編碼標籤,和書頁內去除不掉的單位藏書章,有些買家對此頗有潔癖,不過也有人特別愛好這類有歷史的書,還可以找到附在書末的借閱卡,這年頭大多使用刷條碼的方式來進行借還書,附有借閱卡的書籍,已經可以當成收藏品了,有次我賣出總政治作戰部圖書室的一本《草葉集》(美國詩人惠特曼的經典詩集,遠景版),買家很興奮在評價中告訴我,能買到這麼有歷史的書,他覺得很意外也很興奮呢!

為了打響布拉格二手書店在奇摩賣場的知名度,我確實忍痛割捨手邊珍貴的一些絕版詩集,當作是賣場的首批書。此舉果然奏效,立刻吸引一批識貨的愛書人前來參與競標,受歡迎的有夏宇的詩集《腹語術》舊版、《摩擦‧無以名狀》舊版、洛夫的詩集《無岸之河》大林版、《魔歌》(中外文學)、瘂弦的詩集《深淵》(晨鐘版)、余光中的詩集《萬聖節》(藍星版)。

根據布拉格二手書店過去一年的營收數字,最暢銷的詩集是鍾曉陽的詩集《槁木死灰集》共計12本;唐捐的《意氣草》(坊間無售) 共計 10 本;木心的詩集《巴瓏》(元尊文化)共計 9 本,其次才是夏宇新版的《腹語術》、《摩擦‧無以名狀》和《Salsa》(自印,唐山發行);最暢銷的絕版詩刊則是夏宇主編的《現在詩大字報》共計36 份,這是以報紙形式發行的詩刊,共有三種不同顏色的封面,坊間幾乎找不到了。

以上這些詩集都具有收藏價值,尤以夏宇作品集增值空間最高,在網拍上夏宇的《備忘錄》已是拍賣價格屢創新高炙手可熱的夢幻逸品,結標價一萬至兩萬之間,已是稀鬆平常的價格,去年露天拍賣曾有人出讓以夏宇早期的筆名童大龍題贈給歌手齊豫的簽名本,只可惜來不及參與競標,令人扼腕。

這些絕版詩集之所以會成為拍賣場上眾人徵逐的焦點,個人認為不外乎與(一)拍賣機制成熟、(二)文人與藏書家的評價、(三)網路頻繁的訊息交流有關。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詩人本身的魅力與風采,詩集的難尋和特殊性,還有文字風格的代表性有關。

網拍上眾人追逐的夢幻逸品,尚有周夢蝶《孤獨國》和《還魂草》,《孤獨國》是周夢蝶先生的第一本詩集,1959年4月自費印刷交由藍星詩社出版。《還魂草》前有文星版,後有領導版,仙風道骨的詩人周夢蝶,晚輩尊稱他為周公,生平最為人津津樂道的莫過於他曾在台北的武昌街、重慶南路口擺攤販售文學書刊及二手書,在明星咖啡屋成為七零年代藝文沙龍的當時,詩人與書為伍,寂寞作詩,為逝去的美好文學時代留下了鮮明的註記。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銀色快手/布拉格書店主人 圖:店貓旺財與客廳的書架合影

 

經營網路二手書店既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興趣,透過買賣之間,我結識許多愛書人成為好朋友,也因為找尋絕版書,才知道許多書的背後藏有故事,而我希望用自己的方式,將這些故事說給大家聽,讓他們認識到舊書本身的魅力,是值得窮盡一生去探尋的,好書永遠挖掘不完,我情願把時間奉獻給真正需要好書的人,讓書香遠傳。

我是個舊書店老闆,朋友都叫我米澤。一樣米養百樣人的「米」,水鄉澤國的「澤」。日本有個地方也叫做米澤,當地盛產一種美味的食用牛,名為「米澤牛」。光想到牛肉鮮嫩的色澤和分佈均勻的油花,就忍不住口水直流。取這個名字其實和日本地名沒什麼特別的淵源,倒因為「米」是東方人的主食,書也是精神食糧,把兩者結合在一起,就知道書蟲吃的是書,米蟲吃的是米;「澤」這個字呢,蘊含了無盡藏的資源,有句成語「竭澤而漁」源自《呂氏春秋》它的意思是盡其所有,不留餘地。我們開書店的,當然要把最好的書拿出來,提供給最需要這本書的人,所以才會取名為「米澤」,剛好我的生肖屬牛,相當貼切。

你聽說過「汗牛充棟」這個成語吧?可不是流汗的時候喝了蠻牛比較容易衝動喔。簡單來說,古代要載運貨物所使用的交通工具是牛車,假使書很多要搬好幾趟,肯定那頭拉車的牛會累得半死,不停地冒汗猛喘氣,載運來的書堆放在屋裡,足足可以堆到屋頂那麼高。

古代的房子大多是木造為主,連支撐屋頂的棟木都被擠壓到變形,足見藏書非常多,所以說用「汗牛充棟」來形容書滿為患真是再適合也不過。人生何其短暫,我就像滿頭大汗的牛,最愛載著一車又一車的書來來去去,隨著漫長的旅程四處奔波勞碌,儘管家裡的書已經多到快要滿出來,看見喜歡的書,還是不停地買買買,絲毫沒有想要罷手的念頭。

買書賣書既是我的嗜好,也是我的工作。除此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閱讀中消磨度過,偶爾會有人來店裡說親身經歷的鬼故事給我聽,如果故事好聽,我就會送對方一本好書當作謝禮,如果故事不好聽,我就當作是背景音,耳朵自動略過,然後呢,繼續翻開手邊的書,津津有味讀下去。

一個故事換一本書,這個交易很划算。搞不好某個故事可以發展成長篇出版成書,到時候,歡迎各位來店裡買我寫的書,如果時間許可,我會請你喝一杯咖啡,咱們坐下來慢慢聊閱讀,或是聽我說書,說一個關於書的奇妙故事。

 

會踏入舊書這一行純屬機緣,我也曾經為著翻譯的工作青黃不接,遲遲等不到支票兌現,決定暫時在拍賣網站上販售非主流的藝術電影DVD,從那時候開始摸索網拍的功能,慢慢上手,逐漸累積忠實的客戶,當時的網拍體驗,為往後的二手書店扎下根基。

我從以前就有個習慣,只要是絕版的詩集或文學作品,總會見一本買一本,拿來送好朋友,或是隱約有個期待它增值的想法,到了2006年末,我開始以「銀碗盛雪書房」這個名字,作為奇摩賣場的店名,取自林燿德的同名絕版詩集,隱含珍視愛藏書如銀碗盛雪守護佛法之心(源自禪宗的典故)還向詩人及藝術家夏夏,刻了「銀碗盛雪」的藏書章,並親手製作販書的收據蓋上藏書章給客人作為紀念。

結婚之後,古本屋女主人沒力史翠普(就是我老婆)提議,如果一家二手書店是為了服務大眾,應該取個更好聽更大眾化的名字,於是「布拉格二手書店」就浮現在我腦海,因為我很喜歡捷克作家卡夫卡的作品,沒錯就是《海邊的卡夫卡》那個卡夫卡,他的文學原鄉在布拉格,也是米蘭昆德拉《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故事舞台,後來改編成電影【布拉格之春】這是很多人嚮往,也很多人己經去過的著名觀光地,我相信布拉格這個名字,既好記又平易近人,還有著文學的氣質,於是拍板定案,就叫做「布拉格二手書店」。

我們販售的書種不多,主要集中在「華文創作」、「日本文學」、「歐美翻譯小說」、「現代詩集」,因此朝著迷你而精緻的路線來服務需要這些書的朋友。如果你想要找文史哲方面的書籍,可以在部落格、奇摩賣場留言給我們,絕對有問必答。如果你有推特Twitter、噗浪Plurk 或臉書 Facebook 也歡迎加入我的帳號,我會竭誠為你服務。

‧ 「布拉格二手書店奇摩賣場」

Prague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